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443 她找的东西(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的声音素来清冷低沉,此时却是多了一丝莫名的暧昧,微微拉长的尾音,像是一根羽毛在心上轻轻撩拨。

    慕清澜心微不可查的一颤,听得那声音落在耳边,竟是不自觉的微微红了脸。

    幸好这里一片漆黑,不然若是给云翊看到了,不知又要怎么解释。

    八成,那双深邃的眸子里,又会带上几分似有若无的散漫笑意。

    他这一笑,胸膛震动,慕清澜的手正压在上面,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云翊的心脏在跳动。

    而他的呼吸,也是轻轻落在她的脸上,鼻尖的冷香气息,也似乎掺杂了一丝温热。

    那一丝热度似乎从云翊的气息,传递到了慕清澜的脸上,撑在他胸膛的双手,也是变得滚烫起来。

    慕清澜一时间竟是生出了一种类似于“窘迫”的情绪,而在心底深处,还有一丝连她自己都未曾觉察的细微甜软。

    好一会儿,慕清澜才反应过来,鼻尖之中轻轻哼了一声。

    “哼,生同眠倒是无所谓,不过这死同穴…本少爷活的好好地,可还不想死呢。”

    她一边说着,一边就要起来,却发现云翊的手臂依然紧紧的箍着她的腰身,根本无法动弹。

    两人的身体也因此挨得极近,透过那两层薄薄的衣衫,她甚至能够感觉到云翊的体温…

    这种状况,当真是让人尴尬…

    然而和她不同的是,云翊却依然静静的躺着,一动不动,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两个人这般姿态,是多么的诡异而暧昧。

    慕清澜微微抬高了声音:“云翊?”

    云翊的另一只手却是忽然按住了她的后脑勺,轻缓而不容拒绝的按在了自己胸膛之上。

    慕清澜正要发作,却听到云翊低沉的嗓音。

    “别动。这里面有古怪。”

    慕清澜一听,马上也是警惕了起来,乖乖的靠在云翊的胸膛之上,不再动作。

    两人就这样,躺在黑暗的空间之中,呼吸可闻。

    慕清澜觉得自己就这样伏在云翊的身上,实在是不太好的,因为这样的姿势,会让两人靠的太近。

    若是寻常的勾肩搭背,慕清澜根本不会在意。

    就算是如同在九戈统领府的那一天晚上,两人一上一下,云翊的胳膊却也是撑在她的耳边的。

    但是现在…

    云翊一只手臂紧紧拦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按住她的脑袋,她真是一下也动不了。

    稍微一动,就有摩擦。

    摩擦生热。

    慕清澜可没忘记自己现在是顶着哥哥的脸,所以怎么想,这场景都很是怪异。

    但是云翊却仿佛丝毫没有意识到现在的情况,他一动不动,仿佛在仔细听着什么,慕清澜便是也只好跟着小心起来。

    云翊微微垂眸。

    谁也不知道,他的眼睛,在黑暗之中,也能够隐约看到一些东西。

    所以此时,他能够看到紧紧伏在自己身上的人儿的柔顺的头发,光洁的额头,挺直的鼻梁。

    还有撑在自己身上的白玉般修长的手,和那小巧的耳尖。

    云翊就那样静静的看着。

    没有任何声音,没有任何人来打扰。

    这一刻,她如此安静乖巧的躺在自己怀中,偶尔耳朵轻轻一动,像是在仔细的听着什么。

    不用看,云翊也能想象到她此时认真的表情。

    和一贯嚣张恣意的模样不太一样。

    但是却都是他心心念念了太久的模样。

    云翊轻轻吐出一口气。竟是觉得能有这一刻,便是真的再不从这里出去,也是值得。

    慕清澜听到他的呼吸,伸出手戳了戳云翊。

    大约是因为小心,所以她没有出声,甚至也没有强行挣脱云翊的怀抱,而只是通过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来询问他。

    云翊心中好笑又疼惜,只觉得她的手指轻轻一戳,便是软软戳到了自己心脏。

    他的手臂微微收紧。

    慕清澜却是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

    她也认真等待了好一会儿,怎么没发觉有什么不对?她的第六感一向是很准的,但是现在…

    慕清澜怀疑的眯了眯眼睛。

    她的脑袋微微动了动,在云翊的胸膛之上蹭了蹭。

    而她的身体,也像是一条鱼一般,在云翊禁锢的空间之内,扭动了两下。而她的手,也像是无意识一般,在云翊的身上抓来挠去。

    动作虽然很轻,但是周围环境密闭,又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人的感知能力,本身就比寻常时候更加灵敏。

