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326 婚约(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慕清澜转头看向冯越轲,眉眼弯弯:

    “这一次,还要多谢冯叔的帮忙,不然,我还真是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麻烦呢。”

    冯越轲却是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摇头叹气。

    “我倒是觉得,就算我不带人来,你也能轻松将他收拾了啊…”

    他此时才忽然发现,眼前的这个少年,实在是深不可测。

    直到现在,他才将这一系列的事情串起来,明白一切其实都是在这少年的掌握之中。

    慕清澜摇头笑道:“那可不一定。若不是您带人来,将他的人解决了,我只怕还来不及对他动手,就已经被乱剑斩杀了。之前我的身份,对您有所隐瞒,还望您不要见怪。”

    冯越轲摆摆手。

    “我知道你也有难处。虽然猜测你的身份不简单,却也是没想到,你竟然…其实想想,倒也是情理之中。毕竟这样的天才,整个圣元帝国,多年来,也只有你一个啊。”

    他知道慕凌寒还有个妹妹,但是已经死在中元秘境,故而没有提起。

    “对我而言,你始终都是救了琳儿的恩人,有恩报恩,这才是我做人的原则!至于什么帝都世家,什么子弟,关我何事!?”

    慕清澜抱拳行礼,深深弯腰:

    “冯叔如此待我,实在是不知该如何回报。他日若是需要,尽管开口便是。我一定竭尽所能。”

    冯越轲有些惊讶:“你要走了?”

    闻言,慕清澜转身,看向帝都的方向。

    夜色深深,帝都万里之遥,自然是看不到。

    但是在慕清澜心中,却从未有一天忘记过那个地方!

    为了这一次,她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自然是要回去的。”

    她开口,声音平静。

    “有很多人,见一见才好。有很多事,也必须回去才能了结。”

    冯越轲叹了口气。

    “其实你让我带人出城,尾随其后将他们包围的时候,我便是猜到,你或许便是解决了事情之后,便会离开。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慕清澜眉梢微扬,眼中划过一抹狡黠的笑意。

    “您也看到了,有些人,可是迫不及待想要见到我呢!我当然得抓紧时间回去。都是朋友,等久了,可不太好。”

    冯越轲忍不住笑骂一声。

    “我看是你迫不及待等着回去将那些人都收拾了吧!方才我还想帝都何等地方,你的处境必定十分危险,但是现在看,危险的是谁,还不一定呢!”

    虽然小小年纪,却已经是三级星阵师,还有着这般心智。

    冯越轲忽然开始为帝都那些,和曹林朗一般的人担心起来。

    死在这荒郊野外还好,若是在帝都,被碾压至死,应该会更加羞耻痛苦吧?

    慕清澜爽朗的笑起来。

    “既然如此,就借您吉言了!我这便走了,他日有缘再见!”

    冯越轲却是忽然道:

    “凌寒。那个…琳儿她…让我带个东西给你。”

    五大三粗的老爷们儿,忽然有些尴尬起来,但为了自己的宝贝女儿,还是硬着头皮拿出了一个东西。

    “这是她躺在病床上这两个月,绣的荷包,或许原本是为了留给我做念想的,但是现在,既然已经大好,也就不必给我。她…她身体虚弱,知道你今天或许便要走,救命之恩不知如何感谢,便让我将这荷包,转交给你。”

    慕清澜垂眸,正看到那个小小的荷包上面,绣着极为精致的图案。

    粉蓝色的底,绣着几片羽红枫的叶子,甚至连那边缘的柔软绒毛,也都绣的栩栩如生。

    分明是鲜艳至极的红色,却是用了极为微妙的颜色变化,层层叠加,看起来更是如一簇簇火焰燃烧。

    这绣工,在慕清澜见过的女子之中,也算是前几了。

    尤其,这还是她那么虚弱的时候绣出来的,分量自然更重。

    但越是这样,慕清澜越是不能要。

    她还记得,冯琳琳微红的脸颊,和微微躲闪的眸子。

    站在慕清澜身后的江达原忍不住心中叹气,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每每还是会感慨,自家三少未免也太会招蜂引蝶了些。

    误打误撞救了个人,竟然还把人家少女的一番痴心也偷来了。

    这可怎么办?

    赵青山忍住笑意,偷偷给了江达原一个眼神。

    ——咱们三少还没露出容颜,就这么招人喜欢,若顶着那张脸,不知要招惹多少怀春少女。

    江达原无奈。

    ——放心,三少对这些已经应付自如了。

    慕清澜神色收敛,郑重说道:

    “冯叔,琳儿小姐的心意,我心领了,只是,这东西太过贵重,是她原本绣给您的,我不能要。”

    冯越轲急了:“哎,没事儿!我的她以后可以再绣嘛!这个、这个你先拿着?”

