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327 帝都危!(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而就在这一夜,帝都之中,同样并不平静。

    慕家。

    议事厅内,长老们围坐一团,面色都是有些严肃。

    最上面的位置,却是空着。

    “今天族长便是会出关了吧?他这次闭关,已经半年了啊。”

    “应该是今天就会出来。这半年,可是发生了不少事情。我现在并不担心族长,我担心那些外面的传言啊!”

    “看来大家都有所耳闻了,唉!也不知怎的,忽然冒出那么多荒唐的说法?最近一段时间,王家和钟家的人,见了我,态度可都是不太友善啊…”

    “岂止?夏家似乎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吧?”

    “若是一两个就算了,然而现在,帝都之中,越来越多人针对我们慕家,我看,并非是空穴来风啊…”

    “哼,我看,十有**,还是那慕凌寒搞出来的麻烦!一年前我就说,此等暴戾凶残之人,应该直接处死!结果呢?一年时间,他远在帝都之外,却还是能惹来这么多的事端!”

    “话也不能这么说,他已经废了,难道还有这般本事?”

    “那怎么解释,那几大家族的态度?尤其是安家,恨不得直接打上门来了!他迟早都是会毁了慕家!要我说,就应该先下手为强!”

    “那可是族长亲孙!怎么能——”

    众人正激烈争吵之时,一道苍老的人影,缓缓走来。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来人一张国字脸,虽然苍老,但却中气十足,往那一站,浑身气势,立刻镇住了全场。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起身行礼:

    “见过族长。”

    慕中天淡淡“嗯”了一声,在首位坐下,眼神从眼前这些人身上一一扫过。

    虽然无声,却如同刀刮一般。

    众人都是忍不住紧张起来。

    “都坐吧。”

    慕中天终于开口,众人这才松了口气,各自落座。

    “方才,我听到你们在议论些什么,不过只听到几个字眼,并不清晰。谁跟我说说,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场中陷入短暂的寂静。

    片刻,坐在左边第二位的二长老,才终于开口。

    “族长,您闭关许久,不知这半年内,帝都之中,也发生了许多事。”

    “哦?说来听听。”慕中天端起一杯茶,似乎有些兴趣。

    二长老神色严肃,冷声道:

    “族长,近来,帝都一直有各种传言纷起,而且…都是关于慕凌寒的。”

    听到那个名字,慕中天的动作一顿。

    场中的气氛,也忽然僵冷起来。

    时隔一年,本以为那个人离开,就永远的消失了,但是此时,他们才发觉,其实每个人都还记得清清楚楚,谁也没有忘记那个人的存在!

    慕中天神色不动,抬眼看去:“都说了些什么?”

    “前段时间,王家的一个子弟,和钟家的一位小姐,跟七皇子一同出外历练,但是没多久便是回来了,而且都受了伤。王家那个差点一命归西,还是连夜请了水家的那位,才终于得救,现在也才勉强下床而已。钟家那个,倒只是断了个手臂,这些消息,也大多先从她那里传出来的。七皇子似乎无碍,只是他素来和外界交流甚少,而且行踪神秘,到底如何,无从得知。”

    见慕中天神色依然无波,二长老继续道:“另外,不知怎的,夏商拍卖行似乎也牵涉其中,内部似乎也闹了矛盾,为此还处决了夏邑。他之前可是夏家老爷子最看重的人之一。”

    慕中天终于皱起了眉。

    二长老阴阴的瞥了三长老一眼,道: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眼下,甚嚣尘上的说法是,他私下去了九戈,不知为何,安丙怀竟是直接动用了城门之阵,要将他抓起来,最后却是失败了!为此,安家安丙怀那一脉,已经对他恨之入骨,而且陛下也已经派人前往九戈,彻查真相!”

    砰!

    慕中天忽然将茶杯搁在了桌子上,发出一声脆响。

    这一声如同惊雷,让众人心中一跳,二长老也连忙住嘴,小心的看着慕中天的脸色。

    慕中天虽然面无表情,然而心中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竟然去了九戈?

    “还有吗?”

    听着慕中天的语气微冷,二长老心知这火已经挑起,只要再加点油便可疯狂燃烧!

    到时候,谁也不能阻拦!

    “还有一件事,只有少部分人知道。族长,灵凰学院的苏大昌,前段时间,不知怎的,竟是被人斩去了双腿…”

    三长老终于忍不住冷哼一声。

    “二长老,你该不会要说,苏大昌身为灵凰学院的八长老,神魄境中期的强者,竟被已经沦为废物的慕凌寒,斩断了双腿吧?!”

    二长老分毫不让,直直看向三长老:

    “这又有什么不可能?之前的那些事情,又该怎么解释?我看,他必定是用了什么手段!此番举动,已经给我慕家抹黑了,难道诸位还不打算制止?”

    “更何况,发生这么多事儿,早已经有人怀疑,他当初根本没有废!”二长老看向慕中天,“族长,您可知道,现在那些世家之中的人,都在暗中猜测,说当初我们完全是瞒天过海,慕凌寒根本没有成为废物!一切都只是我们在胡编乱造罢了!”

    慕中天沉声:“他当初元脉尽毁,不只我一个人查探过,绝对是废了的。这件事情,毋庸置疑。”

    “所以,他的所作所为,才更加让人怀疑啊!族长,您若是再不管管,只怕是——他会闯出更大的祸事啊!”

