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608 什么也没有(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慕清澜一行人在葱郁的树林之中前行。

    此时日光灿烂,阳光穿过树叶,在地上留下斑斓的影子。

    四周一片安静,几人走过,也并未引起任何的动静。

    慕清澜不由得在心中暗暗感叹,云翊不愧背景强大,随手就能拿出这样的元器,将他们身上的波动完美遮掩。

    只要不是正眼看到,相信他们是不会引起周围人的注意的。

    于是,几人就这样快速向前。

    前面那一道波动的力量,时强时弱。

    然而,走了没多久,破瞳却是忽然站定,看向了旁边的某个方向,神色微冷。

    看到他这般神色,慕清澜心中一动,已经猜到了什么。

    “有什么异常吗?”

    破瞳点点头。

    “那边有很浓重的血腥味。”

    顿了顿,他又道:“人的。”

    几人都是跟着停了下来,隐约觉察到了什么。

    能让破瞳神色这样凝重,必定不同寻常。

    南宫浔闻了闻,有些诧异的开口:

    “血腥气?我怎么一点也没闻到?”

    而且,破瞳还说是很浓重的味道,可是他一点也咩感觉到啊。

    赫连烈风抱着剑,上下打量了破瞳一番,意味深长的说道:

    “原来那个关于你的传言是真的。你果然有着非同一般的嗅觉。”

    破瞳神色不变,没说话。

    实际上,真正知道这件事情的人的确不多,但是不少人却都是听过这个传言。

    赫连烈风一开始也只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直到今天,才知道这是真的。

    这就不难解释,为何破瞳年龄小,实力也不算最强,后来更是孤身一人,却也能够在中元秘境之中活到最后了。

    有这样的天赋,不知能避开多少潜在的危险。

    慕清澜眉心微蹙。

    一般破瞳露出这样的神色,就证明麻烦不小。

    就算现在还没到他们眼前,但是…起码证明这里也存在着极大的危险!

    说不定下一个,就会轮到他们!

    南宫浔看了看几人的神色,也隐约猜到了什么,忍不住道:

    “那咱们…快些走?”

    这地方既然存在危险,那就赶紧离开才是啊!

    可事情如果真的这样简单就好了。

    因为破瞳又看向了另一个方向!

    “那边也有。”

    众人心中一惊。

    不止一处发生了事情?

    可是这里毕竟是学院之内的第七峰,就算是为了抢夺王旗,也不必要闹得太厉害吧?

    然而看破瞳这样子,分明是爆发了极为惨烈的争斗,否则也不会有着那样浓重的血腥气息。

    正在此时,又有一道无形的锋利的气息,朝着几人刺来!

    比起之前那一道,这次的分明靠近了许多,也清楚了许多!

    赫连烈风陡然拔剑,飞身而起,朝着那一道剑气直直刺去!

    在这些人之中,除了云翊,便是赫连烈风在剑道之上的参悟最深。

    之前觉察到这第七峰之上,存在着奇诡的剑气的时候,他便已经心生疑惑,所以此时,干脆利落的出手!

    铿!

    他的黑剑在半空之上同样飞出一道剑气,和那一道波动,迅猛而精准的撞击到了一起!

    慕清澜只感觉一阵剧烈的撞击波动传来!耳中一阵嗡鸣!

    然而当她仔细看去的时候,却是忽然发觉,那一道无形的剑气,竟是忽然将赫连烈风的剑气吞噬,而后无声消散!

    一切的动静,顷刻间平息!

    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轻易将所有的波动度掩盖!

    正打算继续出击的赫连烈风愣住了,手中的剑,竟是无处安放。

    而其他人,也都是满心疑惑。

    “这…”赫连烈风有些失神,“这么近我都没感觉到剑气之源…而且,这剑气竟然凭空消失了…”

    他修炼剑道多年,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云翊,眉眼之前神色凝重。

    云翊却是并未说话,神色专注,仿佛在听着什么。

    下一刻,他手中也忽然出现了那把银剑!

    而后,他身形一动,无比迅速的刺出一剑!

    锋利的剑气,顷刻飞向虚空!

    就在几人疑惑的时候,云翊的剑气所指向的方向,竟是又出现了一道无形的波动!

    二者相击,轰然一声!

    这次,云翊的剑气并未被吞噬,大约是因为率先占据了主动,所以双方的剑气,在猛烈的撞击之后,便是顷刻消散!

    周围的树干之上,瞬间出现了无数道剑痕!

    无数树叶纷纷落下。

    只此一击,威力可见一斑!

    赫连烈风震惊问道:“你竟是能预测到那些剑气的轨迹了?难道你觉察到了剑气之源?”

