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672 速归(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天玄门其实是谢之凡一手创建,不过这一年他一直在第六峰闭关修炼,极少出来,所以基本上已经不再管理天玄门之中的事务。

    甚至在更早的时候,他就已经因为忙着自己的修炼等等其他事情,将权利分散下去,让手下的一些人共同管理天玄门。

    没想到,短短时间,竟然就已经形成了这样乱糟糟的风气!

    吴振见谢之凡如此震怒,也是吃了一惊。

    先前宣布第一名是云翊的时候,谢之凡都不过是淡淡一笑,谁能想到他随意提了这一嘴,竟是就让谢之凡恼怒了起来!

    吴振心中叫苦不迭,若是他早就猜到,肯定会晚一些说,或者,换一个婉转一些的方式,怎么也不会这样赤裸裸的将一切都坦诚在谢之凡的眼前啊!

    “谢哥!谢哥你等等我!谢哥!“

    吴振紧随其后,连连呼喊,本想劝慰几句,但刚刚追上去觉察谢之凡周身翻涌的怒意,立刻就怂了。

    嘴里的话,就自然而然的咽下去了。

    他跟在谢之凡后面,一个字也不敢再多说。

    谢之凡此时的确是怒火中烧。

    天玄门的风气已经成了这样,他倒是要问问那几个人,到底是怎么做的!

    ...

    七星钟的钟声已经停下,长老的那两句话,也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众人反应各不相同。

    这两句话,其实相当于是两件事情。

    一是这次的年终考核决赛成绩依然作数,二是云翊成为了今年的第一名。

    但凡想想,众人就已经能够猜到长老们这是将慕凌寒的成绩取消了。

    “怎么会这样...”

    欧阳茉有些不可置信的回想着方才听到的那两句话,低声喃喃。

    她的脸上露出一丝疲态,看向远处的长卷楼,缓缓握紧了拳头,却又无力的松开。

    实际上,她已经在这里站了一天。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所有人几乎都离开了,她没有。

    因为慕清澜还在里面。

    她实在是想不通,慕凌寒到底会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天玑长老囚禁在了长卷楼?

    思来想去,她找不出原因,心中越发的担忧,于是就一直站在这里。

    而他身旁,赫连烈风几人也都在。

    “茉茉,咱们在这里等待是没有用的,不如还是去找凤阳长老吧?”南宫浔脸上也没有了以往的调侃之色,只剩下一片凝重。

    欧阳茉眸色微闪,随后苦笑了一声。

    “下令的是天玑长老,难道凤阳长老的身份地位,比天机长老还要高吗?”

    南宫浔一时无言。

    先前他们都看的清清楚楚,就算是凤阳长老也要恭恭敬敬的行礼,称天玑长老一声“前辈”。

    现在人被困在长卷楼,找凤阳长老,可能也是真的没有办法。

    “但咱们在这里等着也没有什么用啊...”南宫浔揉了揉眉心,“那可根本没说什么时候放出来啊...”

    最让人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

    如果有个确定的期限,他们等也就等了,好歹安心,可是没有!

    谁知道天玑长老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欧阳茉双手绞作一团,若非是靠着最后的理智,她可能真的要冲过去跪求天玑长老将人放出来了。

    但是仔细一想就知道这个行为有多么愚蠢。

    天玑长老是何人,又怎么会因为一个学生的请求就轻易改变主意?

    所以,欧阳茉只能在这里等着。

    因为长卷楼已经封闭,加上天玑长老已经下令,所以此时的长卷楼之外,结界的力量更强了一些,他们连靠近几步都不行,只能站在这样远的距离看着。

    赫连烈风双手抱剑:“算了,那不还有个在等着呢吗?“

    那个人,正是云翊。

    他是站在结界之内的。

    他从长卷楼出来之后,就一直待在那个地方,看着长卷楼的大门,不曾挪动一步。

    奇怪的是,竟然也没人将他赶出来。

    “其实也是奇怪,云翊都已经拿了第一了,怎么还在这里等慕凌寒??赫连烈风摸了摸下巴,“虽然他们两人兄弟感情不错,但是...”

    但是这样也的确有些让人琢磨不透啊...

    欧阳茉心中一跳,微微垂下了眼帘。

    “说不定是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才导致他如此的吧?”

    赫连烈风赞同的点点头:“我觉得也是。”

    除此之外,还真是想不到其他理由了。

    他忽然长叹气声:“哎,真想知道他们在里面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每个人看上去都是讳莫如深的样子...”

