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535 暧昧(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到慕清澜和云翊竟然就这么自顾自的走了,明容和徐扬都是一时没反应过来——这、这就走了?

    可是他们还没有选好去哪家呢?

    “两位师弟…”明容刚开口,慕清澜就回头笑了笑。

    “我们对这些的确是没什么兴趣,所以两位师兄还是请回吧。第五峰里面,时间宝贵,之前耽误了你们三天的时间,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慕清澜说的很客气,但是也很坚决。

    恕我按,也没给两人反驳的时间,就跟着云翊进了小楼。

    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房间里面,明容剩下的话,也就卡在了喉咙里面。

    徐扬皱了皱眉。

    “看来他们真的是不愿意了…”

    他们之前是真的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他们在西灵学院也都待了不少时间了,之前也一直负责招揽新生。在两者之间犹豫的遇到过不少,可是像现在这样,两个都不选的,还是极少数。

    而且他们不是装模作样故作矜持,他们是真的没兴趣。

    但是这两个人,却也不能像是对付一般的新生一样。

    毕竟,一个是大决赛第一,一个是第二。

    别说西灵学院,就算是放眼五大学院,他们两人也肯定是各家争抢的对象。

    看里面没什么动静了,明容摸了摸鼻子,看着徐扬轻哼一声。

    “看来在这里等一个月,也没什么用啊。”

    徐扬也报以冷笑:“给出二级的待遇,你不也是没成功吗?”

    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我看,别说是二级,就算是一级,他们都未必会有这个兴趣。”徐扬继续道。

    明容好一会儿没说话。

    实际上,他心里也隐约有这种感觉。

    慕凌寒似乎对他们不太了解,甚至连他们的身份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两大帮派,会如此拒绝,倒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那个云翊…

    “徐扬,你在这里的时候,有没有跟云翊说过学院里面的情况?”

    徐扬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我倒是没有明说,只是提了那么两句,但是你觉得,他会不知道吗?”

    云翊这个人,看起来神秘莫测,而且根本就看不透,从头到尾,始终气定神闲的样子。

    要说他对学院之中的这些事情完全不知道,是绝对不可能的。

    明容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转身离开。

    反正他们两人明天似乎就出来了,到时候再仔细说说也不迟。

    现在他们对学院之中的很多事情都还不了解,等过一段时间,或许就会有不一样的选择了。

    徐扬看明容离开,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小楼,最终也还是转身离开。

    他也必须回去跟那些人都商量一番了。

    好一会儿,这里终于再次恢复了平静。

    微风拂来,卷起竹帘。

    慕清澜转眸从窗户向外面看去:“他们走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

    她回头看去,却发现云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而后忽然向前倾身,同时伸出了手。

    一股淡淡的冷香,瞬间弥漫鼻端。

    慕清澜一晃神,抬眸看去,却发现云翊的脸已经到了自己眼前!他的手臂,就撑在自己的耳边!

    两人的距离极近!

    他要做什么?

    慕清澜心中一跳,竟是忽然紧张起来。

    “…云翊?你、你想干什么?”

    云翊没说话,只是弯腰凑了过来。

    他眸色深邃,如墨一般。

    慕清澜看着,竟觉得那里面像是有黑洞一般,想要将自己吸进去。

    而他的容颜,也越发靠近。

    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慕清澜根本来不及反应。

    她的手不自觉的抓住了自己的衣服:“你、你不能…”

    云翊低头。

    慕清澜呼吸一滞。

    云翊的脸,从她的脸颊旁边错过。

    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那是云翊在关窗。

    慕清澜心底忽然松了一口气,然而却又有一丝连她自己也不明白的羞恼。

    云翊已经直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我不能怎样?”

    慕清澜说不出话俩。

    如果现在有地缝,她一定会钻进去的!

    她竟然以为、以为…

    “你没事儿靠那么近做什么!?”慕清澜恼羞成怒。

    云翊奇怪的看着她。

    “我当然有事儿。我在关窗啊。”

    慕清澜:“…”

    关窗你就好好关啊!为什么非要和她靠的这么近!

    刚才他的脸,差一点就要蹭到她了好吗!?

    “你关什么窗户?!”

    云翊眉峰微挑:

    “晚上风凉,我自然要关窗。”

    如果可以,慕清澜真的很想一拳打过去——风凉?!云大少主竟然也会说这种话?傻子都不会信的好吗!?

    冰天雪地他都不会觉得冷,何况这种?

    似乎是觉察到慕清澜的情绪波动,云翊凑近了一些,偏着头看了慕清澜一眼。

    “你在生气?我不过是关个窗户而已啊。”

    慕清澜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气极反笑:“我有什么好生气的?这是你的地方,想做什么自然你说了算。”

    云翊竟然认真的点点头。

    “不错。”

    这个觉悟很好。

    慕清澜一时也搞不清楚云翊在说什么不错,干脆也就不接话。

    “若是不关窗户,随便被什么人看到,就不好了。”

    云翊不咸不淡的说道。

    慕清澜的脸上“腾”地一下燃烧起来!

