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1015 尊主很强吗?(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得慕清澜的话,那男人的神色,终于变了变。

    他的确是传了消息回去,但是——慕凌寒怎么知道的?

    冥郁和宗政奇峰此时也意识到事情在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齐齐停了下来。

    场中气氛变得尴尬而僵冷。

    唯独水天青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得意。

    即便是听到了慕清澜的话,他心中闪过片刻的疑问,但也并未放在心上。

    就算是对方也叫人了又如何?水家这一次是下定了决心要将人带回去,谁也不能拦!

    他手中的细剑指向慕清澜,剑意嗡鸣!

    “慕凌寒,我看你还是别在这装腔作势了!今天谁也救不了你!老夫劝你还是现在就跪下求饶,或许还能少受点苦头!”

    慕清澜回过头来,似乎不甚在意的问道:“哦?看来你对你们水家的人,都很有信心啊…不过,你又如何能肯定,今天无人能救我?”

    水天青只当她是在指代王岩,哈哈大笑。

    “你不会以为铜陵海能救你吧?不妨实话告诉你,他们自己现在都麻烦不断,想他们赶来救你?做梦!”

    慕清澜神色微冷。

    “你说什么?”

    难道水家对铜陵海下手了?

    看到慕清澜如此反应,水天青更加得意,嘿嘿笑了起来。

    “怎么?很意外吗?以为靠着铜陵海,就能高枕无忧了不成?今天你任何人都指望不上了!”

    慕清澜唇瓣抿起,一时间没有说话。

    她倒不是担心自己,而是忧虑铜陵海。

    上次家族大会之后,两派之争也算是有了个结果,王岩尊主既然成为新的掌权者,那肯定是需要花费精力和时间去处理大大小笑的事情。

    如果这个时候闹出什么乱子…

    欧阳茉见她神色有些担忧,不由得低声安慰道:“凌寒,你先别担心,铜陵海怎么说也是诸神之巅的诸多家族之一,水家应该也不会轻举妄动的吧?”

    “哈哈哈!”

    听到欧阳茉的声音,水天青笑的更加猖狂。

    “果然是天真的可以!竟然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哈哈!”

    他神色得意的说道:“铜陵海是诸神之巅的世家不错,但是那也得看是什么等级!十大家族,铜陵海就处在最下等!他们又不是云族之流,就算是动手,又能如何?”

    慕清澜盯着水天青,冷声道:“这最好只是你自己的猖狂妄言,若是让我知道你们动了铜陵海…”

    “你真以为凭借和云翊的熟识,就能和他站在同一等次吗?”

    水天青打断了慕清澜的话,无不鄙夷。

    传闻慕凌寒和云族少主云翊的关系极好,云翊甚至曾经在铜陵海的家族大会之上,公然维护慕凌寒。

    但是那又如何?

    云翊身后代表的是云族,但是也正因如此,他的所作所为,都会更加严谨!

    他怎么可能会为了铜陵海和水家为敌?

    云族族长也绝对不会同意他这样做!

    何况云翊那人,本就是铁血手腕,冷心寡情,依他看,那所谓的传言,也十有八九是有猫腻的!

    所以他根本不担心。

    而此时,天边的那一线乌云,也已经快速逼近到了钟楼之前。

    慕清澜抬眸看去。

    欧阳茉手中的灵水之力,已经扩散开来,二人身前,立刻出现了一个水波一般的盾牌。

    银风身形缓缓游动,挡在二人身前,银色的鳞甲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射出冰冷的色泽。

    整个红河城,似乎都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嘈杂之声,逐渐消失,无数双眼睛,都看向了天空之上那快速而来的一群人。

    准确的说,是看着那最前面的一个老者。

    他虽然发须皆白,但是容颜却十分年轻,若是只看五官,说是三十岁也会有人相信。

    他和身后的那些人穿着一样灰白色的袍子,然而却一眼夺去了所有人的视线。

    因为谁都能感觉的出来,那身后跟着的众人,即便是加起来,也没有这一个人的实力强!

    水天青看到那男人,神色也变得恭敬起来,双手抱拳,行了一礼。

    “天越师兄。”

    慕清澜定定的看了那个男人一眼。

    水天越?

    这个名字,倒是有些熟悉…

    不远处的冥郁和宗政奇峰,听到这一声,也是神色微变。

    这人三年前不是就已经闭关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虽然很多人都没听过水天越的名号,但是看着这几个人的反应,也大概能猜到一些。

    此时,就连那神秘男人,都是呵止了剩下还在负隅顽抗的几个人,齐齐后退一段距离,看了过去。

    水天越的眼神,却是并未看向水天青,反而是直接落在了慕清澜的身上。

    他原本平静的神色,变得有些意味深长起来。

    “你就是…慕凌寒?”

    慕清澜笑道:“都杀上门来了,还问这些,不觉得可笑吗?”

    水天越却似乎并不在意慕清澜挑衅的语气,目光随后从周围扫了一圈。

    “你似乎…才十五岁?的确是有几分自傲的资本…”

    这句的确是实话。

    能在这样的年纪,突破成为域主,并且契约这几只元兽,就算是在诸神之巅,那些世家子弟,也未必有几个能做到的。

    尤其是,听闻这个慕凌寒,在成为王岩的徒弟之前,还只是一个穷乡僻壤来的小子。

    如此,就更加能看出他的天赋。

    “真是可惜…”

    他的表情依然很是平静,仿佛任何事情都不会引起他神色的波动。

    这句话说了一半,慕清澜却是立刻听懂了。

    可惜什么?

