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386 真相!(十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慕清澜的话,像是一块巨石投入湖水之中,瞬间荡起了巨大的涟漪!

    萧乾正眉头紧锁:“当真?”

    慕清澜颔首。

    “若非是查到了确凿的证据,凌寒也不会再返回帝都。”

    那些正打算上前的一百人也顿住了脚步,满脸愕然。

    几大世家的族长和院长,则是神色各异。

    慕中天心中最是震惊,他怎么也想不到,这次回来,慕清澜原来竟是为了这件事!

    “凌寒,你说什么!?”

    慕中天的声音都是有些发抖。

    慕清澜心中暗叹。

    “族长,这些事情,我会一一道来。这次回到帝都,参加菁英会,便是为了当着众人的面,在陛下面前,把落日涯的真相,公之于众!”

    慕中天木然的点点头,脑子里一片空白。

    陷害…奸人…阴谋…

    原来竟是真的!

    他一直有所怀疑,但是每每想要调查,却总是发现暗中有不明势力在阻拦,久而久之,他也就没有再提起这个事情,只想着暗中筹谋,再仔细彻查一番。

    没想到,清澜她竟是已经查到!

    安致远拳头握紧,心也是缓缓提了起来。

    他忽然想到,之前九戈传来的消息。

    安丙怀为了捉拿慕凌寒,动用了九戈的城门之阵!当时觉得有些荒谬,甚至为此他还心惊胆战,专门进宫找陛下主动坦白了这件事情,后来陛下也是立刻派人前去调查。

    难道,那个和慕凌寒现在所说的这些,有关系吗?

    慕清澜却是并未急着回答萧乾正的话,眼神从在场的人身上,一一扫过。

    她的目光冰冷,像是能看透一切一般,从那些人身上刮过,几乎能够看到内心最深处的想法!

    有人错开了视线。

    有人低下了头。

    还有人心生忐忑和不安,浑身微微发抖。

    那一袭黑衣的少年,笔直站在凌霄殿的正中间,仿佛一道出鞘的利剑,直指苍天!

    少年清朗而有力的声音,清晰的传荡开来!

    “圣元帝国,宣德二十五年,九月十七,西北第三军统领慕枫,得到线报,说落日涯有敌军来犯,故携其妻元亦宣,与麾下五万将士,前往落日涯,最终却遭遇埋伏,五万余人,全军覆没!黄沙埋骨!”

    “一个月前,我赶到落日涯之时,看到的,便是一片骨山!”

    “他们中,有父亲,还未来得及看自己刚出生的孩子,有儿子,再也无法照顾年迈的父母,有丈夫,从此让妻子在一生悲苦之中渡过。只是因为一场阴谋,他们全部丧命落日涯,再也无法回去!甚至,连一个坟墓都没有,露天席地,被沙漠的秃鹭啮咬尸体,被无尽的风沙侵蚀,就此,葬送一生!”

    慕清澜一字一句,语调平稳,没有悲戚,没有愤怒,墨玉般的眸子里,一片澄澈,没有流泪,然而越是这样,却越是让人感觉到那其中蕴含的无尽悲恸!

    整个大殿之上,一片死寂,只有她的声音,格外清晰。

    而广场之上的众人,也逐渐安静了下来,神色怔怔的听着。

    有人红了眼眶,有人掩面而泣。

    他们之中的某些人,也和慕清澜一样,遭受同样失去至亲的痛苦!

    大殿之上的气氛,逐渐凝滞,仿佛有淡淡的血腥气息,弥漫开来。

    甚至,能够从那少年的身上,感受到沙漠干燥粗粒的风,看到那漫天尸骨的惊骇。

    “我先是失去了妹妹,后又失去双亲,沉浸在巨大的悲恸之中,一时之间,竟是没有仔细去想这个事情。然而后来,我心中越想,越是觉得奇怪。”

    “父亲向来沉稳,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下,绝对不可能带着五万将士出战。何况,这么多人,到底是遇到了何种力量,才会被全部绞杀,一个不留?”

    慕清澜说着,也是让不少人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慕枫在帝都之中名声显赫,而且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实力强横,而且心思谨慎,何况他在九戈足足几年时间,也不像是因为失误而葬送自己和五万将士的性命。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当初落日崖的事情,的确有些奇怪!

    “而不久之后,我便是遇到了几个人,正是这几个人,坚定了我心中的猜测,让我下定决心,亲自前往九戈,查出真相!”

    萧乾正忍不住问道:“你遇到了谁?”

    慕清澜脸上露出一丝冰冷的笑。

    “我遇到的,正是父亲麾下,第三军第七小队队长——江达原,和他的两个属下,周青,胡老三!根据他们所说,第三军之内,的确是出了奸细,才会导致我父母和五万将士,无辜葬身落日涯!”

