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889 生死与共(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慕清澜紧紧攥住那簪子,眼泪不受控制的汹涌而出,只觉得心中忽然有什么在这一瞬间崩塌!万千情绪,疯狂涌动!

    大颗大颗的,滚烫的热泪,砸落下来,眼前的视线很快变得模糊。

    她连忙伸出手将眼泪擦去,双眼紧紧盯着那一把簪子,仿佛在看着此生最明亮热切的希望,却发现眼泪越擦越多,到最后,已经无法控制。

    她想要叫喊,想要尖叫,胸口之中,像是被什么堵住,生生的疼。

    那是和两年前的那一刻剜心的疼痛不一样的,她却是同样无力阻挡,只能任由那无言的浪潮,将自己吞噬。

    她一只手握紧簪子,分明是轻盈至极的,她的手却是犹如承受千钧之重一般颤抖,而另一只手则是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心脏,而后收紧。

    她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呼吸,只能手握成拳,狠狠的砸落在自己的心脏之上。

    沉闷的声音在安静的竹楼之中,显得格外清晰。

    这一下,像是忽然打通了什么,让慕清澜胸口一松,随即终于得以呼吸。

    她吐出这一口郁结在心中两年之久的气,像是长久蹒跚在黑暗之中,终于看到一线光亮,又像是沉溺在水中已经快要窒息,终于挣扎出了水面。

    即便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她也无法告诉任何人,两年前在中元秘境的时候,那一刻她曾经多么绝望,在那之后的每一天,又是多么的自责愧疚。

    她逼迫自己不去想,不去念,疯狂的向前跑,一刻也不曾停歇。

    那是因为她知道只有这样,她才能将自己从那种情绪之中脱离出来。

    两年来的日日夜夜,她不敢想,不敢念!

    不知多少次午夜梦回的时候,她毫无征兆的醒来,看着暗沉的夜,孤寂独坐到天明,心中像是被掏空了一块,有冰冷的风,不断的朝着里面灌。

    那感觉冰冷刺骨,她实在是,太冷。

    她本以为那将会是一辈子的梦靥,没想到…没想到!

    慕清澜从不信命,也从不信天,但是如果这是上天垂怜,她只有感激!

    慕清澜缓缓垂下头,双手捂住了脸,泪水依然从指缝中流出。

    雪幽此时也已经猜到了什么,见慕清澜如此,终于忍不住轻声道:

    “丫头,哭吧。”

    到底是有多在意,才连放声哭泣,都不敢。

    或许也不是不敢,是已经太习惯于用笑伪装自己,已然忘记了要怎样哭。

    长久。

    慕清澜的嗓子里,终于发出一声压抑而嘶哑的呜咽:

    “…哥哥…”

    哥哥!

    哥哥!

    她曾经以为,此生再无法见到那个人,再无法喊出这一声!

    他还活着!

    一切如在梦中,她紧紧攥着手中的簪子,尖锐的尾端甚至刺痛了掌心,可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确认这些不是她的梦。

    她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但是希望实在是太过渺茫,与其一次次的幻灭,不如从一开始就没有过期待。

    所以当这些突然而至的时候,她几乎无力挣扎,只能任由无数的情绪,将自己淹没。

    但,却如此的心甘情愿!

    慕清澜便这样,哭哭笑笑,一会儿捂着脸无声的流泪,一会儿盯着那簪子痴痴的笑,整个人竟是如同疯癫了一般。

    雪幽心疼不已,但却又觉得,她似乎从未笑的这样天真甜美。

    她的哭是真的,可她的笑,也是真的。

    如此过了好一会儿,慕清澜才忽然想起了什么,陡然起身。

    因为动作太极,甚至撞翻了面前的小桌子,还有那上面的黑色玉盒。

    她也顾不得其他,将黑色玉盒捡起来,便是快步的朝着外面飞奔。

    要快一点!

    要更快一点!

    西疆域!霍尊霆!

    他一定知道些什么,或者说,他一定和哥哥有联系!

    只要找到他,便能找到哥哥!

    这一霎,之前在西疆域之中发生的事情,全部都串了起来!

    为什么霍尊霆一见面便说她和他一个朋友长得很像。

    为什么霍尊霆二话没说便是直接认她当了三弟。

    为什么分明是萍水相逢的两个人,他对她竟是这样上心…

    一开始她只是心中有些疑虑,但是从未想过,竟是这样的惊喜!

    慕清澜很快便是出了竹楼,朝着第五峰的出口而去。

    雪幽心中其实是有些担心的:“丫头,难道你现在要回西疆域?”

