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586 若我早知会爱上你(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静默。

    慕清澜能够听到自己低语的声音,也能听到身后云翊轻微的呼吸。

    四周的冰流缓缓涌动,然而慕清澜却是在这安静的氛围之中,感到越发的紧张。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担心什么。

    可是好像,莫名的就有些心虚了起来。

    停顿了好一会儿,见云翊还是没有动静,慕清澜忍不住唇瓣轻抿。

    ——他生气了?

    是了,换做任何人,只怕都是会生气的吧?

    从他们再次相遇,到现在,中间无数次,他曾经问过她的身份,甚至在倾天塔之中,他曾近那样肯定的喊出她的名字。

    可是每一次,她都是否认了。

    甚至,在帝都的时候,他终于坦诚自己的心意。

    他将自己的所有,全部剖开给她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可是她呢?

    她一直在躲避,在迂回,在徘徊。

    慕清澜的唇瓣微微颤抖,而后闭了闭眼。

    如果是她,遭受这样多的愚弄,绝对不会只是一句生气,就能了结的。

    云翊是那样骄傲的人,如今的这一切,他又会是怎样的心情?

    他又会怎么看待她?

    云翊迟迟不说话,甚至连一丝动静都没有,竟是逐渐让慕清澜心中生出了一丝慌张,还有无法遮掩的酸涩。

    如果是以前的她,潇洒恣意,就算是被揭穿了真正的面目,大不了也就一笑了之,挥挥手走人。

    可现在不行。

    因为她已经走不了了。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也会心生惧意——她真的很担心,回头之后,会看到云翊淡漠而冰冷的容色。

    不说云翊会不会恼羞成怒,从此和她一刀两断,再不相见,就算是他生气,她现在想想,也觉得心中疼惜又愧疚。

    一切,都不过是因为如今的心境,早已经和当初不同罢了。

    慕清澜深吸一口气,唇角勾起一抹苦笑。

    她不知道这份感情是从何而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已经将云翊放在了心中这样重要的位置。

    重要到,她终于再舍不得他受到任何的苦痛折磨。

    她想要问问他,但是又怕一开口,就得到不想听到的答案。

    忽然,身后的云翊靠近了一点,慕清澜心中一动,随后就感觉到身上披上了一层衣服。

    “先穿好衣服再说吧。”

    云翊淡淡开口,声线是一如既往的冷清。

    慕清澜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低头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她就猛然僵住,脸上“腾”的一下,似乎有火焰燃烧起来!灼热滚烫!

    她竟然忘了,自己的衣服之前已经被烧了个干干净净!

    虽然有着朱雀之火的遮掩,但是、但是!

    云翊的手,刚刚似乎是直接放在了她的腰上的吧?

    她就说怎么一直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可是刚才发生的事情太多,她的心思都放在了别处,根本就忘记了自己身上是没穿衣服的!

    慕清澜的脸,红的几乎能滴出血来!

    她从来没有一刻,如同此时这样窘迫!

    就算是之前,为了打消云翊的怀疑,她曾经故意藏身在湖泊之中,浑身湿透的站在他身前。

    可是那时候,她是扮作了哥哥的样子,而且好歹她也是穿着衣服的啊!

    慕清澜更加不敢回头了。

    她甚至想要撕开这结界,立刻离开!离云翊远远的!

    云翊却似乎并不在意,淡淡道:

    “放心,我什么都没看到。”

    慕清澜欲哭无泪。

    你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你摸了啊!

    朱雀之火虽然能够阻拦视线,可是云翊伸靠近的时候,可是相当于不存在的啊!

    慕清澜有一瞬间,想要直接装昏过去,不必面对如此尴尬的情况!

    身后忽然传来云翊的脚步声,似乎是后退了几步。

    慕清澜咬咬牙,终于回头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云翊已经转过身去。

    云翊性格素来冷清寡淡,的确不是会占人便宜之人…不过他们两人之间这样,还真是说不准是谁占了便宜…

    慕清澜咳嗽一声,勉强拉回自己的理智,连忙打算换上衣服。

    好在云翊递过来的,也是一件黑色的男装。

    慕清澜心中松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摸向了自己右边的肩膀。

    有一股微微灼烧的感觉。

    竟然露出了真身…想来是之前遭受冲击的时候,不小心破开了。

    慕清澜元神内视,检查了一番,发现恢复还是需要一段时间。

    无奈叹了口气,却也只能认命的把衣服换上。

    奇怪的是,这衣服竟然很是合身,而且料子似乎是和云翊身上的白衣是一样的。

    慕清澜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云翊这人向来只穿白色,怎么会随身带着黑色的衣服?

    而且,他和她的身高差距蛮大,怎么会带着她正好合适的衣服?

    但是现在,问这个,似乎也不太合适。

    云翊手负身后,脊背挺直,简单的站在那里,便是周身自成气韵。

    慕清澜轻咳一声。

    云翊转过身来。

    慕清澜的心忍不住提了起来,像是被什么用力攥紧。

    她太久没有这样子出现在云翊的面前,所以一时之间,竟是有些不适应。

    云翊眸光如水,轻轻缓缓从她身上流淌而过。

    从上到下,从左到右。

    似乎每一个地方,他都看的格外认真,但是眼中,却又是一片深邃,让人根本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一些什么。

    慕清澜原本就心虚,想到自己这样被他看着,更是浑身不自在起来。

    但是,心底深处,却又有着一股淡淡的轻松。

    再也不必在他面前辛苦的伪装,也不必担心他会知道什么,这种感觉,似乎也挺好。

    好一会儿,云翊才最终看向了她的眼睛,开了口。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但是在慕清澜听来,却是沁了一丝凉意。

    “若是早就想坦白,又怎会等到今日?”

