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389 喜欢的女子(十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前往九戈调查的人,于前天已经返回帝都,并且第一时间,向陛下汇报了情况。”

    修垣的声音听来依然温和从容,然而此时,在众人尤其是安家人听来,却无疑是一把锋利的刀,悬在了半空之上!

    只要一声令下,随时便是会落下来,要了某些人的性命!

    安嘉落的心都紧紧的缩成了一团,浑身血液凝固。

    修垣的话,清晰的传到所有人的耳中——

    “据调查,慕凌寒于将近两个月前抵达九戈,以赵青山弟弟的假身份,进入九戈城内。之后,他便是一直在查探关于上一任统领,也就是慕枫的所有事情。为此,也曾经偷偷潜入统领府调查,最后被安丙怀发现,便是迅速出逃。之后安丙怀并未查到他的身份,却是将他带入了地牢之中,因为当时,安丙怀真的以为,慕凌寒是赵青山的弟弟。”

    “在慕凌寒进入地牢之中后,便是见到了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赵青山。安丙怀想要从赵青山嘴里套出什么话来,所以虽然一直恨之入骨,但始终未曾下杀手。慕凌寒便是想尽办法,将赵青山和同样被关押起来的刘凯旋救了出来。不过很快便是被安丙怀发现,并发动极大力量搜索抓捕。最后,甚至动用了九戈只有在遭遇外敌的时候才能开启的城门之阵!”

    修垣看了慕清澜一眼,喟叹一声:“好在慕凌寒运气极好,竟是躲过了城门之阵的攻击,并且成功带着赵青山和刘凯旋逃离。”

    虽然他没有亲眼见识过城门之阵的威力,但是能帮助九戈屹立多年,想也知道那有多么可怕!

    真是不知道凌寒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至于安丙怀受伤…经过查探,是在那地牢之内造成。凌寒,你可是能解释一下,为何在地牢之内,你能占据如此优势,甚至逃过了安丙怀的抓捕?”

    这一点,也是其他人想要问的。

    别说安丙怀的真实实力是虚空境中期,就算他真的只是虚空境初期,那也绝对不是一个区区慕凌寒能够应付的!

    慕凌寒是厉害,但是等级之间的巨大鸿沟,却是没那么容易跨过去!

    慕清澜眨眨眼;

    “大元祭司,您忘了我刚才是怎么赢了四殿下的吗?”

    修垣一愣,而后露出恍然之色。

    众人也是心中一定——对啊!他体内可是有着域主之力的!

    怪不得…

    慕清澜却是懒得说地牢是自己设计的这话。

    那些人只要调查,肯定能发现那里面,有着顶尖强者打斗的痕迹。

    如果慕清澜不这么说,说不定有心人继续追查下去,便是会查到云翊头上。

    莫名的,她不想发生那样的事情。

    欠下的人情已经够多了,再多点麻烦,似乎更过分呢…

    慕清澜说的随意,但是在场的人却都是深信不疑。

    毕竟,刚才他们也都感受到了那一股可怕的域主之威,尤其是还有这个…冰瞳骨龙!

    这般实力,说不定当场斩杀安丙怀,也是有可能的!

    “原来如此。那地牢后来被一把火烧了,又是怎么回事?”

    慕清澜淡淡道:“逃离的时候没注意,可能碰到了哪个机关,引发了火灾吧?”

    朱雀就更加不能暴露了。

    慕清澜可不相信这些人能跟云翊一般,即使面对朱雀,也依然云淡风轻,说不要就不要了。

    眼下冰瞳骨龙镇场已经足够,朱雀虽然还只是六品,但实际上作为只要成年便是会成为九品元兽的存在,吸引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慕清澜瞥了安嘉落一眼,私下非笑。

    “安大小姐,现在,你可是都清楚了?”

    安嘉落心中恨极,父亲分明受了极重的伤,到了这里竟然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揭过了?

    难道慕凌寒做的那些,就没有一点错吗?!

    安嘉落指甲深深嵌入掌心,刺得生疼,也让她几乎疯狂的脑子保持着最后的一丝理智。

    她忽然冷笑一声。

    “就算是这样,慕凌寒也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怎么能就这样算了?何况,在场的这些人,说到底,还都是他父亲曾经的忠心耿耿的部下,怎能就这样轻易的相信了?”

    这无疑是有一些无理取闹了。

    证据已经如此确凿,慕凌寒连人的尸骨都带了过来,她还要什么证据?

    “这个安嘉落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铁证如山,她竟然还矢口否认,想要翻盘?”

    “啧啧,看来以前都是错看她了!自从前一天她偷偷下毒,我就知道她心思不是一般的阴狠啊!”

    “慕凌寒多可怜?父母被坑杀,妹妹也死了,这一年真是不知道他怎么过的!反观安嘉落呢?不但过的越来越好,而且还成了四殿下的未婚妻!这种人如果将来成了皇…真是可怕!”

    广场之上,人声鼎沸。

    声讨安家的声音越来越大!

    “安丙怀通敌叛国,理应死罪!”

    “安家的其他人也逃不了,连坐!必须连坐!”

    “就这种人,也有资格成为四殿下的未婚妻?我呸!”

    骂声越来越大,安嘉落浑身开始无力,脑子一片混沌。

    慕清澜忽然道:“其实安大小姐说的有道理。这些人都是我站在我这边的,你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而何江,更是已经成了死人,死无对证。不过,巧合的是,我还有一个人证,未曾上来。”

    萧乾正已经被弄得疲惫不堪,连忙问道:“是谁?快让他上来!”