    南宫浔道:“这还不简单,下一次你自己闯进决赛不就知道了?“

    赫连烈风嘿嘿一笑:“我本来就有这个想法!不然他们两个成绩这么好,我要是太落后,未免也太丢人了吧?”

    “不过,说不定下次,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了...“

    瞧着赫连烈风竟是有些遗憾的样子,几人都是十分无语。

    只要牵涉到比赛和决斗,这家伙就真的和一个疯子一样。

    别人都避之不及的事情,他却十分热衷。

    欧阳茉看着那一道长身玉立的背影,心中也是唏嘘。

    他们二人,也当真是...不容易。

    清澜莫名被囚禁在长卷楼之内,云少主心中不知多么担忧,可是却连一个正经的名头都没有。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若是时间长了,只怕会有一些人觉察出不对劲来。

    “在这里一直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咱们还是想想有没有其他法子吧。”南宫浔沉吟片刻,忽然眼睛一亮,“对了!不是还有天璇长老呢吗?咱们去找他如何?他不是对三哥很是看重吗?”

    这也的确是个办法,但...

    “我们也不知道天璇长老在哪儿啊?”

    赫连烈风大手一挥:“还是去找凤阳长老问问吧!”

    欧阳茉有些犹豫,但眼下也的确没有其他办法,最后看了一眼长卷楼,点了点头。

    她刚转过身,却是正看到破瞳也正紧紧盯着长卷楼的方向。

    额前的碎发遮掩了他狭长而锋利的眼睛,但欧阳茉却隐隐看到了那双眼睛里的执着之色。

    那眼神...

    欧阳茉眉心微不可查的一皱。

    她怎么觉得,破瞳对清澜的态度有些不太对劲...

    原本她也以为只是一种小孩子对“兄长”的依赖,毕竟破瞳在清澜面前一直都是十分乖巧的,清澜说什么,他从来都不会反驳。而他也只有在面对清澜的时候,冰冷的态度才会有所变化。

    之前没觉得,但是现在...

    欧阳茉咳嗽一声,问道:“破瞳,你的伤势也很重,还是先回去好好休息吧?”

    破瞳没说话,只摇了摇头,神色坚定。

    欧阳茉没再继续劝。

    实际上,这一晚上,赫连烈风和南宫浔也都有意无意的说过类似的话,但是都被拒绝了。

    破瞳这是打定主意要继续待在这里了。

    欧阳茉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越发强烈,但最终也是压了下去,让南宫浔在这里陪着破瞳,她和赫连烈风前去钟粹殿求见凤阳长老。

    ...

    云翊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长卷楼已经紧紧关上的大门,容色清冷。

    其实他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只是心中并不敢完全确定。

    然而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他仔细回想夜间发生的一切,还有天玑长老所说的话,他也越发的肯定。

    大约,还是因为她体内的那个秘密。

    早该想到这一点的...

    坐镇长卷楼的七位长老,实力深不可测,一旦有所动静,他们就会立刻觉察。

    之前他们曾经来过两次长卷楼,但是一切正常。

    而这一次...只怕是先前首任院长留下的那个星阵,激发了她体内的秘密...

    如此才被那几位长老觉察。

    云翊拢在袖中的手缓缓收紧。

    慕清澜体内的那个秘密,他其实并不完全清楚,但是也能猜到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甚至当初,他劝说慕清澜来五大学院的时候,理由之一就是在这里能够隐藏她的那个秘密,就算被人发现,五大学院也不会任由她被欺负。

    可是他没有想到一点——那东西的存在,同样会让学院之内的长老惊动!

    如此才会出现今天的局面!

    云翊盯着长卷楼的大门,闭了闭眼,正在想着要如何再进去的时候,却忽然感觉到了什么。

    他低头,取出了一块玉牌。

    一行字迹,缓缓浮现!

    “少主,族内大乱,求速归来!”

    ...

    长卷楼内。

    最中间的红色星阵,已经再次隐匿,如果不是经历了先前的一切,谁也不会想到,在这个地方,竟是有着这样厉害的一个星阵!

    而此时,那上面唯有一人的身影,茕茕孑立。

    慕清澜负手而立,嘴边的一丝血迹,已经干涸。

    苍老而充满威严的声音,响彻整个长卷楼!

    “事到如今,你还是不肯说吗?”

    那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齐齐传来,慕清澜甚至无法辨认那到底是从哪里而来的。

    她的脑子一阵嗡鸣,唇色越发苍白,眉毛却是一挑。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不知诸位长老,还想听什么?”

    ------题外话------

    今天有重要滴活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