    慕中天忽然起身。

    “立刻派人,暗中打听这些事情,另外,立刻联系洛西城分支之中的人,看看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

    慕中天眉心皱起。

    不知为何,这些事情,竟是给了他一种预感——

    或许,那个曾经名震帝都的天才,又将回来!

    并且,势必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慕中天闭了闭眼。

    清澜,为何你要这般张扬行事?

    当初好不容易将她送走,本是想让她安稳渡过一生,现在看来,却是不可能了。

    甚至,还去了九戈…

    不知想到了什么,慕中天的眼底,划过一抹冷意。

    帝都之中的这些人,只怕已经开始暗中行动,他必须要尽快,才能确保清澜的安全!

    看慕中天这般干脆的下令查探,众人也是有些意外。

    三长老唇瓣动了动,本想要辩解两句,最终却还是没有开口。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就算他们想要隐瞒,只怕那些人也是不会答应的了。

    而且,他们自己也想要看看,那个离开的少年身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族长,菁英会快要开始了,您看,咱们应该派出多少人参加?”

    一片凝重的气氛之中,终于有人开了口转移话题。

    慕中天一愣:“菁英会竟是要开始了?”

    他沉吟片刻,说道:“便和以往一般吧…”

    “族长。今年情况特殊,这样只怕是有些不妥啊。”二长老忽然插嘴,“您难道忘了,今年,已经是十年了…”

    众人听到这话,也是纷纷神色一肃,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体。

    “是啊,族长。十年已过,今年菁英会之后,只怕是要大洗牌…咱们确定,不多派出一些人吗?”

    慕中天眉头紧锁,许久,才叹了口气。

    “如今的慕家,却是不比十年前啊…”

    众人沉默。

    “年轻一辈之中,能拿得出手的,似乎也没有很多,最关键是,似乎并没有一个能扛大梁的吧?”

    死寂。

    慕中天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闪过一瞬间的落寞。

    “十年前有枫儿,今年,却是…”

    这菁英会,对各大世家而言,也是十分重要的一场比赛。

    而且比赛的结果,关乎各家的排名。

    十年前慕枫横空出世,直接拿下第一名,让慕家出尽了风头。

    而这一次,本来慕家的人是势在必得,因为他们出了两个绝世的天才!

    慕凌寒,慕清澜!

    本以为,他们两人可以在今年帮慕家更上一层楼,谁能想到,竟然会出了那些事情?

    三长老忍不住捋了捋胡子,叹气:

    “若是清澜还在,或者凌寒没有彻底废掉,该多好啊…”

    然而在场的人,都是慕家中流砥柱,当时慕凌寒元脉损毁的事情,他们也都是最清楚的。

    所以,才最不相信那些传言,说什么慕凌寒根本没废。

    慕中天起身。

    “人各有命,家族亦是如此。就按照以往的规格吧。”

    随后便是转身离开。

    厅中的众位长老,也很快觉得索然无味,纷纷散去。

    慕中天进入自己的房间,却是没有休息,反而走到书架之后的墙壁之前,手指轻轻敲了三下。

    咔哒。

    一个小小的盒子,忽然出现。

    他面色凝重,将盒子拿在手中,而后打开,取出了其中的东西。

    …

    三天之后,慕清澜三人正在一片荒野之上凌空而行。

    为了凝实元力,慕清澜突破之后,便是再没有用过玄霜之盾。

    每天几乎是不间断的赶路,也让慕清澜的实力稳步提升。

    “三少,距离帝都,还有十天的路程了。”

    江达原脸上浮现一丝感叹之色。

    “当初我们一行人被追杀,不知不觉就走错了方向,不然,也早应该到了的,还好后来遇到了您。”

    慕清澜一笑,却是忽然眉间微蹙,停了下来。

    一道流光刹那而来!

    慕清澜猛然伸出手!将那流光截在手中!

    “三少,那是什么?”二人吃了一惊,也跟着停了下来。

    慕清澜展开手心,一个小小的用青铜铸就的小鸟。

    落在她掌心之后,翅膀便是自动收了起来,虽然是假的,但是眼珠子晶亮透彻,却是十分灵动。

    “这是…”

    江达原二人满心疑惑,却是看到慕清澜的神色微变。

    一时间,二人也不敢说话,只静静等待。

    慕清澜盯着那青铜鸟,心中有一丝莫名的情绪逐渐翻涌起来。

    而后,她点了点那青铜鸟的脑袋。

    咔。

    青铜鸟尖尖的喙,忽然张开,吐出一个小小的卷起来的纸条!

    慕清澜将纸条慢慢展开。

    熟悉的字迹,逐渐显露在眼前。

    “帝都危,勿回!”

    没有名字,也没有落款。只有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然而落笔有力,铁画银钩,隐约带着一股杀伐之意!

    慕清澜指尖微动,却是将那一张纸条,轻轻碾碎。

    细碎的纸屑从她的指尖露出。

    慕清澜遥遥看去。

    爷爷,这就是您的忠告吗?

    可偏偏,这帝都越危险,她便越是要闯上一闯!

    以前她总是听他的,但是这一次,她只会听从自己的!

    帝都危,不过生死之危!

    她早已经生死间游走多次,又何惧这一次?

    即便是要死,她也要拉上一群,给她陪葬!

    何况,慕清澜可不认为,自己这次回去,是送死。

    “三少…”

    江达原二人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慕清澜将青铜鸟放飞,眨眼间便是消失在远方,回往帝都。

    这是专门用来和她联系的青铜鸟,一年以来,第一次用,竟是为了让她止步。

    “走!去见识见识这帝都,如今到底是个怎样的龙潭虎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