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422 我等他(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只叫了茉儿?”慕中天忍不住问道。

    江达原点点头。

    欧阳茉脸上闪过一抹微微的红色,而后便是起身随着江达原离开。

    剩下的众人虽然也想跟过去,却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那两人离开。

    南浔忍不住啧啧一声:“三哥醒来,第一个就要见欧阳茉,看来他们两个的感情,是真好啊!”

    欧阳逸晨虽然舍不得,但是好歹妹妹的心思没有白费,倒是也欣慰。

    唯有慕中天徘徊了半天,心中担忧更甚。

    清澜她…到底打算怎么做?

    …

    欧阳茉进来的时候,便是看到慕清澜坐在桌子旁边,侧脸沉静,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凌寒?”

    欧阳茉试探的叫了一声。

    慕清澜抬头,勾唇一笑。

    “茉茉,过来坐。”

    欧阳茉心中松了口气,脸上浮现一丝浅笑,走了过去。

    “你没事儿了吧?身体怎么样?”

    欧阳茉一坐下,便是忍不住开口询问,虽然一贯的教养和安静的性子让她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要过激动,但是眼中还是忍不住露出几分担忧之色。

    慕清澜心中一梗。

    “你放心,我没事。”

    “那就好,那就好。”欧阳茉看着她,忽然看了一圈,有些疑惑,“那位云公子呢?”

    慕清澜摇摇头:“他有些事情已经先离开了。”

    实际上是墨羽带着人找了过来,似乎有一些事情,慕清澜就连忙把人请走了。

    奇怪的是,这次云翊竟很是配合,只看了她一眼,便真的离开了。

    慕清澜不太明白那最后一个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索性也就不想了。

    看着眼前的欧阳茉,慕清澜心中实在是煎熬。

    到底要不要告诉她真相?

    如果不告诉,直接跟她说请她退婚,只怕是她怎么也不会答应的。

    之前那么困难的情况下,她都坚持着没有退婚,何况现在?

    如果告诉…

    慕清澜抬眸,欧阳茉正看着她,眼角眉梢都是忍不住的温暖笑意。

    眼底深处,还有几分淡淡的羞涩。

    她坦诚大方,却唯独在哥哥面前,会如此害羞。

    那是因为喜欢,因为太喜欢。

    慕清澜犹豫了片刻,道:

    “茉茉,很抱歉这一年让你吃了很多苦。”

    欧阳茉似是楞了一下,柳眉微不可查的蹙了蹙,而后认真的摇摇头。

    “这些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不算苦。”

    慕清澜顿了顿。

    “茉茉,你…”

    “凌寒,之前我都不知道奚言就是你,没有认出来你,你不会生气吧?”欧阳茉忽然打断了慕清澜的话,笑着问了一句。

    慕清澜笑道:“怎么会?”

    欧阳茉眼中似是有什么划过,袖中的手缓缓握紧。

    “凌寒,你还记得你去中元秘境之前,曾经跟我说过什么吗?”

    慕清澜心中一跳——哥哥居然还和欧阳茉商定了什么事情吗?还是曾经许下了什么诺言?她一点也不知道啊!

    虽然她和哥哥的关系极好,但是这毕竟是哥哥自己的未婚妻,自己的事情,她自然不会过多干涉。

    看着欧阳茉隐隐期待的神色,慕清澜目光微垂,唇角微微勾起。

    “茉茉你还记得?”

    “我当然记得。”欧阳茉微微偏着头,眼睛里似乎有光,“当时你说,等你和清澜从中元秘境回来,就要商定大婚的日子,你忘了吗?”

    慕清澜心脏收紧,笑容不变:“我自然没有忘。你是我…”

    欧阳茉眼中的光,忽然落了下来。

    慕清澜顿时慌了,连忙伸出手去擦她的泪:“茉茉,你怎么了?哭什么?我答应过你的,一定会做到的,嗯?不要哭——”

    欧阳茉眼泪却是掉的更凶,就那样看着慕清澜,眼中是无法掩饰的悲恸和绝望。

    她没有哭出声音,外面的人一点也听不见,然而她如此悲伤,眼泪不断涌出。

    慕清澜的动作,忽然就那么停了下来。

    烛火昏黄,然而此刻,却比任何时候,都看的清楚。

    慕清澜久久没能说出话。

    欧阳茉先开了口,声音轻微,带着哽咽,像是随时都会飘散在风中。

    “他曾说,若是我认不出他,他是一定会生气的。”

