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587 只因为是你(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的一只手臂手紧紧箍住她的腰,用力按向自己,身体相贴,另一只手,则是捧着她的脸,不允许她后退。

    慕清澜无法挣脱,只能仰着头,被迫承受他所给予的一切。

    他含住她的唇,厮磨啮咬。

    慕清澜尚未反应过来,便是感觉到他张开了唇。

    她心中一颤,感觉到他前所未有的气势汹涌。

    他的手在她腰间摩擦,掌心滚烫。

    两人紧紧相贴,慕清澜整个人都已经被扣在他怀中,从上到下似乎都要燃烧起来。

    然而他似乎有些不耐,见慕清澜似乎还在愣怔,便是用力咬了一下她的唇瓣。

    一阵细微的刺痛传来,慕清澜眉间微蹙,却终于牙关轻启。

    有人攻城略地,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有人城门失守,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她唇瓣之上的血,尚未流出,便已经染上了另一人的唇齿,轻易吞噬。

    慕清澜从未想过,素来冷心寡情的云翊,竟然也会如此强势狂躁。

    周围很是安静。

    安静到,只能听到暧昧的水声。

    慕清澜脸忽然有些发热,两只手抵在云翊的胸前,稍微用力了一下,想要他克制一下

    “云…你…等等…”

    简单的一句话,也说不完整了。

    云翊知道她想要说什么,可是,他不想听。

    他克制已经太久,经历无数漫漫日夜的煎熬,终于等到这一天,他怎么可能克制?

    何况,听到她的那句话,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她的声音,在他的唇齿之间被揉碎,呼吸也被掠夺,所以这只言片语,便成了短促而暧昧的嘤咛。

    云翊觉得很热。

    浑身上下都很热。

    她这样娇小,柔软,香甜,轻易就将他心底最深处的渴望唤起。

    他的手有些难耐的在她腰间揉来搓去,恨不得将人揉碎在自己的骨血之中。

    慕清澜本想挣开,然而最终,还是心中一软。

    他这是,要将以往的一切,都发泄出来吗?

    无论是何种心情,她知道,他都隐忍了太久。

    慕清澜终于忍不住看了他一眼,竟是能看到他的眉间微蹙,睫毛微颤,像是带着失而复得的庆幸,又像带着生怕失去的担忧。

    慕清澜心中一疼。

    她此时,已经明白,刚才的一切,其实都是他故意的。

    为的,应该就是希望她能够亲口承认自己的心意吧?

    她到底是曾怎样伤过他的心,才让他这样骄傲的人,也会患得患失?

    慕清澜眼底一热,闭上眼睛,抓住了他胸前的衣襟,更靠近了他一些。

    云翊心中一震。

    为她的主动靠近,为她的热烈回应。

    在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只是这样简单的回环往复,也仿佛能够缠绵到底。

    过了好一会儿,云翊终于放过她,稍微退开了一些,呼吸急促而粗重。

    他闭了闭眼。

    必须要停下了。

    不然再过一会儿,他可能真的停不下来了。

    慕清澜仰头看着他,心中一笑。

    想到之前的事情,她又皱了皱鼻子,轻哼一声。

    总不能什么事情都总是如他的愿吧?

    不让云大少主吃点苦头,她这以后的日子,岂不是都要被踩在脚下?

    慕清澜眼眸一转,唇角便是扬起了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来。

    “云翊…”

    她一开口,声音细软嘤咛,连自己也吓了一跳,连忙收了声。

    云翊睁开眼看着她,拇指在她的唇瓣之上慢慢摩擦,眸色又深。

    或许是因为太用力,她原本就如同花瓣一样微微嘟起却有些苍白的唇,此时一片红润,水泽津津。

    他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呼吸,又重了一些。

    有个词叫做浅尝辄止。

    可还有个词叫食髓知味。

    云翊以前还觉得,前一个词挺好的,比如在九戈城主府的那一次。

    可现在他觉得很后悔。

    有些滋味,当真是…

    他连忙打住,让自己不要再乱想,不然真是控制不了了。

    但是慕清澜却不想就这样放过他。

    于是,她忽然将手臂抽出,下一刻,便搂住了云翊的脖子,整个人靠近,半挂在他身上。

    咫尺之距。

    云翊浑身一僵。

    他能控制自己后退,却不能阻拦她靠近。

    慕清澜凑近几分,似是有些委屈,舔了舔唇,低声道:

    “云翊,好像肿了…”

    她黛眉微蹙,眼中像是有一汪碧水摇摇晃晃,动人心魄,声音甜软,微微拉长的尾音,更像是在云翊心弦之上,轻轻扫过。

    云翊的心神,已经被她夺走。

    舌尖轻扫,红唇润泽,好像…真的有点肿…

    云翊整个身体都不受控制的紧绷起来。

    他低头凑上去,轻轻亲了一下。

    “无碍,很快就好的。”

    他不敢再孟浪,然而慕清澜却不肯就此罢休。

    她神色越发的委屈,灼热滚烫的呼吸,都落在云翊的脖颈之上。

    “可是…麻了…”

    云翊不明所以,慕清澜便眨了眨眼,似是嗔怒,吐了吐舌。

    “让你不要那么用力啊…”

    这一声看似责怪,实际上却温声软语,带着撒娇的意味。

    云翊何曾见过这样的她?

