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368 自证清白(二十五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莹儿的话,立刻将所有人的视线,都投注在了慕清澜的身上!

    慕清澜微微一笑。

    钟莹儿果然按捺不住了,竟是如此口不择言,想来是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

    修垣起身,看向钟莹儿:

    “这件事情,之前我就已经说过,等比赛结束之后,自会调查个清清楚楚…”

    “大元祭司!这种事情,还是尽早查清楚比较好吧?”钟莹儿打断修垣的话,狠狠瞪着慕清澜,“如果继续放任这种人在菁英会之上作乱,想必,在场的诸位,也不能答应吧!”

    场上一时陷入寂静。

    所有人都是沉默了下来。

    如果这是真的,那处理掉奚言,自然是再好不过,这可是相当于除掉了一个强横对手!

    如果不是真的…反正是钟莹儿开的口,关他们什么事?

    众人心情微妙,不少人都是偷偷看向了慕清澜。

    慕清澜神色坦荡,仿佛在听着别人的事情一般云淡风轻。

    然而台下,议论声却是越来越大。

    “这是真的?那个奚言,用下三滥的手段赢得了胜利?还把其他人赶出来了?”

    “你们忘了?那天他可是第一百名出来的!谁知道他到底在里面做了什么!钟莹儿虽然一向嚣张跋扈,但是她也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诬陷吧?大元祭司他们可都是会彻查的!我看,这事儿十有**是真的!”

    “是啊!那个出来作证的带着面纱的女子,是灵凰学院的学生吧?既然是四大学院的人,那肯定没跑了啊!”

    “菁英会竟然有这种人,实在是应该尽早取消他的比赛资格!”

    一时间,不少人跟着起哄,纷纷叫喊着要求彻查,或者直接将慕清澜抓起来。

    慕清澜双手抱臂,反而像是看笑话一般。

    几位祭司走上前,低声道:

    “大元祭司,事情已经到了这般地步,只怕是不好再压下去啊…”

    “是啊,现在所有人都要一个说法,只怕是不能拖了。”

    “您看,到底应该怎么办?”

    修垣看向慕清澜。

    “奚言,你有什么话说?”

    不少人都是看了过去。

    慕清澜眨眨眼。

    “我没有什么话可说啊。”

    这反应让不少人都是一愣。

    钟莹儿冷笑一声:“他当然无话可说!因为——”

    “因为她说的都是假的,我自然没什么可说的。”慕清澜打断钟莹儿的话,淡淡说道。

    钟莹儿指着慕清澜:“你敢说我说的是假的?我这里可是有三十多个人证!”

    慕清澜“哦”了一声,不甚在意的说道:“人证?我也有啊。”

    说着,她看向了不远处一脸焦急之色的慕柳儿。

    慕柳儿立刻朝着修垣行礼:

    “大元祭司,小女碧落学院慕柳儿,也可以证明,钟莹儿说的话,都是假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在诬陷奚言!”

    慕柳儿站出来,也是让不少人惊讶了一番。

    碧落学院?

    而且,好像还是慕家人?

    这到底是个人的争执,还是…学院,或者说家族之间的纷争?

    一些人已经在心中暗暗思忖。

    然而,慕柳儿站出来,却还是不够劝服所有人。

    修垣目光淡淡,从他们身上扫过,道:

    “看来今天这件事情,不做个了结,是不行了。既然你们双方各执一词,那么,就拿出证据来。出了人证,还有物证。谁能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那便是真的。查出来最后撒欢的一方…必当接受重罚!”

    他的声音在比武场之内徘徊,不知怎的,忽然震的钟莹儿心中一颤。

    但是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了回头的机会,只能硬着头皮向前了!

    慕柳儿握了握拳,扬声道:“我有证据!”

    说着,她忽然看向叶郁柔。

    “我们当时都受了伤,都是奚言造成的!叶郁柔,你的肋骨现在还断着,肩膀上也有洞穿伤,是不是?”

    叶郁柔心里恨得牙痒痒——如果不是钟莹儿把自己拉到身前当靶子,她又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双手搅紧,叶郁柔脸色一白,点了点头。

    钟莹儿又指了几个人,也全都承认身上有着一样的伤口。

    所有人看向慕清澜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起来。

    修垣心中也是觉得有些奇怪,问道:

    “奚言,这些你怎么解释?”

    慕清澜抬头,脸上带着慵懒的笑意。

    “这件事,我自己解释不了,需要有人帮我。”

    修垣点头同意。

    “谁?”

    慕清澜指了指天空。

    所有人都是一脸迷茫,唯有不远处的萧北烨,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这小子…亏他还打算出面帮他澄清,原来早就想好了应对之法。

    “你是指谁?”修垣心中隐约猜到了什么,但还是不太确定。

    慕清澜灿烂一笑。

    “自然是,请开国太祖来帮我证明,我的清白。”

    “放肆!”