    云翊淡声道:“尚未。”

    然而在赫连烈风脸上露出遗憾之色的时候,却又道:

    “但,大约已经可以猜到。”

    赫连烈风又抬眼看向他,目光之中难掩惊异。

    他正想要再问两句,却见云翊眸色微凝,而后回头看去!

    几乎是同时,破瞳也开了口。

    “有人来了!”

    慕清澜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葱郁的树林之中,到处是粗壮的树枝,延伸的枝杈,根本看不到人影。

    甚至,连一动气息都没有。

    但是既然云翊和破瞳都已经有所觉察,就证明绝对不会错了!

    慕清澜低声问道:“来人实力如何?”

    破瞳闻言,看了过来:

    “有好几个人,而且似乎都受了伤。”

    又是受了伤的!

    慕清澜心中微微一动,不知为何,听破瞳说了之后,再联想到他之前看的那两个方向,也都是有着血腥气息,她总会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云翊忽然道:

    “他们身后,还有一批人。”

    慕清澜看向他:“你是说,后面有人在追杀前面的人?”

    云翊点点头。

    “前面的那几个人受了伤,而且境界不是后面那几个人的对手。”

    也就是说,用不了多久,那些人就会被解决了。

    可是…

    “那些人到底是谁,被追杀的人又是谁?现在是年中考核,所有人都在争抢王旗,打赢已经足够,为何要追杀?”

    而且看破瞳的反应,那些人的状况,应该是比较惨烈的。

    云翊道:“要么是仇杀,要么…就是和王旗有关。”

    慕清澜心中也在思索。

    是了,要么那些人是早就有了矛盾,想要借此机会报仇,但这的确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毕竟年中考核乃是学院的大事,长老们都在外面等待,如果真的闹得太厉害,只怕不好处理。

    就连慕清澜,刚才看似想要了那个男人的性命,但其实也不过是吓唬那些人罢了。

    她的刀锋划破的位置非常巧妙,就算是流血,只要能掌握好分寸,也不会有太过严重的危险。

    毕竟那些人也不值得她如此费心,要了他们的性命,没有好处不说,反而还会惹来一些麻烦。

    所以慕清澜刚才的那些行为,也不过是为了震慑他们。

    但是现在这些,却明显不是这样。

    “那咱们要不要避一避?”

    南宫浔咧嘴一笑,露出尖尖的虎牙来。

    “看一场好戏再走,也不迟不是?”

    慕清澜心中其实也是这个想法。

    如果那些人是仇杀也就算了,如果真是和王旗有关系…

    坐享渔翁之利,也未尝不可。

    …

    寂静的树林之中,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快速传来。

    几个人浑身带血的狼狈逃窜,一边奔跑,一边不断的向后看去。

    他们脸上满是惊慌之色,显然对身后的人,充满畏惧。

    而从他们身上的伤势,也就不难看出,他们为何会是这样的状态了。

    “快!追上他们!”

    “哈,这几个人跑的倒是挺快,都已经伤成这样了,竟然还能支撑这么久!”

    “那又如何?他们马上就要不行了。呵,强弩之末罢了。”

    几道男人的声音传来。

    而后,数道身影,快速掠过!出现在树林之中!

    他们身上的气息,明显比那几个受伤的人强许多,双方力量悬殊,很快,这些人就追了上去,并且将那几个人围了起来。

    “还能跑到哪儿去?这偌大的山林,只怕你们还没跑出去,身上的血就已经流尽了吧?”

    领头的一个年轻男人,左边眉峰出现了一道断痕,原本只算是寻常的容貌,顷刻多了几分凶悍气息。

    而其他几个男人闻言,也是纷纷调侃。

    “林哥,话不能这么说,好歹今年也是师弟们第一次参加年终考核,咱们还是得客气点的。”

    “有什么好客气的?第一次参加又怎么样?就因为是第一次,所以咱们才要好好教教他们!”

    “我记得,你是之前在第三峰的时候,出战的新生中的一个人吧?听说当时你就输了,现在看来,果然不怎么样。”

    几个男人都哄笑起来。

    “那不过是下面的一些人逗逗他们玩儿罢了,这些新生竟然以为自己了不起了,真是可笑!”

    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少年脸色涨红,拳头逐渐收紧。

    “行了,别和他们废话了,办正事要紧。”

    领头的男人发了话。

    场中的笑声逐渐小了下去,气氛变得僵冷起来!

    最前面的少年握紧拳头,咬牙说道:

    “再说一次,我们身上,什么也没有!”

    ------题外话------

    抱歉,写的太折磨了。第三更十点左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