    自然是可惜这样出色的天才,今天就要陨落了。

    不管之前有多少令人惊艳的表现,从这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他看着慕清澜的眼神,波澜不惊,淡漠冷静,像是直接就宣判了慕清澜的命运一般。

    他只是站在那里,什么也没做,欧阳茉却是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力量袭来!

    她浑身上下都不自觉的紧绷了起来,脊背之上冷汗逐渐渗出,皮肤上也像是被什么用力拉扯,紧绷的不行。

    这个人…很强!

    纵然欧阳茉无法判断对方的实力,但是也可以肯定,这个水天越,绝对是她见过的人之中,实力最强的三人!

    也就是说,他绝对是一个尊主强者!

    在这样的对峙之中,尊主强者的出现,可以说是具有决定意义的!

    尊主和域主之间的差距有多强?

    起码在场的冥郁三人加起来,也不会是这个人的对手!

    慕清澜轻轻拍了一下欧阳茉的肩膀,低声笑道:“茉茉,不必担心,我还没打算认输呢。”

    欧阳茉紧张的回头看了她一眼,尽管慕清澜眉眼轻松,但是她心中还是像悬起来了一般。

    “凌寒…”

    慕清澜轻轻摇头,将她拉到身后。

    “交给我就行,你看着那边几个,保护好这青铜钟就行。”

    “什么?”

    欧阳茉下意识的扭头看向那青铜钟。

    这是什么意思?为何要保护这青铜钟?

    水天越看向了一旁的冥郁和宗政奇峰,淡淡道:“想不到,天炎山和宗政世家,竟是也对这小子感兴趣?”

    冥郁的脸色,变得阴沉。

    宗政奇峰倒还好一些,但是此情此景,显然也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无奈之下,只得尴尬的拱了拱手。

    “天越尊主已经闭关许久,没想到竟然在今日相见。”

    水天越说道:“既然已经突破,自然也就出关了。”

    场面一时死寂。

    这话毫无疑问是威胁!

    他在闭关之前,已经是尊主境界,这句话岂不是在故意说明他已经突破到了尊主中期!?

    他们连尊主都打不过,何况是尊主中期?

    冥郁一直没说话。

    他对水家的人都没什么好感,要不是因为知道这水天越有几分实力,他怎么也不会这么忍气吞声。

    水天青已经凑了上去,殷切叹道:“师兄,您可算是来了!您若是再不来,师弟我就要被他们联手绞杀在这了!”

    水天越“哦”了一声,瞥了他一眼,眉头轻轻一蹙。

    水天青心里一跳,连忙收敛了脸上的神色,将身上的灰尘血迹都整理了一下,稍微低下了头。

    他这个师兄,天纵奇才,本身实力极强,但就是性子极为高傲,而且冷漠至极。

    就算他是他的师弟,他几乎也从未给过什么好脸色。

    要不是今天情况特殊,他也不会将他请出来。

    水天越也懒得说他。

    他在水家地位超然,本来这样的事情,是不会惊动他的。

    但…慕凌寒身上有的那个东西,的确是连他也难免心动,这才答应前来。

    水天越双手笼于袖中,姿态闲适,问道:

    “几位,想必不是来和我们相争的吧?”

    冥郁袖中的手已经紧紧握起,青筋暴起!

    宗政奇峰也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水天越这姿态的确是嚣张的很,一点也不把人放在眼里,但…谁让他是尊主?!

    这一场,他们绝对是争不过水家的!

    二人交换了个眼神,心中暗恨的同时,也对水家不无鄙夷。

    慕凌寒身上有宝贝的消息,早已经传开,诸神之巅知道这事儿的,肯定也不只有他们三家。

    但是到现在为止,除了他们,也的确是没有其他人前来打算抢夺。

    因为说到底,这宝贝虽然诱人,但是这样的世家大族,从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手里抢东西,着实是有些丢人。

    他们两家都是没有敢声张,只想着来了以后看看情况,若是能抢到就尽力为之,若是不行,放弃也不是不行。

    但是谁能想到,水家这一次竟然直接派出了这样庞大的力量?

    让水天青出来也就算了,现在竟然直接让一个尊主强者出手,从慕凌寒的手里抢东西…

    这消息传出去,着实是丢人现眼!

    毕竟,尊主强者在世家之中,地位也是极高的。

    这样的顶尖存在,却来做这样的事儿…怕是传回诸神之巅,立刻就要成为各家的笑话!

    可水家竟然就这么做了!而且这么理直气壮!

    冥郁不阴不阳的拱手笑道:“既然是天越尊主亲自出手,那自然是没有我等什么事儿了。水家既然这一次势在必得,那…请便。”

    说着,他便是直接后退了几步,表示自己不会再搀和到这件事情之中。

    宗政奇峰紧随其后。

    “冥兄说的不错。今天的闹剧应该也就到此为止了。既然天越尊主已来,那我们就不再说什么了,毕竟这点自知之明,我们还是有的。”

    说着,宗政奇峰也是远远退开。

    眨眼之间,这场四对一的战局,就变成了二比一!

    水天越毫不在意他们二人的反应。

    他所为的,不过就是慕凌寒身上的那东西罢了。

    实际上,因为这东西已经太久未曾现世,很多人都不知道那到底意味着什么。

    但是,他知道。

    所以这一次,他是必定要将东西带走的!

    “是你自己交出来,还是本尊亲自动手?”

    水天越居高临下的问道。

    他虽然语调平静,然而周围人却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袭来!几乎难以呼吸!

    慕清澜双手交握,指节发出清脆的咔嚓之声。

    她眉峰微挑,眸光如刀。

    “尊主…很强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