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888 及笄(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来的是邪君府的人,原本这段时间各大学院都加强了戒备,外人轻易是不能进入的,不过来的人说要见慕清澜之后,负责看守的侍卫,便是不敢怠慢,快速上报。

    后来,是古琦长老亲自来带的人。

    得知是邪君府的人之后,古琦长老心中也很是诧异。

    他是知道之前在圣峰的时候,邪君府的霍尊霆曾经当场认下了慕凌寒为三弟,但是没想到霍尊霆竟是会派人不远万里的来到西灵学院找人。

    虽然心中还是有些疑虑,但古琦长老还是把人带到了第五峰之外,和甘宁长老打了招呼。

    慕清澜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正面无表情的站在古琦长老的身边。

    见到慕清澜出现之后,那男人便是立刻恭敬的低头行礼:

    “孙珂见过三少爷。”

    这态度,倒似乎真的将慕清澜看的极为尊贵一般。

    得知对方的来意之后,慕清澜心中很是诧异。

    “霍尊…霍大哥让你给我送礼物?”

    孙珂依然微微垂着头,语气恭敬:“是。府主专门交代,一定要亲手交到您的手中。”

    这倒是奇怪了。

    按理说,霍尊霆和她非亲非故,虽然之前认了兄弟,但其实双方还不算太熟悉,慕清澜怎么也想不通,霍尊霆为何要给她送礼物来。

    还是这样麻烦的专门派人赶来,并且要求亲手交到她手中。

    慕清澜问道:“是什么?”

    孙珂小心的从芥子戒之中取出了一个巴掌大的黑色玉盒,双手奉上。

    “府主让属下转告:这是他的一片诚意,请您收下。务必一个人的时候,再打开看。”

    慕清澜心中更加疑惑,伸出手便朝着那盒子拿去。

    “凌寒。”

    古琦长老忽然叫了她一声。

    慕清澜笑着摇头:“您放心吧,霍大哥不会做什么伤害我的事情的。”

    这话一方面是说给孙珂的,一方面,则是慕清澜心中的确这样想。

    如果霍尊霆真的想动她的话,在圣峰的时候,就有动手的机会,不必等到现在。

    说着,慕清澜将那黑色玉盒拿到了手中。

    触手温良,仿佛有一股极为强大而温和的力量,在盒子之上流转,短短时间,便是让人神清气爽。

    慕清澜挑眉。

    单单是这黑色玉盒,只怕就已经价值连城,而霍尊霆要送的礼物,竟是还在这里面?

    孙珂随后便告辞了,古琦长老叮嘱了慕清澜两句,见慕清澜对霍尊霆十分信任,倒是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

    慕清澜回到小竹楼之后,才开始又仔细的打量这黑色玉盒。

    这玉盒通体清透纯粹,玉质极好,整个盒子上面,什么多余的雕饰都没有,看起来十分简单。

    但慕清澜知道这是黑玉髓,本身就极为珍贵,何况这似乎还是极品。

    霍尊霆出手倒是真大方…

    慕清澜看了一会儿,回想起刚才摸到它的时候,里面蕴含的极强的力量,挑了挑眉。

    盒子上没有锁,慕清澜注入一道元力——

    咔哒!

    玉盒应声而开!

    当看清里面的东西的时候,慕清澜愣了一下。

    这里面,竟然是…

    一颗水色的珠子?

    这珠子大约有珍珠大小,通体莹润透亮,水泽湛湛,仔细看去,里面似有一道水流在缓缓流动一般。

    然而,这并非是让慕清澜惊讶的。

    她更惊讶的是,这珠子之上,竟是蕴含着一道极为浩瀚的气息!

    在珠子外,似乎有一层无形的结界,将那可怕的能量完全包裹,但慕清澜距离极尽,所以依然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上面的能量的波动!

    这气息,甚至堪比尊主!

    慕清澜忍不住屏住呼吸——霍尊霆这到底是送了一件什么礼物给她?

    她等了片刻,才伸出手。

    那珠子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竟是自己飞了起来,朝着她的掌心而来!

    在触碰到珠子的一瞬间,慕清澜便是忽然感觉到,有一股柔和而强大的力量,顺着掌心蔓延进入身体!

    她没有阻止,因为她可以感受到这一股力量对她并没有敌意。

    相反,仿佛还有几分亲近一般。

    很快,慕清澜便是惊讶的发现,之前自己体内残存的伤势,竟然在快速恢复!

    这力量和她自身的恢复不同,分明更加强大,但效果也更加完美!

    而且,她竟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些力量竟是逐渐进入到了气海之内!

    仿佛有一股暖流,在四肢百骸流淌!

    慕清澜微微睁大了眼睛——这奇异的力量,竟是在修复她之前因为玄灵域主力量爆发而造成的伤!

    虽然极为细微,但是她却能感受的很清楚。因为当时玄灵域主的力量爆发之后,她体内的所有力量,几乎全部失控,所以气海其实也留下了一部分的问题。

    之前那个时候,就有不少人断言她在今后的修炼路途上,会遭遇极难处理的瓶颈,甚至还有人暗暗猜测也许她此生都无法越过域主这个等级!

    实际上,慕清澜自己也知道那一次给她造成的后果有多严重,这么长时间以来,她的力量在不断增强,但是气海之内似乎出现了一个桎梏,将那些力量都封锁了起来,导致无法更进一步。

    但因为她一直很忙,始终在不停地奔波,所以到现在也没来得及想想这个事情,要如何解决。

    可霍尊霆送的这个珠子…

    “神灵珠!?”