    慕清澜却是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陛下,那人自己可是上不来。因为那人…就是已经残废了的李鸿飞!”

    修垣吃了一惊,问道:“李鸿飞竟是在你那儿?”

    慕清澜余光看到安嘉落脸色一阵煞白,罗渡的毒素还没有完全褪去,导致她的脸上虽然敷了一层厚厚的粉,却隐约还能看到一层浅浅的痕迹。

    此时看上去,更是多了几分惨厉。

    “因为查到他身上有着许多的秘密,所以并没有当场要他的命。当然,也是为了证明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慕清澜似是笑了一声。

    “安大小姐,李鸿飞,被安大统领迅速提升到了副统领的位置,这应该,不算是我父亲的人了吧?”

    安嘉落哑口无言!

    修垣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这样。前去九戈调查的人还说没有发现李鸿飞的痕迹,原来是被你带走了。”

    慕清澜拍拍手,江达原几人忽然下去,很快抬着一个人上来。

    众人看到的时候,都是吃了一惊。

    因为那人浑身都是已经被火烧伤,露出的胳膊脖子等地方,都是露出了可怕的疤痕,气息奄奄,似乎随时都会咽气一般。

    不过,却还是能勉强辨认出来人的容貌的。

    此时他眼睛紧闭,仿佛已经昏死过去。

    慕清澜走上前,轻轻喊了一声:

    “李鸿飞?”

    那人忽然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一般,疯狂的扭动起来!

    眼睛也已经睁开,当看到那张噩梦里都无法摆脱的容颜的时候,猛然一吓,竟是快速向后退去,想要逃离。好像他眼前的人,是什么可怕的恶魔一般。

    只是他浑身是伤,这么动作不但没跑,反而还磨破了自己的伤口,玉石板上很快便是被蹭出一道道血痕。

    看到这般反应,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慕清澜眉眼一弯,轻声细语道: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今天来只是问你几件事情。”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安丙怀做的!都是他命令我做的!”

    李鸿飞下意识的出声,因为曾经经历过火灾,嗓子也已经被烟熏毁掉。

    “都是他!传、传消息!我不跟他说,他就要弄死我的!你、你去找他报仇去!还有!还有跟迦叶帝国的人的联系方式,也是他偷偷告诉我的!”

    轰!

    这一声顿时像是惊雷,炸响在每个人的心底!

    安致远浑身一颤,唇瓣剧烈的颤抖起来:“你胡说!你污蔑!”

    “一定是慕凌寒逼着他这么说的,一定是!”

    慕清澜冷哼一声。

    “安族长未免太看得起我了。安丙怀做的那些事情,别人不知道,难道你们,也全都不知道?”

    安致远竟是嗓子一噎,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周围人都在用嘲讽鄙夷的眼神看着他们!

    就连陛下,也是坐在上面,一动不动,没有开口的意思!

    如此,岂不是坐实了安丙怀通敌叛国的罪名?

    那安家——也就彻底完了!

    安嘉落也是止不住的颤抖。

    本来她以为昨天已经是她这一辈子经历的最糟糕的一天,万万没想到,今天竟是更加难熬!

    难道…真的不行了吗?

    四殿下,四殿下!

    只要萧北棠肯开口,陛下一定会宽宏大量的!

    安嘉落立刻转身,看向了萧北棠。

    “北棠!你说句话啊!”

    救救她!

    救救安家!

    萧北棠愣怔的看着安嘉落。

    如此狼狈,凄惨,丑陋,卑贱。

    再也没有以前的一分一毫的温婉大方,温柔小意。

    像是忽然从云端跌落到尘埃的花,脏污不堪,再也没有盛开时候的娇艳万分。

    他若是开口,父皇会怎么想?

    安丙怀这可是通敌叛国之罪!

    无论方才李鸿飞说的是不是真的,安家都是铁定要完了!

    而安嘉落,也彻底不是以前的安嘉落。

    不知怎的,他忽然看向了一旁的慕凌寒。

    慕清澜挑衅一般,缓缓勾起唇角。

    她倒是想要看看,萧北棠打算怎么做?

    所谓真爱?必当是会在这种时候,出手相助的吧?

    不然,为何在“慕清澜”这个未婚妻死之后不久,便那么迫不及待的在一起了呢?

    萧北棠,安嘉落。

    这两个人千辛万苦把她这块绊脚石给搬走,现在,又遇到了这种情况。

    想来,也是应该共同携手,生死与共的吧?

    想到这里,慕清澜忍不住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嘲讽之意,唇角笑意微深。

    萧北棠望着那个慵懒张扬的笑,却忽然想起,记忆中,某个女子,也曾有着这样的笑。

    如果是她,就算是死,也肯定是高傲的,痛快的吧?

    而不是如同此刻的安嘉落一般不堪。

    可是,她真的已经死了。

    如果…那个女子没有死…

    如果…他们之间的婚约,没有取消…

    萧北棠忽然发现,看到安嘉落这般情况,他心里竟是没有预想之中的心疼。

    大约是因为,这颗心,从昨天知道真相之后,就已经开始碎裂了吧?

    相反,在这样的时候,他不愿意去看安嘉落,却是无法抑制的想起了另一个女子。

    那样骄傲。

    那样放肆。

    那样胆大。

    如同现在的慕凌寒一般,在人群之中,总是最耀眼的那一个!

    萧北棠忽然深切的感觉到心脏深处,隐隐作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