    更何况,云大少主本就不是一个清心寡欲的人。

    嗯,起码在某个人面前,是绝对和这四个字沾不上边的。

    每一处她触碰的地方,都像是燃起了一簇火焰,接连朝着浑身蔓延而去。

    而身体之内,也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升腾而起。

    有句话说的好,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云大少主在这一刻,忽然知道什么叫做自作自受。

    云翊几乎是瞬间便松开了慕清澜的后脑勺,一把抓住了她在作案的手。

    慕清澜无辜的抬头,虽然黑暗之中看不见什么,但是却依然可以凭借感觉,和云翊说话。

    她眨了眨眼睛,分毫不知这故作懵懂的样子,在云大少主眼里,真是看得一清二楚。

    “云翊,你怎么了?”

    她没有张口,而是用的元神之力传音。

    怎么了?

    云翊危险的眯起眼睛——她难道不知道怎么了?

    方才的那些小动作,他可不相信她是完全无意的!

    之前都是老老实实的,怎么忽然间就耐不住开始动作了?

    果然安静内敛乖巧什么的都是假象,狡黠放肆大胆才是她永远的本色。

    云翊淡淡开口。

    “没什么。”

    慕清澜唇角划过一抹果然如此的笑,得意的挑了挑眉,然而说出口的声音,却是带着几分疑惑。

    “你怎么开口说话了?不是说这里有古怪吗?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真要是觉得会不太好,你还这么多话?

    可惜是黑暗之中,慕清澜看不到云大少主眼中看透了一切的光芒。

    云翊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平静开口:“我已经查看过了,这里面暂时没什么问题。”

    慕清澜唇角一勾,当即从云翊的身上爬了起来,声音也是清亮不少。

    “不早说。”

    非要她用点手段才肯开口?

    云翊倒是也没在意,等人完全从自己身上离开,才缓缓坐了起来。

    慕清澜摇了摇手腕。

    “你抓着我干什么?”

    云翊语气无比坦荡:“方才摔进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话?”

    慕清澜顿时偃旗息鼓。

    不管怎么说,要不是云翊出手,她可能还真是会一下子栽到这棺材里面,狠狠撞上一下。

    有这个人肉垫子,的确是好过多了。

    慕清澜也不是喜欢占人便宜的,挑眉一笑,晃了晃手腕。

    “你抓了这么久了,咱们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两清了。”

    云翊懒得理会她,这种时候她的歪理总是最多的。

    不管他帮了她多少,最后总是会莫名其妙两清。

    谁要两清?

    云大少主可是丝毫不吃这一套,松开了慕清澜的手,嗓音清淡:

    “加上先前的几个条件,这笔账自己算算。”

    慕清澜脸上笑意一僵。

    云翊这小子果然记性太好!这都多久的事情了,竟然还记得!

    慕清澜咳嗽一声,连忙转移了话题。

    “云翊,那你看出什么来了吗?我记得这棺材,刚才好像是从那破败的宫殿之内飞来的…”

    当时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她和云翊刚刚将那青铜镜牢牢困住,便是感觉到一股大力传来,将两人瞬间疯狂吞噬!

    他们两个的力量和精力,都是放在那青铜镜之上,所以这一击来袭的时候,两人根本没有来得及反抗就直接中招了。

    对了!青铜镜!

    慕清澜下意识看向四周,一片漆黑。

    云翊指尖打了个响指,一片星辉忽然出现在他的手上,将这一片空间映亮。

    慕清澜一眼便是看到了在两人身边的那个青铜镜。

    只是比起之前那个样子,竟是又小了一圈,只有她的一个巴掌大小了。

    慕清澜将青铜镜捡起来。

    这东西虽然小,但是却很有重量,拿在手中沉甸甸的。

    那上面是一个圆圆的镜面,周围是一片繁复的雕刻花纹,慕清澜看了一会儿,拿给了云翊。

    “这上面的雕刻似乎很有特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云翊看了一眼,眼中却是并无什么惊讶之色。

    “先前,残天道府的府主临沧说这是印天镜,其实它还有一个名字。”

    “破魂镜。”

    慕清澜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微微睁大了眼睛。

    “破魂镜…这东西…这东西不是…”

    云翊看向她,眼角闪过一丝笑意,在他指尖星辉的映衬之下,竟是流光璀璨。

    慕清澜看的心中一跳。

    “不错,这东西,就是曾经你…你妹妹在中元秘境之中,寻找的那个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