    他这是在说…她?

    慕清澜的声音不由得心虚了起来。

    “这地方这么偏僻,怎么会有人来看你?再说,你有什么好看的?”

    云翊淡笑一声。

    “以防万一罢了。”

    说完,终于后退了几步离开。

    那种莫名的压迫感终于消失,慕清澜心底骤然松了一口气。

    但是这口气还没完全吐出来,就又噎在了喉咙里,卡的她不上不下,猛地一震咳嗽。

    “咳咳!云、云翊!你、咳咳!你做什么!?”

    云翊竟然在解腰带?!

    虽然是侧着身子,而且外面天色已经黑了,但是这还是能看得清的好吧?!

    听到慕清澜的话,云翊动作没停,直到将腰带完全解开了之后,才终于轻飘飘的看了慕清澜一眼。

    “我在做什么,你看不到吗?”

    慕清澜:“…”

    现在是看到看不到的问题吗?!

    “不是,你脱衣服做什么…”

    “天色已晚,自然是要脱得。”

    慕清澜竟然无言以对。

    她的目光终于还是不自觉的落在了云翊的身上。

    实际上,虽然松开了白玉带,但他的衣服只是松开了而已,并未完全解开。

    所以,也什么都看不到。

    慕清澜眼前一片白衣胜雪。

    慕清澜心底一道劲瘦腰身。

    她想将脑海之中的那个背影挥散,结果发现竟然越发清晰了。

    而且总是要掉不掉的…当时也只是看了一个背影…

    “你叫我来不是要帮你护法的吗?”慕清澜终于艰难拉回了一丝理智,“时间宝贵,我可不是来这里看你脱衣服的。”

    说着,她冷笑一声:

    “想必有不少女子都很想进来看一看呢。”

    云翊的手已经在解领扣,随意一动,衣领就散开来。

    慕清澜随意一瞥,就看到了一道锁骨。

    大男人,要这么好看的锁骨有什么用…

    慕清澜忍不住心中腹诽,然而却没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粘在上面了。

    云翊动作一顿。

    “哦?”

    他声音低低,在昏暗的房间之内,忽然就多了几分绵长。

    “不少女子都很想看?”

    慕清澜冷哼。

    “行了,知道你云大少主会招蜂引蝶了。不过这里现在也没有女人,你就是想让她们看,也没人能看到。”

    云翊忍不住唇角微微勾起。

    这话说的真是阴阳怪气,冷醋乱飞啊…

    “放心,这里只有你能看。”

    云翊云淡风轻的留下一句话。

    慕清澜忽然就风中凌乱了——只有她能看?

    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奇怪呢?

    “哎,我说——”

    慕清澜的话卡在了喉咙里,因为这短短的时间,云翊竟然已经将外面的那一层白袍脱掉了!

    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云翊,慕清澜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云大少主的里衣,真的很薄啊…

    虽然很是宽松,但是…风拂来,这也跟不穿差不多了吧…

    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云翊的手竟然伸向了自己里衣的领子!

    慕清澜:“…”等等!

    这两个字没喊出来,云大少主的上衣已经脱掉了。

    慕清澜:“…”算了,不用等了,就这么看吧!

    慕清澜摸了摸鼻子。

    反正吃亏的不是她,看就看!谁怕谁!

    正好之前没看清前面,现在正好可以看!

    她这么看着看着,目光就逐渐往下走去。

    锁骨真好看啊…

    胸肌也好看啊…

    腹肌更是线条分明…一块两块…竟然是八块啊…

    那腰侧的好像是人鱼线?

    也很好看啊…可惜下面穿着衣服,那两道人鱼线就顺畅的下滑而去,看不到了…

    “过来。”

    正在这时,清冷的声音传来。慕清澜猛然惊醒,抬头看去。

    “啊?”

    此时天色昏沉,一切都逐渐消褪了颜色,陷入黑暗的轮廓之中,唯有小楼前的一盏灯,有昏黄温暖的光,映照而来,剪裁出他完美的身影。

    纵然此时这般模样,依然清冷尊贵,如同谪仙。

    只那双如墨的深邃眸中,悠悠荡荡似有波光,要将人一点点包围。

    慕清澜眼中的云翊,就是如此人间绝色。

    然而她不知道,猛然惊醒抬头的一瞬间,少女白皙的容颜之上,一片淡淡绯红,是怎样的荡漾人心。

    总是如同星子耀眼的眸中,更是带着未曾来得及褪去的贪恋和暧昧,大胆和羞涩。

    她是矛盾的。

    也是最美的。

    ------题外话------

    忍不住先更新哈哈,后面还在难产,二月要继续努力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