    出门前,琳儿交代他一定要将这份谢意转达,可是知女莫若父,那点小心思,他哪里不知道?

    他原本心中,也是非常满意的,原本想着帮忙解决那些人,便顺带再留人几日,说不定就能好事成双了。

    结果,万万没想到这人竟然是传闻中的慕凌寒!

    无论如何,他也知道,自己是拦不住他回去的了。

    不过,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呢?

    虽然比琳儿小了一两岁,不过那都不是问题啊!

    “凌寒,这可是琳儿的一片谢意,你无论如何,都要收下啊…”

    慕清澜苦笑不得。

    冯越轲这真是要把自己当女婿培养了,可是这根本不可行啊!

    若是接了,才是给了冯琳琳一丝念想,那才是真正的残忍。

    现在只是朦胧的好感,还是尽快掐断的好。

    慕清澜弯腰行礼。

    “我虽然救了琳儿小姐,但您也已经给了我丰厚的报酬,而且不惜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帮我解决了麻烦。我谢您还来不及,如何能再要琳儿小姐的赠礼?”

    不等冯越轲说话,慕清澜快速说道:“等我回了帝都,将一切事情处理好,成婚之日,必定请您和琳儿小姐观礼。”

    冯越轲一愣。

    “成婚?”

    慕清澜点头一笑:

    “是啊,家中长辈之前已经定下了婚约,此次回去,还有这件事情要处理。”

    冯越轲心中无不失望。

    既然已经有了婚约,那琳儿肯定无法成为正妻了。

    他可不愿意自己女儿受这种委屈。

    慕凌寒虽好,但是,也不能作琳儿的良配了。

    “既然如此…那、那这东西,我便再还给琳儿吧。你…你路上小心。”

    慕清澜心中松了一口气。

    “多谢冯叔,代为转达对琳儿小姐的谢意。凌寒就此告别。”

    …

    零散的星光洒落而下,映衬的那少年身形越发消瘦挺直。

    江达原和赵青山跟在后面,互相看了好几眼,却始终没开口。

    “有什么想说的,直接说便是。”

    听到慕清澜的话,两人犹豫了好一会儿。

    江达原有些迟疑的开口。

    “三少,您说帝都之中,您已经定下婚约了?”

    慕清澜脑海之中,忽然浮现萧北棠那永远严肃的表情,永远精准的步伐,永远端着的姿态,勾唇一笑。

    “是。”

    不过,当真是没意思。

    “那您这次回去…打算怎么办?”江达原问的隐晦,慕清澜却是立刻懂了。

    “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其实,我当时被赶出慕家,也只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儿,甚至我自己都在昏迷。不只是婚约,很多其他事情,我也都没有来得及处理。”

    “那…那您这次回去,真的要成婚?”赵青山也按捺不住开了口,脸上有着一丝欣慰之色,“统领大人和夫人若是知道您成婚,必定也会为您感到高兴的。”

    三少如今孤家寡人,若是能成婚,也多个人照顾关心。

    江达原却是没有那么乐观。

    他是亲眼见过王初云钟莹儿他们对待三少的态度的,可见,帝都之中,那些所谓世家,也没有什么好东西。

    三少当初沦为废物,被赶出慕家,正常人都避之不及,婚约只怕是也早就不认了。

    “那么多人针对三少,只怕那婚约…人家也未必愿意承认了…”

    慕清澜放缓了步子,一手抱臂,一手托腮思考了好一会儿。

    她自己的婚约,自然早就不作数了,不然安嘉落也不会上位成功。或者说,从安嘉落成为萧北棠未婚妻的那一天开始,她和萧北棠的婚约,也顷刻如同废纸。

    他们两人彼此深爱,伉俪情深,好不容易她这个绊脚石“消失”了,他们自然是高兴都来不及的。

    当然,慕清澜也很高兴。

    只要她的身份不泄露,这事情就完全可以不当回事儿。

    倒是哥哥那边的情况,的确有些麻烦。

    哥哥的未婚妻——欧阳茉。慕清澜见过她,心中对她的印象也很好,她能感觉到,虽然是长辈定下的婚约,但是哥哥对这个未婚妻,也是有几分喜欢的。

    所以,慕清澜还没想好,回去之后,要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首先,不知道欧阳茉有没有退婚。

    若是退婚了,自然是方便许多,若是没有…

    慕清澜头疼的揉揉脑袋:她能代替哥哥照顾这个嫂子,但却不能代替哥哥洞房啊!

    何况,若是真的成婚,夫妻二人过日子,日夜相处,怎么可能一直隐瞒?

    这对欧阳茉,也实在是不公平。

    慕清澜想了想。

    “达原说的不错。婚约是不能继续了,若他们已经退了,那便退了,若是没有…我去请他们退便是!”

    ------题外话------

    看看,没有婚约做单身狗多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