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448 要求(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到尧山这般神色,众人也是跟着紧张起来,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气氛僵冷的可怕。

    尧山竖起手掌:“叶添,你们先出去。”

    “院长…”

    这是什么意思?

    残天道府之内发生了这样严重的事情,难道院长打算自己一个人应付?

    就算以往的比赛,也难免有一些伤亡,但是这一次,明显是太多了些…

    这对他们学院的名声,也不太好啊!

    然而尧山的态度却是十分坚决:“这里有我在,你们只要在外面守着便可。”

    听道这话,叶添等人也只好点头应了。

    很快,这些人便是接连返回,虽然有一些还在时不时的回头看去,但是看到尧山的背影,却又硬生生的咽下了喉间劝说的话。

    有院长在,应该不会更糟糕了吧…

    而先前的那个少年,一个不注意,便是在此被吸入了最近的一个棺材之中!

    尧山没有出手。

    现在所有人都是面临一样的困境,那么比赛就必须继续进行。

    如果现在停止,那么残天道府这一整个招生点,便是相当于作废了。

    就算他们能够选出另一个比赛场地,时间上也是来不及的。

    所以,一切只能硬着头皮继续。

    而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

    那大殿之内忽然爆发出的一股强大气息…

    在查探残天道府的时候,他也曾经想要进入那大殿之内,但是几次尝试,却都是以失败而告终。

    最后,尧山几乎可以确定那里面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也就没有再理会。

    没想到,竟然会在今天,忽然出现异动!

    他身形一动,身形便是瞬间消失在原地!

    几乎只是一眨眼,他便是出现在了那大殿之前!

    当靠近之后,那一股气息,便是越发清晰…

    尧山的脸色逐渐凝重起来,而后他忽然回头,看向了那一片暗沉的天空。

    所有的幻影都已经消失,隐约只剩下那血色骷髅零散的漂浮。

    尧山忽然瞳孔一缩!

    他终于知道有什么不对了!

    那破魂镜——消失了!

    那么…慕凌寒先前的动作,或许就是为了那破魂镜!

    正在这时,那大殿之内,忽然传出一道巨大的声响!

    尧山骤然睁大了眼睛!

    因为那破败的大殿之外,竟是忽然出现了无数星芒!

    顷刻之间,那些星芒彼此连接,竟然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星阵!

    尧山心头巨震!

    一道人影,忽然冲天而起!

    那破败的大殿,根本无法阻挡那个人的动作,眨眼间便是已经如同一道利箭,直直飞向天空!

    尧山立刻看去,却是瞧见那个人影,竟根本不是正常人的身量!

    一道震慑天地的声音,忽然传来!

    “四百八十年…本王终于等到这一天!”

    本王!

    能够这般自称的,要么是什么帝国的王爷之类,要么…

    第二个想法实在是太过荒唐,尧山心中刚刚浮现,便是下意识的否决。

    但是,感受着那道身影之上的狂可怕气息,他心中却是知道,只怕真的是第二种可能!

    那是处在大陆巅峰的星阵王师的自称!

    而后,他便是看到有两个人影,紧随那个人出现!

    一黑一白,两种极致的颜色!

    那两个少年出现的一瞬间,尧山便是认出了他们的身份!

    手中握着一把银色长剑的,乃是云翊!

    而另一个,手中紧握青黑色长刀的少年…。

    慕凌寒!

    而此时,他们两个都是背对着尧山,看着那天空之上的巨大身影!

    一道亮光,忽然从那人的手中传出!

    尧山心中一惊,立刻看去,那个巨大的身影,竟是一座三人之高的青铜雕像!

    只是此时,它竟是完全像是一个活人一般,动了起来!

    而那一道亮光,正是从他的手中传来!

    正是——破魂镜!

    …

    慕清澜压下胸腹之间翻涌的气息,然而眼中依然带着未曾褪去的震惊之色。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强了!

    虽然一眼看去,不过是一座青铜雕像,但是慕清澜可不会真的以为,它只是一座雕像!

    当它将破魂镜拿在手中,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慕清澜就知道,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这座雕像,或许相当于从那一刻,彻底活过来了!

    最让人心惊的,还是那一句话——

    破魂归,真身复!

    破魂极有可能便是在说着破魂镜,那么真身…

    慕清澜想不到别的解释,她唯一能够想到的,便是尊主真身!

    星阵王师乃是和尊主一般等级的存在,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真身的!

    但是不等慕清澜完全搞清楚这句话的意思,那青铜雕像便是忽然一脚踩在了地上,整个身体飞快的朝着天空之上飞去!

    那简单至极的一跺脚,差点将慕清澜的五脏六腑震碎!

    若非是她肉身力量极强,只怕是那一下,就足以了结了她!