    “我父亲对这件事情早有疑心,所以子啊带军前往落日涯之前,便是暗中派江达原带着一千将士,前往帝都汇报这个消息。但是刚刚离开九戈,他们便是遭遇了伏击,一路之上,追杀不断。我遇到他们的时候,一千人,竟是已经只剩下三人还在勉强活着!”

    “你是说,他们并未成功来到帝都?原本,慕枫便是要传回奸细的消息的?”

    慕清澜点点头。

    “他们死伤惨重,后来更是迷失了方向,便是没有抵达帝都,反而是流落到了九麓山脉。刚好,在我进入九麓山脉历练的时候,遇到了他们。”

    “那,他们可是知道,到底谁是奸细?”萧乾正皱着眉头问道。

    慕清澜顿了顿。

    场中气氛如同凝结了一般。

    “他们并不清楚,到底是谁。”

    “父亲让他们离开的时候,虽然心中有所怀疑,但是并没有证据,而且他们后来一直徘徊在生死线上,这些事情,也就无从查起了。”

    不知是谁,轻轻吐出一口气。

    慕清澜却又微微一笑:“不过,好在后来我带着他们亲自前往九戈,已经查了个一清二楚。”

    有几道目光,忽然有了些变化。

    萧乾正忙道:“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抵达九戈之后…”

    “等等!”

    安致远忽然打断了慕清澜的话,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怀疑。

    “慕凌寒,你说你遇到的人,是你父亲之前的属下,而且是带着他的命令回帝都。但…你可有证据证明他们的身份?”

    不少人都是看向了安致远,心中感叹:看来安家果然还是不想放过慕凌寒啊…

    慕清澜挑眉道:“安族长想要什么样的证据?”

    “比如,他们身上能够证明身份的证件。”

    “他们一路被人追杀,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万幸,这种东西早已经丢失。”

    “那么,慕枫统领曾经留下的信物?”

    “涉及奸细,自然没有任何信物留下,以免被奸细发现,反而麻烦。”

    安致远冷哼一声:“那也就是说,这几个人,是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证明他们的身份,也没有办法指正他们的话是真的?那你说的这些,我们又怎么能信?”

    这话虽然说的有些难听,但是的确有些道理。

    任何时候,都不能挺行片面之词。

    萧乾正问道:“凌寒,你可是有办法证明,他们的身份?又或者能够证明他们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安致远心中冷笑。

    流亡之人,怎么可能会有证据?

    慕清澜微微一笑。

    “自然是有。”

    安致远的表情一僵。

    慕清澜转身,看向萧北烨。

    萧北烨神色复杂,直到此时,才缓缓消化了奚言竟然就是慕凌寒这个消息。

    “这件事情,七殿下,王初云,钟莹儿,都是可是证明。不过想来,那两人都不太愿意为我开口,所以,还是麻烦七殿下了。”

    萧北烨向萧乾正弯腰行礼,声音沉稳恭敬:

    “父皇,儿臣的确可以作证,方才凌寒所说,每一个字都是真的。不知,您可还记得,之前儿臣外出历练?”

    萧乾正点头,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朕记得。当时王初云钟莹儿他们两个,也是一只跟着你的,是吗?”

    “正是。在凌寒遇到江达原三人之前,我们正好也碰到而来凌寒。当时是夜间,我们围坐在一起,而后便是觉察到奇怪的动静,发现是一只穿山银狼,叼着几个人朝着我们袭来。而那几个人,正是将死的江达原三人。在救下他们之后,他们才认出凌寒,并且当场跪下,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萧北烨抬头,容色平静,神色坦诚:“这些,儿臣全部亲眼所见。”

    安致远紧紧抓着扶手,神色沉厉。

    “即便这些都是真的,也不能说明他们所说都是真的!人心叵测,谁知道——”

    “安族长。”慕清澜忽然开口,打断了安致远,容色淡淡,“现在是陛下要听我说话,阐明落日涯的真相。陛下尚未怀疑真假,怎么你在旁边上蹿下跳,问个没完?到底你是陛下,还是圣上是陛下?”

    此话诛心!

    安致远几乎是立刻站了起来,指着慕清澜怒声道:“你不要污蔑我!”

    他立刻看向萧乾正,急急说道:“陛下!老臣之心,日月可鉴!我只是想要问的详细一些,确保这里面每一件事都是清清楚楚,绝对没有不臣之心啊陛下!”

    萧乾正抬手:“安老快起来,你是什么样的人,朕是知道的。凌寒只是一时意气,你也不要和小辈计较。”

    慕清澜脸上却是忽然露出一丝奇异的笑。

    “有没有不臣之心,还真是不一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