    “在去往中元秘境之前,他也未曾和我见过,只送了我一封信。”

    “他在信上说,等他回来。”

    慕清澜一颗心像是被掏出来仍在雪地之中,一片冰寒,又像是被烈火炙烤,煎熬万分。

    她的手还在欧阳茉的脸上,滚烫的泪水落下,让她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她知道了…她猜到了…

    欧阳茉笑了一下,却是比哭还让人难受。

    她说。

    “清澜,我等了他那么久,他是不是,再也不打算回来了?”

    …

    房间之内一片沉默。

    慕清澜最终还是将她的眼泪一点点擦去,唇角动了动,似乎想笑,最后还是颓然放弃。

    “茉茉,对不起。”

    欧阳茉摇了摇头。

    “你没有对不起我的。你比我过的更辛苦,不是吗?”

    她眼眶一片通红,此时看着慕清澜,却是带着几分怜惜。

    慕清澜苦笑。

    “其实我也不是故意要扮作哥哥,但是当时…情况特殊。”

    “你不必解释的。你自有你的苦衷。何况…”

    何况,她不用问,也知道慕清澜这一年,到底是过的怎样的生活。

    如果从一开始,那个元脉尽毁的就是她,那么走到今天,她不知要经受多少。

    和她相比,自己的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

    那个人,再也无法回来了,是吧?

    慕清澜沉默许久,才道:“茉茉,回来帝都之前,我才知道你还没有取消和我哥哥的婚约。我本想私下找你,让你退掉这门婚事。哥哥再也无法实现他的承诺,你可以选择更好的更幸福的生活。帝都之中,无数青年才俊,你真的不必…”

    “可是那些人,都不是他啊。”

    欧阳茉忽然开了口。

    慕清澜一噎,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

    欧阳茉垂下眼睛,低低说道:

    “都不是他,所以我都不要。”

    “茉茉,哥哥肯定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的。你才十四岁,你未来还一片光明,哥哥他若是知道,必定也会心疼的,是不是?”

    欧阳茉似是笑了笑,轻声问道:

    “他来心疼我,你们都心疼我,谁来心疼他?”

    慕清澜所有的言语,瞬间消散在喉间。

    私心里,她是喜欢欧阳茉的,所以才会这样想尽办法,想要劝她离开。

    一生孤苦漫长,太残忍了。

    可是没想到欧阳茉平素安安静静,骨子里却是这般执拗。

    慕清澜听到她的这些话,就知道劝不动了。

    慕清澜轻轻捂住了眼睛。

    其实有她自己来承担失去哥哥的痛苦,已经够了,为什么还要再加上无辜的欧阳茉呢?

    可是她无法阻止她。

    欧阳茉却是忽然看向了她:“清澜,你不要只顾着我,你有想过你自己吗?”

    慕清澜呼吸细微,仿若消失。

    “你顶替了他的身份活着,那你自己的人生,又该怎么办?”

    欧阳茉眉间微蹙。

    “难道你要一直这样下去吗?”

    慕清澜笑了笑,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

    “这也没什么不好,对我而言,这样反而方便了许多。何况,我和哥哥本就是一体的,是我还是他,都无所谓。”

    “真的无所谓吗?”欧阳茉摇了摇头。

    “若是有一天,你遇到了你喜欢的那个人,该怎么办?”

    难道就这样顶着男人的身份吗?

    那无论是对慕清澜,还是对那个人,都太不公平了。

    慕清澜脑海之中,忽然浮现一道白衣胜雪的身影。

    如果你遇到了你喜欢的那个人,该怎么办?

    慕清澜忽然皱了皱眉,想要将那个身影从脑海之中剔除,却发现那个人竟是忽然转过身。

    清冷尊贵,风姿绝世。

    慕清澜的心中,忽然有什么坍塌!

    她的心脏剧烈的跳了一下,为了掩饰,她闭了闭眼,若无其事的看向欧阳茉,问道:

    “那些都不重要,我现在只想问,你真的不退婚吗?”

    欧阳茉笑了笑。

    “他在,我就是他的未婚妻,他若是不在,我就是他的未亡人。”

    “他说让我等他回来,我便等。”

    ------题外话------

    二更三更稍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