    钟莹儿怒喝一声:“太祖何等神人,岂是你能玷污的!?你不要说一些乱七八糟的,我看你就是没办法证明自己没有动手罢了!”

    慕清澜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第一,是你们要求我找出人证物证,我也是被逼无奈,才要麻烦太祖。第二,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没有动手,但是我却不是如同你们诬陷的一般,用了下三滥的手段。怎么,现在又不想看了?”

    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太祖?这关太祖什么事儿?

    他都已经坐化几千年了!怎么还会出现?更别提帮他作证了啊!

    修垣脑中却是忽然有一道光闪过,心里骤然明白了什么!

    怪不得这小子最后出来的时候,造成了那样的波动啊,原来…

    修垣一时之间,心中又是好笑又是骄傲。

    看来,他是早有准备,而且故意几番激怒钟莹儿,等着反扑呢!

    修垣看了钟莹儿一眼:“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谁都不准乱下结论。既然他有证据,自然是要看的。”

    钟莹儿只得闭上嘴,心里却是冷笑。

    人证物证?

    他怎么可能会有?

    当时唯二没有被波及到的,一个是已经站出来的慕柳儿,一个就是萧北烨。

    然而,他们这边足足有三十多个人,人多势众,就不信搞不跨他!

    慕清澜点点头,忽然向前走了几步。

    她站在一片宽阔平坦的地面之上,第一场次的比赛,基本上已经完全停下,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边。

    慕清澜仰头看向天空,朗声道:“太祖,我并非有意叨扰,不过现在有人要置我于死地,我也是无奈为之,还请见谅。”

    钟莹儿翻了个白眼,冷声道:“装腔作势!”

    钟离止有些怀疑的看着慕清澜,又扯了扯钟莹儿的衣袖。

    “莹儿,你到底有没有把握?他手上,没有证据吧?”

    钟莹儿肯定的点头:“那是自然!这次他绝对跑不了!”

    慕清澜却是收回视线,看了钟莹儿一眼。

    不知怎的,钟莹儿心里,忽然猛的跳了一下。

    慕清澜缓缓闭上眼睛。

    整个比武场,逐渐陷入寂静。

    偶尔有一些人低声议论着什么,眼神里,也满是怀疑之色。

    时间一点点过去,众人的耐心,也是逐渐消耗。

    “到底在搞什么啊?”

    “他闭上眼睛,是想干什么?”

    “我看根本是骗人的!他根本没有证据!”

    众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钟莹儿得意的看向修垣:

    “大元祭司,您看到了吧,他——”

    嗡!

    一道嗡鸣之声,忽然传来!

    惊呼之声,瞬间传来:

    “他脚下是星阵吗!?”

    “难不成奚言竟是个星阵师?”

    钟莹儿心中一沉,立刻回头看去,却是见到,那少年的身下,不知何时,竟有着一个巨大的星阵,缓缓浮现!

    灿烂明亮的流光,在星阵之上相互交错,格外瑰丽!

    一股遥远而厚重的威压,自那上面传来!

    萧北烨看着那巨大的星阵,终于苦笑一声,心中叹服。

    奚言竟然…将混天阵,参悟到了这般境地…

    淡淡辉光,映照在那少年的脸上,竟是清透如玉,眸若星子。

    当觉察到那星阵之上的威压的时候,场下原本只是当看笑话一般的各大家族,还有四大学院的长老们,纷纷惊骇起身!

    “那是——”

    他们眼中透露出浓浓的不可置信,微微张大了嘴巴,什么也说不出来。

    钟莹儿却是立刻认出了那星阵——就是湖水之下的那个!

    怎么会?

    奚言怎么会是星阵师?

    还有这星阵…

    几位祭司,也是有些震惊的看去,当看清慕清澜脚下熠熠生辉的星阵之后,纷纷露出恍然和惊叹之色。

    “原来竟是…怪不得大元祭司,竟是对他如此看重,想来,是早就猜到了啊…”

    修垣淡淡一笑。

    他的确不知道这件事情,但,他总算明白,为何在说起拿第一的时候,那少年的神色,那般的云淡风轻,理所当然。

    慕清澜看向修垣,眨了眨眼。

    “大元祭司,不知,这份证据,可够证我清白?”

    修垣上前一步,朗声一笑。

    “自然!”

    “能够参悟太祖留下的混天阵,并且施展出来,足可以证明,你已经得到了太祖的承认!并且…”

    他看向钟莹儿,脸上的笑意缓缓散去,浮现一丝冷肃。

    “证明了他们是诬陷!”

    “钟莹儿,现在,你还有何话要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