    雪幽的声音,忽然响起,语气竟是难掩的震惊。

    慕清澜问道:“雪幽,你说这是什么?神灵珠?”

    雪幽忍不住喃喃:“他怎么会舍得将这个东西送给你…”

    慕清澜一愣:“什么?”

    她虽然也能看出来这东西肯定很贵中,不过能让雪幽如此震惊,便是证明这珠子的价值,远超她的预料。

    雪幽忍不住长叹一声。

    “你阅历还少,不知道这东西也是正常,实际上,连我也不过是曾经在一个圣主强者那里见过罢了…我自己却是没机会拥有这样的宝贝的。”

    慕清澜的心狠狠一颤:“…圣主?”

    “尊主之上,便为圣主。但这一阶层极难跨越,即便是上百个尊主之中,也未必能有一个能达到这一境界的。而那位圣主,也可以说是我生前见过最强之人。但,你可知道,他多宝贝那神灵珠吗?”

    慕清澜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尊主对她而言,尚未是一座难以攀登的高峰,更何况是圣主?

    而听着雪幽的意思,这神灵珠,即便是圣主强者,也是珍而重之!

    霍尊霆会有这东西,也许没什么奇怪的,毕竟他实力本就极为强横,而且势力遍布半个西疆域,在那种地方,得到某位遗落下来的珍宝,也未可知。

    可…他居然把这东西,送给了她?!

    慕清澜盯着那水色的莹润的神灵珠,怎么也想不通,霍尊霆为何要这么做?!

    雪幽也想不通。

    他一直以为自己跟着慕清澜,这一路上也算是见多识广,慕清澜的机缘有多好,他已经验证了一次又一次,早已经波澜不惊。

    可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想多了。

    这丫头的机缘不是一般的好,也不是特别的好,那是逆天的好!

    神灵珠这种东西,都有人巴巴的不远万里亲自送过来,这是什么样的逆天的运道!?

    “唉!”

    雪幽长叹一声,即便和慕清澜这般关系,也是忍不住嫉妒的磨牙——如果他有牙的话。

    “你说你人比人气死人也就算了,我就剩下这一点元神,距离鬼魂也不远了,你竟然还这么刺激我!?”

    慕清澜无奈摊手。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谁知道他怎么会送这东西——”

    “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雪幽恨恨,心情依然无法平复,“我本以为这黑色玉简选中你,就已经足够用光你一生的运道,没想到啊没想到,那竟然只是个开始!?”

    仔细想想这丫头轻轻松松得到了多少别人一辈子也求不来的东西,雪幽觉得自己也快要疯癫了。

    慕清澜咳嗽一声。

    “这东西…也不一定是真——”

    “是不是真的你心里没点数吗?!这天下除了神灵珠,还有什么东西,能这样快速的修复你体内的伤?”

    雪幽不想和慕清澜说话了。

    他觉得再这样下去,他可能还没来得及活过来,就先因为嫉妒这丫头气死了。

    慕清澜眨眨眼:“行了行了,快帮我想想,他为什么要送我这个?”

    雪幽没好气的说道:“还能是为什么?他的实力比你强了不知多少,自然能轻易看穿你体内的问题!这东西送来,肯定就是因为怕你在修炼上出现壁障啊。”

    “这就是问题所在。他和我无亲无故的,为何要送这样贵重的东西?”

    慕清澜这才明白为何要用这么珍贵的黑玉髓来装,为什么要专门派人来,为什么还要交代一定要一个人的时候才能看…

    若是中间任何环节出了问题,这东西,怕是也无法安全到她的手上。

    雪幽平息了一下情绪,沉思好一会儿,才道:

    “你看看盒子里,还有其他东西吗?”

    慕清澜看向盒子里:“好像也没什么…等等,这下面有夹层。”

    慕清澜眉心一簇,手在盒子底部轻轻一按,便是将下面那个夹层轻松打开。

    一个东西滚落了出来。

    竟是…一根黑色的木棍?

    说是木棍,似乎有些不太妥当,因为这东西看起来其实很是精致,一头尖,一头粗,还微微有点凹陷。

    慕清澜将东西拿起来,沉吟片刻。

    “这似乎…”

    她的声音忽然停下,脑海之中,却忽然有什么疯狂的涌出!瞬间将她整个人都吞噬!

    她的手似乎不受控制一般,轻轻的将神灵珠放在了那一头的凹陷处!

    咔!

    轻轻地一声响,二者竟是合二为一!

    这看起来…这看起来…。

    慕清澜的手开始颤抖,到最后,浑身都抑制不住的抖动,一颗心疯狂的跳跃,几乎要跳出来!

    “丫头,你怎么而来?”觉察到她的不对,雪幽有些担心的开口。

    慕清澜双眼紧紧盯着手中的东西,好不容易才开口,声音却是有了一丝黯哑。

    “…雪幽,你可知…今天是什么日子…”

    雪幽愣了一下:“今天?今天怎么了?有什么特殊的吗?”

    慕清澜想笑,眼泪却是先落了下来,砸落在手上。

    滚烫。

    “今天,是我的十五岁生辰。”

    每一个字,她似乎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声音已经哽咽。

    雪幽喃喃:“十五岁生辰?这…等等!”

    他猛然反应了过来,惊呼道:

    “今天是你的及笄之日!”

    笄,发簪也。

    她手中的,合二为一的“礼物”,正是一把上好的明珠黑木簪!

    然而这明珠,却是天下最珍贵的神灵珠!

    它不远万里,承载了另一个人对她的万千珍爱而来!

    ------题外话------

    依然在暴风哭泣嘤嘤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