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1010 青铜钟下(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慕清澜的确是让银风朝着钟楼而去的。

    在这红河城之内,如果说有一个地方,能够让她完全信任,作为自己的据点,那么肯定是钟楼!

    之前那个院子虽然毁了,但其实从一开始,她就已经想着来这里。

    而现在,不过是将这一切提前了罢了。

    而跟在银风身后的几个男人,则是神色不一。

    说起来,除了那个神秘男人,剩下的三个人,对红河城都不是很了解。

    如果不是因为要抓慕清澜,他们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来到这样一个地方。

    所以虽然听到了下面的人喊道了“钟楼”,但是这几个人也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更加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只有一个人,在觉察到慕清澜一行人前往的方向之后,神色微变。

    慕凌寒怎么会想到去钟楼?

    难道是因为他之前已经进入了那里面,并且破了里面的结界?

    但是除此之外,似乎也没什么特殊的啊…

    那钟楼已经屹立千年,早已破败不堪,即便是慕凌寒去了,只怕是也无法抵挡他们的攻击。

    可…他看起来,也不像是慌不择路的样子…

    虽然心中惊疑不定,但是人肯定是不能跟丢的,既然已经撕破脸,那么就只能继续跟上!

    那男人将心中浮现的那一丝隐约的不安压下,继续全速向前!

    这几个人的境界都是极强的,要说速度也极快,不过银风本身就是龙族的八品元兽,加上这段时间也吸收了一部分的龙族血脉之力,虽然等级没有变,但是本身实力还是比之前提升了一些。

    所以这些人虽然已经施展出了全速,却还是逐渐被银风甩在身后。

    擎武回头看了一眼,双方的差距在逐渐拉大,才终于松了口气。

    只是…他心中也是同样不明白,三少为何要选择来钟楼?

    这地方之前可是那些人碰面的地方,难道三少就这样放心?

    他虽然新中国存疑,但是出于对慕清澜的信任,还是没有开口询问。

    很快,银风便是横穿了大半个红河城,抵达了钟楼!

    而在这期间,也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

    尤其钟楼附近,本就热闹万分,此时看的人自然是更多。

    这些人本来就喜欢看热闹,更何况这次的主角还是前两天刚刚来到红河城的那个少年?

    “原来是那个小子…嘿嘿,不亏啊!早知道他就有这一天!”

    人群之中,有人幸灾乐祸的笑出声。

    一些人脸上露出了然的暧昧笑容,另一些人则是好奇的追问。

    “怎么了?你认识?”

    “是啊!快说说!那几个男人可都是域主巅峰,怎么追着这几个人跑?”

    说话的男人左右瞧了一圈,意味深长的笑道:

    “岂止是认识?简直是如雷贯耳啊!这人我要是说出来,保证你们也都认识!”

    他抬起手,指向了慕清澜,一字一句说道:

    “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之前那个用一卷天阶法诀,换一个困天锁的冤大头啊!”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原来是他!”

    “果然是个公子哥的样儿…嘿,这财不外露的道理都不懂,活该他被人追杀!”

    “就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身上有宝贝不是?我看他是有几分背景,不过在这红河城,谁管你是什么背景?既然敢这么张狂,那就别怪被人盯上咯!”

    “之前那个换了天阶法诀的吴老三,得到东西之后,就直接收拾摊子准备走,竟是打算连夜离开红河城!你们猜怎么着?哈哈!他可是直接死在了城外的红河里!那尸体现在还飘着呢!我看这个小子,也不会好到哪儿去哦!”

    众人一阵哄笑。

    在这红河城的人,都是走在刀口上的,遇到这种事情,自然是乐得看热闹。

    “啧,原本老子还打算出手呢,没想到——看上这小子的人竟然还不少!那几个我可是争不过,算喽!”

    这话又是引得众人起哄。

    不过这也是很多人心中的想法。

    之前的确是有不少人都在盘算着动手,没想到今天竟然直接出来几个域主巅峰的强者!

    这下,想都不用想,不管是什么东西,或者是人,都肯定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

    “哎,不过话说回来,那几个男人,我怎么瞧着都那么眼生?看着…好像不是红河城的人啊?”

    不知是谁忽然说了这么一句,大家一开始还没在意,但是仔细看去之后,却都是仪征。

    “…好像是,我也没见过。”

    “我也没…就前面那个我有点印象,但是剩下的三人…难道真是外面来的?”

    “奇怪,那小子怎么招来一些城外的人来…他们到钟楼了!”

    银风停在钟楼之前,慕清澜率先跳下来,欧阳茉三人紧随其后。

    这钟楼一共是两层,除了下面四四方方的壁垒,上面的一层则是一个亭子,屋檐的尾端飞起,在亭子里面,则是挂着一个巨大的青铜钟。

    千年间的风吹日晒,早已经让这青铜钟上面充满了岁月的痕迹,斑斑铜锈遍布其上,撞钟的那一根粗壮的木头,也已经腐朽。

    一切的一切,都透出一股无法掩饰的陈旧和腐蚀。

    慕清澜此时,就站在那青铜钟的旁边。

    她深深的看了那仿佛已经沉默了千年的青铜钟,而后才转身,看向那三人。

    “武叔,莒九,你们先从这里下去,一层我已经重新锁死,外人无法进来,很是安全。”

    慕清澜说着,指了指青铜钟之下。

    在那里,有一块石头,似乎比旁边的要高出一些。

    擎武和莒九都是有些意外,完全没想到慕清澜竟是对这钟楼如此了解。

    但是现在这不是重点。

    “不行,三少,这次太危险了!虽然我们不能帮上那你很多,但为了你,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在所不惜!”