    云翊当下挥剑,将那狂暴的能量波动阻拦在外,纵然是他,想要拦下这力量,也是费了很大的功夫。

    但是两人随后还是立刻跟上,和那青铜雕像两相对峙。

    看着眼前的一切,慕清澜心念电转。

    这破败的宫殿是一直待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以为这是残天道府自己的宫殿,但是现在看来显然并非如此。

    最起码,这个青铜雕像,和残天道府,是没有半点关系的。

    否则,他们当年遭遇灭顶之灾,只要将破魂镜放回他的手中,便是可以召唤他醒来,又怎么会有后来的情况?

    破魂镜似乎一直都在宫殿之外,这青铜雕塑显然想要得到它,但是一直无法做到。

    那一句震天的响声,又在慕清澜的脑海之中回荡!

    …四百八十年!

    难道这青铜雕像,竟是一直等了这么久吗?

    或者,那不是它在等待,而是…

    王岩!

    这个想法一出现,慕清澜便是忍不住浑身汗毛倒竖!

    大殿周围,无数星芒逐渐闪现,最终成了一个星阵的模样!

    慕清澜朝着下面看了一眼,清晰的看到,那大殿竟是被完全笼罩在星阵之内!

    不知为何,这场景看起来,竟是有种莫名的虚幻…

    而随着那星阵的完善,那青铜雕像之上,竟是出现了一道裂缝!

    咔嚓!

    慕清澜立刻警觉的抬头,看到那青铜雕像的手臂之上,竟是隐约有一片巴掌大的青铜剥落!

    咚!

    慕清澜心中像是被什么狠狠敲了一下!脑海之中出现一片嗡嗡之声!

    竟然…剥落了…

    那青铜之下,竟然是一个真正的肉身!

    随着第一块的剥落,那整个身体之上的青铜,都是开始接二连三的落下!

    从手臂,到肩膀,再到脖子…

    最终,全部露出!

    此时,偌大的空间之内,除了慕清澜和云翊,便是只剩下了尧山。

    其他所有人都是被关进了一个个的棺材之内,根本看不到这场景!

    慕清澜毫不怀疑,如果这场景被众人看到,不知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是你们…将破魂归于我手…”

    当身上最后的一片青铜彻底脱落,那个人也终于显露真身!

    那是一张周正的脸,看起来大约三十多岁,五官虽然普通,但是看着却是让人感觉到十分舒服。

    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平和,从他的周身散发而出。

    比较特殊的,是他的眼睛,竟是灰色的。

    然而当他看过来的时候,慕清澜依然感觉自己好像被整个看透了一般。

    她极少会有这种感觉,但是现在,面对这样的顶级强者,她却是根本避无可避。

    双方力量悬殊太大,慕清澜在那双眼睛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竟是连一丝反抗的心思,都未曾生出!

    她像是不受控制一般,微微抬头,看向了他的眼睛。

    两人的视线,顷刻交错。

    “是你…替我夺回了破魂么…”

    那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回荡,慕清澜脑海之中,竟是出现了片刻的混沌。

    她当即心神一震,猛然咬了一口舌尖,让脑子清醒了过来!

    不过只是瞬息之间,慕清澜的后背,竟是出了一身冷汗!

    这个王岩,元神之力竟然如此强大!

    方才那力量将周围的一切都包裹其中,慕清澜竟是完全没有意识到!

    甚至,连自己的思想行动都差点被控制!

    慕清澜微不可查的蹙眉,眸中闪过一抹冷光。

    “那破魂的确是我从残天道府之中得到,但我却并未说过将它归还于你。”

    远处的尧山听到这话,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这小子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现在也已经认出来了,那个人,就是破魂镜的真正的主人——王岩!

    传闻他早已经销声匿迹,大陆之上已经几百年未曾听过他的消息,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在突破的时候走火入魔死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出现了!

    那所谓的青铜雕塑,分明就是他的真身!

    慕凌寒竟然还敢这样放肆?

    然而听到慕清澜的话,王岩的脸上,却是并未露出怒色,反而打量了她好一会儿,才喃喃开口。

    “果然…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天赋果然强横…”

    能让王岩这种等级的强者如此夸赞一句,那天赋肯定不是一般的强横了!

    因为他们自己,就是最强横最天才的存在!

    慕清澜眸色微闪。

    她知道王岩是在说她在星阵师之上的天赋。

    “虽然破魂本来就是我炼制出来的,但是遗失几百年,如今一朝回归,的确是承了你的情…”

    王岩一只手紧握长矛,另一只手则是拿着破魂镜,微微一笑看向慕清澜。

    “今日恩情,王岩铭记。若是你有任何要求,都可以提出来。”

    慕清澜眯了眯眼睛。

    王岩又摇头一笑。

    “我这真身,既然已经醒来,就不能在这里待上太久。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便是。”

    慕清澜微微挑眉。

    “什么都行?”

    “自然。我王岩乃是星阵王师,言出必行。”

    慕清澜嘴角划过一抹恶作剧得逞的笑。

    “既然如此…”

    “你便当我三年保镖!”

    ------题外话------

    啊,终于赶出来了呜呜呜。二月今天终于可以安心参加小伙伴婚礼啦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