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461 一起(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下面似乎是无底深渊,海金沙藤不断的朝着下面蔓延,却还是无法够到底部。

    四周很快便是陷入了一片黑暗,只剩下那淙淙流水之声,越发的清晰。

    身后传来几道破风之声,却是云翊等人都跟了上来。

    慕清澜抿抿唇。

    实际上她下来,一方面是想要搞清楚欧阳茉手上的那个镯子,和天之眼有什么关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雪幽之前的话。

    虽然这里是公认的很危险的地方,但是既然来了,慕清澜并不打算就这样离开。

    能够让雪幽都心生忌惮的地方,她的确是有几分好奇的,更多的,是想要知道,那所谓吞噬了无数强者的力量,到底是来自于哪里。

    这天之眼的直径很大,而越是往下,竟然还越是宽敞。

    不知过了多久,几人的眼前,终于出现了亮光!

    然而这些亮光,却是从周围的石壁之上传来的。

    在那水层之下,石壁之上,竟是镶嵌着一颗一颗的拳头大小的明珠。

    明亮的光辉将周围都照亮,在那一层水流的映衬之下,更是多了几分朦胧的美感。

    一股极淡的香气,弥漫鼻端,瞬间让人身心舒泰。

    慕清澜心中顿时警惕起来——这香气,似乎是燃烧的某种珍惜香料而来。

    如果没有判断错的话,应该是传闻中的七品元兽——甘乌鲵的油脂提取而来。

    这种香料极为难得,对伤势也有着极好的作用。

    等闲人等,是不可能有这种东西的。

    即便是慕清澜自己,也绝对不可能用七品元兽来炼制香料。

    从这之中,就能想象出,在这里的人,过的是何等奢华迷醉的日子。

    终于,海金沙藤似乎触碰到了什么东西,微微一颤。

    慕清澜眼睛一亮,便是加快了速度!朝着下面冲了过去!

    她却是没有发觉,在海金沙藤动的时候,周围的石壁之上,灯光也是微微闪烁了一下。

    …

    中元域某处,重重山峦之间,一座笔直的山峰,伫立其中,格外显眼。

    而那山峰之上,是一片极为广阔而平坦的广场。

    此时,这素来冷清的山峰之上,却是逐渐热闹了起来。

    在广场之上,摆放着五个紫金座椅。

    这里就是五大学院的招生赛最后大决赛的比赛场地——

    大光明顶!

    作为五大学院招生赛的最后决赛场地,大光明顶之上,从几天前就开始布置。

    五大学院招生,每三年才举行一次,而大光明顶,三年之中,也就只有这个时候,才会热闹一些。

    那五把紫金椅子,自然是留给五大学院的院长的。

    只是此时,大决赛尚未开始,所以那五个座椅之上,并没有人。

    然而,就在众人井然有序的安排着一切的时候,广场的另一端,忽然传来一道钟声!

    这一道钟声,悠远绵长,很快便是传遍了整个大光明顶!

    几乎所有人都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满脸惊疑之色的看向那钟声传来的方向。

    “雷音钟竟然响了?那岂不是说明第二轮淘汰赛,已经有人通过了?”

    “可是那比赛不是才刚刚开始吗?时间一共是三天,怎么现在钟声就响了?未免也太快了!”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哪个天赋极强的天才吧…要我说啊,肯定是中元秘境之中得到天级成绩的那几个人之中的某一个,第一个闯过了这一关!”

    “是啊,那几个可都是变态中的变态,我听说那个云翊,在进入中元秘境的时候,本身境界就已经是虚空境了…现在不知更是强悍到了什么地步呢!”

    众人都是倒抽一口冷气,而后摇头苦笑。

    他们也是五大学院之中的学生,但是也不过是早一些来罢了,如今,竟是极有可能连新生也比不过啊…

    而在大光明顶的西南角,有一座空中楼阁,险险伫立在悬崖边缘。

    而此时,那楼阁之中,却是有两位老者,正在下棋。

    听到那钟声,两人都是齐齐一顿,而后看了过去。

    执黑子的老者,穿着一身蓝白袍子,左胸绣着三道水纹,旁边赫然是“南华”二字。

    这人,便是南华学院的院长——司常衣!

    他容貌普通,发须皆白,通身气韵自成一体,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无法言喻的气息。

    “今年的学生,倒是速度够快的。竟是现在就敲响了雷音钟。”

    坐在他对面的老者,一身红袍,左胸绣着一簇火焰,正是东罗学院的院长——火云!

    虽然上了年纪,但是这老者一看便还是通身豪迈气息。

    “哈哈!这也是好事儿啊!那些小崽子们,总算是有几个能看的!”

    司常衣收回视线,笑着将手中的旗子放下:

    “火云,难不成,你就只看得上那几个?那剩下的学生,你就别要了!都留给我们南华学院吧!”

    火云嘿了一声:“就知道你这老小子要打我的主意,告诉你——没门儿!”

    司常衣也早已经习惯他这个样子,不以为意,摇了摇头笑道:

    “要我说,今年的学生,倒是有不少都很不错。每次你都说看不上,结果不还是抢的厉害?”

    火云大手一挥:“要是不抢,难道我们东罗学院都喝西北风去?没有学生,我们干脆也别办喽!”

    他正要将手中的棋子放下,却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看了一眼:“对了,听说赫连烈风,分到你们学院的招生点去了?那小子当初势头可是强劲的很啊…”

    司常衣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哎,你什么人啊,你们东罗学院都有了破瞳和九离了,我们就一个赫连烈风,你难道还想跟我们抢?”