    擎武的态度很是坚决,莒九虽然没说话,却是神色紧绷,抿紧了唇瓣,站在擎武的身边,态度一目了然。

    慕清澜深吸口气,快速说道:“武叔,现在很多事情我没有办法跟你们解释,但是你们若是相信我的话,现在就先下去吧!你们的心意我感激不尽,但是我慕凌寒,从不愿让别人因我而死!您——”

    “死有什么可怕的?既然身为男人,就要有个男人的样子!”一直紧绷着的莒九终于开了口,依然如同平时那闹别扭的傲娇样子一般,只是此时眼底一片坚定之色!

    “既然之前已经说过会帮你,那现在就绝对不会先撤!”莒九梗着脖子说道。

    慕清澜一时间哭笑不得。

    “武叔,莒九,你们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她飞快的回头看了一眼,银风已经在钟楼之前候着,但是那几个男人也已经快速靠近!

    慕清澜收回视线,快速说道:“现在没时间解释,但是我将你们当朋友!这一次,只有咱们一起,才能彻底把这几个人送回老家!”

    二人的神色都是猛然一亮:“你的意思是——”

    慕清澜压低了声音,用只有几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这下面我已经布置好了星阵,你们下去之后,就可以用元力激活!那才是给他们的致命一击!你们现在先下去,等我将他们引入对应的位置,你们再动手,就能一网打尽!”

    原来如此!

    擎武和莒九都是露出恍然之色,而后坚定的点头。

    “既然如此,我们就在下面,等三少你的命令!”

    慕清澜郑重点头,而后俯下身,在那一块略微有些凸出的石块之上敲击了三下。

    咚咚咚。

    咔!

    中间的那石块,立刻应声落下!

    一个狭窄的通道,出现在眼前!

    擎武沉声道:“三少,千万小心!”

    慕清澜颔首。

    擎武的身影,随后便消失在那通道之中!

    莒九紧随其后!

    慕清澜动作极快,等二人下去之后,便是又敲击了三下,那石板便是重新合上!

    而此时,水天青那几人,也已经追了过来!

    因为银风挡着,所以那几个人并未看清慕清澜的动作。

    “慕凌寒!你怎么不继续逃了?”水天青扬声冷笑,“还是你也觉得,已经逃无可逃?所以干脆打算在这里认输?”

    慕清澜起身,拍了拍手。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认输了?白日梦做多了不成?”

    水天青笑容一僵。

    “牙尖嘴利!”

    他倒是想看看,等这小子落到他手上,还能不能说出这样让人厌恶至极的话!

    到时候,他一定要将慕凌寒的牙齿,一颗一颗全部敲碎!

    “行了!废话少说!这件事情到底怎么解决,还是快点决定吧!”

    冥郁折腾了这么久也已经耗光了耐心,何况跟水天青站在一边,他实在是恶心!现在只等着将慕凌寒收拾了以后,再好好解决水天青!

    宗政奇峰沉吟片刻。

    “不如先出一个人,去将他拿下?而后再讨论这些?”

    “派谁?”水天青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若是一个人花费了力气将他拿下,后面其他人反悔,那那个人岂不是白白吃亏?”

    宗政奇峰轻笑了一声。

    “不过是个域主初期,在场的几位,可都是实力不弱,难道连个慕凌寒也解决不了?”

    水天青气的胸口憋闷!

    这是变着法儿骂他不中用呢!

    他冷笑道:“行啊!既然这样,你们随便选择哪个就行!反正我先声明,我肯定是不会去的!你们谁觉得他是小菜一碟的,谁去不就得了?”

    这话说的有人令人不喜了,场面一时陷入死寂。

    虽然宗政奇峰是那么说,但是刚才几个人也都看出来,这慕凌寒不是好惹的,就算是被咬掉一块肉,那也是损失。

    等到最后四人争斗的时候,岂不是直接输了?

    这事儿傻子才会去干!

    “那你们说,该怎么做?”宗政奇峰也知道这个提议不太合适,干脆将球踢给了其他人。

    无人说话。

    水天青皱着眉头看了一圈,这才发现那个不知来历的男人,竟是根本没有在注意这边,反而是神色莫测的看着慕凌寒。

    “哎,你干什么呢?”难不成这个人想私自行动?

    差点忘了,这个人似乎是红河城的,方才他可是带着人去围攻慕凌寒一行人的啊…

    单单从这一点来看,这个人分明比他们占优势啊!

    水天青一边问,一边和宗政奇峰和冥郁交换了个眼神。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男人现在注意的重点不是慕清澜,而是慕清澜身后那青铜钟之下的那块石板!

    “刚才他们不是四个人吗?怎么现在就剩下两个人了?”他沉声问道。

    水天青三人也随之看了过去,不甚在意的说道:“这还不明显?他分明是把人藏起来了啊!这钟楼这么大,肯定是有什么通道,藏两个人还不容易?”

    那男人没说话,眉头却是皱得更紧。

    他们在红河城这么多年,从来都只在这钟楼的一层,从来没有上去过这第二层。

    因为上面一直有交代,绝对不可以上到二层!而且,这二层之上,一直是有着结界的,旁人也从来没有人上去过!

    可现在…

    慕凌寒为什么直接登上了二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