    慕清澜坚定道:“哥哥在那里。”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哥哥现在在西疆域一切顺利的话,为什么没有直接回来找你?”

    慕清澜动作一顿。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恨不得立刻就飞到西疆域,甚至直接到霍尊霆的面前,问出你哥哥的下落。但…他既然将这神灵珠专程给你送回来了,你就没有多想想吗?”

    慕清澜眉心缓缓皱起。

    雪幽说的不无道理。

    霍尊霆既然敢将东西这样光明正大的送过来,就肯定能想到慕清澜能猜到这簪子的寓意,从而推测出她哥哥尚且活着的消息。

    那么,哥哥为何没有回来呢?

    慕清澜几乎可以肯定霍尊霆和哥哥之间一定有什么关系,甚至极有可能就是他所说的那个“二哥”,他们之间必定不是敌对的,否则霍尊霆决不可能送出神灵珠这样的大礼。

    哦,不,应该说,这东西是哥哥送的。

    但就此也可以推论出,霍尊霆是故意将消息传给她的,甚至这本来就是哥哥的意思。

    可是他没有回来见她。

    慕清澜心头的那一丝冲动,逐渐消退。

    “那…你觉得他…哥哥到底想做什么?”

    慕清澜百思不得其解。她坚信如果可以,哥哥肯定是会第一时间回来看她的,他怎么舍得她孤孤单单这么久?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来面对他离开之后的一切?

    还有…爹爹娘亲的事情,他知道吗?

    慕清澜的心绪乱成一团。

    雪幽沉吟片刻,道:“可以肯定的是,这东西肯定是你哥哥的,并且经由霍尊霆的手,送到了你的手上。至于霍尊霆是否知道这里面是神灵珠,暂且不论。但你哥哥既然没有直接回来,那么很有可能,是现在还回不来。”

    这样重要的日子,世家大族之中的女子,都是要行及笄礼的。而在及笄礼上,女子的家人都是要在场的。

    而现在,哥哥却只是送回来了一根及笄用的簪子,人却没回来,不得不让人心生怀疑。

    可越是如此,慕清澜心中反而越是担心。

    自从在中元秘境之中,看着哥哥坠入深渊,到现在已经足足两年的时间,这两年,哥哥到底是怎么过的,他斗经历了什么,为何又和西疆域霍尊霆扯上了关系,甚至他为何能拿得出神灵珠这样的珍宝…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迷雾一般笼罩在慕清澜的心头。

    她想要现在就见到哥哥,想要知道他到底怎样了!

    “丫头,你别着急,这神灵珠,起码能说明你哥哥现在还活着,而且应该是有了什么天大的机缘。毕竟在中元秘境那样的地方…也的确是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他将这东西送来,一方面是庆贺你的及笄之礼,一方面,应该也是想要跟你说他现在尚且安好。但无论如何,现在的确不是去西疆域的最佳时机。”

    慕清澜咬咬牙。

    雪幽说的她自然都懂,可是,那是哥哥啊!

    “我…我只要去找到霍尊霆,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问问我哥哥到底在哪里,过的怎么样,就够了!真的!只要知道哥哥真的安好,即便是现在不见,也没什么!”

    她只是,想要求一个安心,这样也不行吗?

    慕清澜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朝着外面而去。

    雪幽长叹一声。

    “你现在去了,问了,又能如何呢?如果你哥哥情况真的很好,那么为何不直接来见你?如果他的确有麻烦,那你现在去了,依照你的实力,又能做什么?”

    慕清澜拳头缓缓握紧。

    “你哥哥既然能送得出神灵珠,便说明他遇到的麻烦,肯定不小啊,那边有霍尊霆,你其实不用太过担心,等实力提升了之后,再去不迟啊。”

    雪幽难得这样语重心长,证明这个事情在他眼中,或许比想象中的更加危险和麻烦。

    慕清澜深吸口气,旋即摇了摇头。

    “我一定要去。”

    是,她现在去了是做不了什么,但是知道了哥哥的消息之后,她无法再安心的留在这里。

    她要亲自去见霍尊霆,亲耳听到他说哥哥还活着,如此才能安心。

    即便是哥哥有危险,她现在的力量做不了什么,但也依然要和他站在一起。

    她仰起头,看着蔚蓝色的辽阔天空,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雪幽,即使我无法为他做什么,我也要拼尽全力,哪怕堵上这条命。”

    “因为我和他,从十五年前,便已经是生死与共。”

    ------题外话------

    感觉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要被催死惹…本来在午睡,结果忽然垂死病中惊坐起,麻溜起来码字了(泪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