    火云嘿嘿一笑:“说的什么话,先前那只是随即分配的,哪儿能说明他们就一定会选择这个学院?再说,破瞳和九离的名次都是不如赫连烈风。当初那小子可是差一点就要赢了水烟雨,拿到第二了…”

    “你要是真的想要抢人,怎么不去找尧山那老家伙?你可别忘了,云翊可就在他们北圣学院的招生点!”司常衣说着,连忙催促火云走了这一步。

    火云叹了口气,也没什么心思下棋了,随意一放,捋了捋胡子。

    “嘿,真是没想到云翊竟然会来…他又不缺五大学院的这些资源,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不过这到底是一件好事,依我看啊,不用抢,尧山那,他都不会去!”

    “说什么呢。”

    话音刚落,便是有一道带着些微怒意的声音传来。

    两人抬头一看,正有一个人凌空而来。

    他们倒是也不紧张,火云更是哈哈一笑:

    “尧山!老子正说云翊的事儿呢!”

    尧山当然听到他们在讨论这个事儿,进入楼阁之后,冷哼一声。

    “云翊怎么了?你们怎么确定,他不会来我北圣学院?”

    火云看着尧山,笑道:“这云翊要是不来也就算了,他既然来了,那就肯定不会去你们北圣,更加不会去中元!你可别在这装糊涂,当初他为了慕清澜做了些什么,我可都是还记得清清楚楚。他要是最后能选择你们两家,我就把这一盘棋都吃了!哈哈!”

    听到他这话,尧山的脸色更是不太好看。

    “当初是当初,再说,这事上,中元学院的责任最大,再怎么云翊也恼不到我们北圣的头上。”

    司常衣和火云却是对视一眼,齐齐一笑。显然不怎么相信他这话。

    尧山双手负在身后,忽然笑了一声。

    “你们也别不信,不妨告诉你们,我在来之前,已经见过云翊了。他最后选择哪家,想必…”

    “什么?你见过他了?!”

    司常衣的棋子掉落在盒子里,震惊的看了他一眼。

    火云更是眉头一皱:“好啊,尧山你居然敢作弊?!五大学院规定,学院和长老在比赛的时候,不能见学生,你不会忘了吧?”

    尧山姿态悠闲的坐了下来:“我可不算是破坏了规矩,因为那残天道府之内,出现了一些意外,我进去也是不得已。”

    而后,便是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自然,略去了慕凌寒要求王岩做三年保镖而且王岩还答应了的事情。

    不过纵然如此,那两人还是不可避免的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慕凌寒的身上。

    “差点忘了这个杀神也来了…”司常衣此时也是没什么心情下棋了,眉间微蹙,喃喃说道。

    火云却是眯了眯眼睛:“没想到那小子竟然还有胆子回来!?他就不怕我们这次轻易取了他的性命?”

    尧山无语的看了他一眼。

    “慕凌寒要是怕这个,他就不会来!他要不是一直这么胆大妄为,当初也不可能做下那些事儿!”

    司常衣点点头,微微一笑:“尧山说的不无道理。只是…他当初元脉尽毁…怎么又恢复了吗?”

    尧山摇摇头:“这事情我也不清楚,他现在的实力是神魄境中期,但是我觉得他或许真正的实力,比这个还要强一些。最关键的是,那个狂妄的性子,真是一点也没变!”

    想想慕凌寒似笑非笑说对北圣学院没兴趣的样子,他就气的牙痒痒!

    火云问道:“听你这么说,现在云翊和慕凌寒的关系很不错?”

    他想了想,又笑道:“其实也正常。毕竟,他可是慕清澜的哥哥…”

    几人都是沉默了一会儿。

    司常衣叹口气。

    “如果不是她遭遇意外,这第一,还不一定是谁呢…”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有什么好说的?”尧山挥挥手,不想再提这些烦心事儿,“怎么就你们两个?楚俞和封毅那两个还没来?”

    “封毅那家伙,又不是第一次这样,每次都要拖到最后,好像这样就显得他们中元学院格外厉害一样!”火云满脸不屑,“倒是楚俞那边,好像是遇到了点麻烦吧,说是会尽快赶来。他们西灵学院最近这些年,真是没少出事儿,我看这次之后,他们要是再招不到好的学生,只怕是就要跌出五大学院了。”

    “他们自己的事儿,当然得自己解决。”尧山说着,又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不过,学生们也都不是傻的,自然是会选择好一点的学院。我看啊,这次他们的麻烦,可是不小啊…”

    咚!

    正在这时,雷音钟竟是再次响起!

    三人都是一惊。

    “怎么回事?雷音钟不是只会响一次的吗?”

    “不,只有出现了意外情况,才会这样…难道是天之眼那边出现了什么问题?”

    “不应该吧?那里咱们不是已经设下了禁制?他们应该不会闯入那危险地方啊!”

    司常衣忽然问道:“尧山,你方才说,云翊的实力已经到了什么境界?”

    尧山心神一惊:“你的意思是…他破开了那些禁制?!”

    …

    轰轰轰!

    巨大的轰鸣声响起,乱石飞溅!

    一道厚重的石壁,终于破开!

    慕清澜抬起手,黑色藤蔓瞬间收回。

    而同时,其中也掺杂着无数的银线。

    慕清澜松了口气,看了云翊一眼。

    “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