    她只一句告白,他便是缴械投降,不舍得再逗弄,何况现在,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是只有他能见到的美景,他如何能忍得住?

    胸腹之间像是有什么在疯狂涌动,滚烫不已。

    他在她腰间的手臂,忍不住再次收紧。

    慕清澜觉得自己的腰都要断了。

    她扭了一下:“疼…”

    这轻轻一扭动,云翊就感觉脑海之中,一根弦突然断开!

    “蹭”的一声,整个人都忽然燃烧了起来!

    他的手忽然向前,触碰到了慕清澜的腰带。

    轻轻一扣,衣服便是松开来。

    精致细腻的锁骨,突然出现在眼前。

    再往下,隐约可见一抹腻雪。

    他眸色深不见底,同时,俯身便要再吻。

    然而慕清澜却忽然后仰,竖起手指,挡在了云翊的唇上。

    云翊这才拉回了一丝理智。

    不行,她还不到十五岁…

    他不能。

    他终于将她紧紧抱入怀中,下巴抵在她的肩窝。

    “别动。一会儿就好。”

    慕清澜心中玩闹的心思,忽然淡去。

    听着他努力平息呼吸的声音,还有快速跳动的心跳声,慕清澜眨了眨眼,伸出手将他抱住。

    二人就这样静静相拥,没有人说话,一切都很安静,也很美好。

    过了一会儿,云翊深吸一口气,终于后退,而后伸出手,将她的衣服拉拢好,将腰带扣好。

    他的动作很慢,却很细致。

    仿佛他眼前是天下最珍贵的宝贝,而他所做的事情,也是最值得认真的事情。

    虽然他的身体依然紧绷,甚至呼吸还带着滚烫的温度,但眸中却已经恢复了清明之色。

    慕清澜看着他,心中忽然涌出一丝莫名的暖流来。

    她说不清那是什么,却感觉整个人都熨帖了。

    本想逗逗他,却没想到…

    云翊将她的衣服整理好,又抬眸看向她,而后将她有些凌乱的头发理好。

    慕清澜从来没有想过,云翊这样的人,也会做这样的事情。

    服侍别人穿衣,甚至梳理头发。

    这些事情小的不能再小,甚至稍微有一些身份的人,都不会自己去做这些。

    可是,他的动作行云流水,一切都仿佛自然至极。

    慕清澜忽然握住他的手。

    这双手,可翻云覆雨,运筹帷幄,也可为她梳妆,细致入微。

    她唇角忽然勾起,眉眼弯弯。

    “早知道会有这样的待遇,我必定会早些同你坦白的。”

    云翊知她开玩笑,便也挑了挑眉。

    “现在你还小,还有很多,以后你慢慢都会知道。”

    不知怎的,慕清澜竟是忽然听得脸上一热。

    “那你不生气了?”

    云翊看着她的眼睛。

    “比起你的欺骗,我更庆幸你还活着。”

    慕清澜心中像是被什么柔软的撞了一下。

    一瞬间,竟是有种拨开乌云终见月的感觉。

    以前的种种,此时想来,竟是都有些可笑。

    她轻轻叹了口气。

    “是我的错。”

    “我看轻了你对我的感情,也看轻了我自己。”

    在这一刻,她忽然明白,其实,只要她坚定的相信他的爱意,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云翊摇头。

    “我知道你心中顾虑颇多,所以愿意等。等一天也是等,等一年也是等,等一辈子,也是等。在我看来,没有区别。”

    如果不是慕清澜,他或许永远也不知道,爱上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

    日子平淡乏味,他永远高高在上,却也永远孤苦无依。

    因为一个人的出现,懂得贪嗔痴念,懂得喜怒哀乐,懂得相思,懂得付出和给予。

    慕清澜听得心中一震,看着他的眼睛,里面映出两个小小的自己。

    她似是有些呆呆的低声问道:

    “为什么是我呢…”

    是啊,为什么是她呢?

    这个问题,云翊自己也想过。

    论美貌,他见过无数绝色美人。

    论天资,他见过无数顶尖天才。

    论家世,慕清澜更是排不上号。

    可是,偏偏就是她。

    因为她,觉得眉眼弯弯是最动人。

    因为她,觉得狡猾放恣是最开怀。

    因为她,觉得或潇洒,或狡黠,或机敏,或张狂,都很好。

    爱情从来没有原因。

    它来的毫无征兆,也让人无法拒绝,只能当做上天的恩赐,珍而重之。

    “不为什么。”

    他说道。

    “只因为是你。”

    ------题外话------

    一百七十万字,终于第一次开车!二月君拿着驾照十分激动!而且十分羞涩!最后云翊说的,也是我想说的。很多人问,为何云翊会喜欢她,难道是受虐狂,被骗被耍还要喜欢?我只说一句:对!就是受虐狂!为一个她,甘愿成为受虐狂!他愿意!

    当然,二月君也很愿意。

    先去吃个饭,三更大约十点半惹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