    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只是在说着一件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

    慕清澜心中像是被什么用力一拧,微微酸涩。

    “我、我没有骗你。之前在第五峰之上的时候,我说有事情要和你说,谁知道突然被赫连烈风打断…还有刚才,在太极谷之中,你要我走的时候,我也是准备说的…”

    “但你最终什么都没有说,不是吗?”云翊淡淡的看着她,语气却笃定,“你若是想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你若不想说,天时地利人和都不行。”

    慕清澜无言以对。

    因为她自己也知道,云翊说的不无道理。

    这个事情,说来简单,的确只是一句话就能说出来。

    但是,真的只是一句话那么简单吗?

    她身上背负太多,所以她从来没有动过这方面的心思。

    甚至在一开始知道云翊的心思之后,她第一反应也是一定要离他远远的。

    那时候,爹娘冤死,哥哥殒命,她连一刻都不敢多休息,只想要查清一切,让真相大白!

    她只有自己,要对付帝都之中那么多豺狼虎豹,又哪里敢将心思分散?

    何况云翊背景复杂,来历神秘,不用想也知道,一旦她选择和云翊在一起,那么肯定会让所有的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所以她隐藏、欺瞒、躲避。

    可是躲来躲去,兜兜转转,她还是陷了进去。

    在她不知不觉的时候,在她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终于还是无可救药的沉沦。

    她知道自己对云翊辜负了太多,但是她又何尝好过?

    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打算将一切都坦白。

    这个秘密对她而言,不只是一个身份的秘密那么简单,那还代表着她所有的心思,所有的坦诚,所有的诚挚,所有的…

    爱意。

    谁也不知道,在失去了所有至亲之后,她能够再次打开心扉,容纳一个人,有多么的困难。

    可是这些,她却是都说不出来,只是不断的在心底徘徊。

    一遍遍,一次次。

    云翊他,又是否懂得?

    迎着云翊深邃的眼眸,慕清澜忽然笑了起来。

    只是这一笑,眼角眉梢,却都带着一丝无法描述的酸涩和无奈。

    “…所以,你生气了吗?”

    她问完,又低头一笑。

    “这个问题太蠢了。遇到这样的事情,谁不会生气呢?”

    她深吸一口气,鼓足了所有的勇气,认真的看着他,语气却是小心翼翼。

    “…其实我想问的是…你现在,后悔了吗?你曾经说过的那些话,如今,还作数吗?”

    云翊忽然上前。

    他步伐轻缓,然而每一步,都像是从慕清澜的心脏之上经过。

    她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然而眼睛还是看着他。

    他一步步逼近,慕清澜紧张不已,却不肯后退一步,看着他走来。

    终于,云翊在她身前停下。

    二人之间的距离,极近。

    近到,慕清澜的鼻尖,已经快要蹭到他的胸前。

    她微微仰头,两人之间,甚至呼吸可闻。

    云翊忽然俯下身来,低头靠近。

    慕清澜心中微惊,云翊却已经盯着她的眼睛,嗓音低沉的开口:

    “我说过许多话,不知你是指的哪一句?嗯?”

    他说话的时候,温热的气息就喷洒在慕清澜的脸上。

    慕清澜感觉自己的脸,又开始发烫了。

    他是故意的!

    他怎么会不知道她问的是哪一句!?

    慕清澜心中一时间竟是忽然生出一股小小的怒意来。

    她仰着脸,毫不退让。

    既然他敢问,她就敢说!

    “自然是在帝都的时候,你说,你钟意我,爱慕我,怜惜我,从以前到现在,从现在,到将来!你还说,要为我守寡一辈子!”

    她可是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他说出那样的话,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赖账的!

    她轻笑一声,眼中忽然浮现一丝恶作剧得逞一般的笑意,看着他,一字一句说道:

    “每一个字,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云翊挑了挑眉。

    “哦?我说过这样的话?除了你我,有其他人能证明吗?”

    慕清澜瞬间傻了眼。

    这、这种事情怎么证明!?

    难道他真的生气了,后悔了,不想承认了?

    他怎么能这样!?

    慕清澜忍不住说道:“反正你说过!你休想抵赖!不管你现在怎么想,当初的这些,你都是要承认的!”

    云翊神色波澜不惊,语气云淡风轻。

    “当时是当时,现在是现在。我说了那样的话,你却依然隐瞒到现在。若不是今天发生意外,你又想骗我到什么时候?也或许,此生你都不打算告诉我,平白让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他语调缓慢,忽然抬手,轻轻从慕清澜的脸颊拂过。

    他的动作小心又谨慎,像是在抚摸着一件无价珍宝,盯着她如墨玉般的眼睛,拇指轻轻按在了她柔软的唇瓣之上。

    “你已经骗了我那么多次,你说你不舍得让我守寡一辈子,我又如何知道,这一次,你说的是真是假?”

    慕清澜急道:

    “如果我早知道会爱上你,当初又怎么舍得骗你那么多——唔!”

    她的话没有说完,唇瓣已经被轻易含住。

    他终于不能克制,滚烫的吻,铺天盖地落下。

    无论曾经受过怎样的磋磨和苦痛,有这一句。

    足矣。

    ------题外话------

    其实在要不要此时坦白之间,犹豫了很久。不想是因为如果坦白,那么简介再次作废,有趣的小场景就看不着了,想是因为,大家似乎也已经看不下去小云子继续这样受苦,想来想去,之前所受一切已经足够多,如今这一切,自然也是值得。所以,咳咳,简介什么的,随它去吧!爱才是真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