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1048 香囊(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房间之内,一片安静。

    慕清澜几乎忘记了呼吸,云翊的话,每一个字她都可以听懂,但是凑到一起之后,她却是怎么都想不明白。

    原本以为即将揭开的谜团,竟是越发的云雾缭绕,无法看清。

    她以为自己看到的是所有,现在才明白,或许她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

    在那看似波澜不惊的海面之下,隐藏着怎样危险诡谲的巨大冰山,现在连她也不能确定了!

    慕清澜神色怔怔,张了张嘴,喉间却是说不出一个字。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能说什么。

    因为她真的不知道,一点也不知道。

    如果说她之前以为自己已经猜到娘亲的身份不同寻常,或者说她背后的来历非同一般,她也从未想过,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星阵王师都需要联手布下的星阵…娘亲却是能够自己施展。

    她甚至将那所谓的元灯放在这里,姿态潇洒的离开。

    她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为什么那么多年,她竟是一点都没有觉察?

    娘亲分明是隐藏了这些,那…爹爹知道吗?哥哥知道吗?

    她隐约猜到哥哥应该是知道了一些东西的,可是她不能确定,他是否已经了解到了这一步。

    慕清澜的脑海之中,像是一片空白,可却又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崩塌!

    她缓缓低头,重新看向那张留下的字条。

    从那龙飞凤舞的字迹之中,可以看出写下这字迹的时候,那个人是何等的放恣张扬。

    她故意留下了那些人想要得到的元灯,但同时也设下了极为危险的星阵!

    与其说这是个挑战,不如说这是挑衅!

    那和印象中总是噙着温柔的笑的娘亲,似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如果不是慕清澜能够肯定这的确是娘亲的字迹,只怕是也不敢相信,这是娘亲所留。

    一切好像,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

    正在慕清澜沉思的时候,忽然被揽入了一个宽阔的胸膛。

    他不容分说的将慕清澜抱入了怀中,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一只手则是按着她的臻首,让她贴在自己胸膛之上。

    灼热的温度,从他的身上,传到她的身上。

    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轻轻将她心中的那些波澜抚平。

    慕清澜闭了闭眼,放松了身体,额头抵在了他的胸前。

    她可以清楚的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一下下,如此强劲而规律,像是裹挟着无尽力量。

    连带着,她的心也逐渐平静了下来。

    云翊玉刻般的下巴在她的头顶蹭了蹭。

    纵然什么都没说,这对慕清澜而言,已经是最大最安心的抚慰。

    云翊眸色深深。

    实际上,连他都如此震惊和意外,也难免她会是这个反应了。

    在这之前,他几乎从未怀疑过她的身份,虽然惊讶于她的天赋和机缘,但是他也从未往这方面想过。

    但是现在,他终于明白,怀中这个小小人儿,很可能有着极为隐秘的身份。

    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房间之内,一时间只能听到二人静谧的呼吸。

    好一会儿,慕清澜才终于开了口。

    她的声音有些闷闷的,还带着疑惑,像是迷路的孩子。

    “云翊。”

    云翊喉结滚动,轻轻“嗯”了一声。

    “你说,娘亲她,为什么要瞒着我呢?”

    她从来没有说过这些,甚至连一点点的痕迹,都没有显露出来过。

    “或者说,瞒着我和哥哥?那,爹爹知道这些吗?”

    如果他不知道,那依照娘亲这样的身份和实力,又怎么会和爹爹在一起?

    如果他知道…那么,这之前的十几年,他们一直都在隐瞒着所有人这个惊天的秘密,是吗?

    云翊沉默片刻,清冷低沉的嗓音,才落在了慕清澜的耳边。

    “无论是为什么,我相信她是有苦衷的。”

    慕清澜没说话。

    她无法描述自己此时的心情。

    能够找到娘亲的线索,她自然是高兴的,可是现在的一切,却又都在证明着,那么多年,娘亲一直都没有告诉过她和哥哥这些事情。

    慕清澜知道云翊说的是对的,但是情绪却还是有些复杂。一方面,她心中有着一股委屈,可另一方面,她更多的却是心疼。

    心疼娘亲,以及爹爹。

    按照慕清澜对他们的了解,估计爹爹是知道一些的,但是他们二人都选择了共同隐瞒。

    他们必定有他们的不得已。

    “这东西应该是十七年前你娘亲留下的,这就足以说明,那个时候,她已经是比星阵王师更加强大的存在。而能够培养出这样的强者的家族…必定极为尊贵。而这样的家族,在婚事之上一直都极为严苛。”

    云翊几乎可以肯定,那绝对是一个不逊于云族的存在!

    即便是云族之内的人,能够突破云星阵王师,也已经很是难得。

    看上去,她并不是诸神之巅十大家族之中的人,或许是某个更加隐秘而强大的存在,也未可知。

    慕清澜点点头。

    当初在太极谷的时候,那神秘的一男一女,就曾经提到过这样的事情。

    慕清澜还记得当时他们提到了那女子族中的“族规”,所有人都反对他们二人在一起,所以他们无奈之下才选择逃脱,并且最终被困在了太极谷,而且分别被压在了两座隔开的山峰之下,百年不得相见。

    慕清澜当时还未在意,但是现在想想,娘亲和爹爹,或许也面临了同样的麻烦和威胁!

    不用想也知道,娘亲所在的家族,若是知道他们二人在一起的事情,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其中手段,难以想象。

    但是,他们一家人,却还是安安稳稳的渡过了十三年。

    如果不是她和哥哥去了中元秘境,而爹爹和娘亲去了九戈…一切或许会和现在完全不同!

    当然,慕清澜心中几乎可以肯定,也许在九戈,爹爹和娘亲的各自失踪,就有可能是那些人动的手。

    否则,她实在是想不出一个理由,会让将娘亲视若珍宝的爹爹,和娘亲分离。

    他即便是拼命,要肯定会保护娘亲到最后一刻,但是现在二人分明是被分开了。

    那就证明,即便是他当时拼了性命,也依然徒劳。

    那…娘亲呢?

    她现在,又在哪里?

    慕清澜深吸口气,将脑海之中的想法都快速的整理了一番,而后将自己的情绪平息。

    她轻轻推开云翊,仰头看着他,眸光依然璀璨。

    之前的茫然和无措已经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战意!

    “不管怎样,能找到这个已经是意外之喜。”

    就算娘亲的身份深不可测,她已经走到今天,就绝对不会后退!

    娘亲和爹爹都还需要她和哥哥,她就必须要继续!

    云翊摸了摸她的头发,眼角闪过一抹激赏。

    她素来都是这样,仿佛从来不会被人任何危险打败,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能够再信心满满精力十足的战斗!

    如同一颗耀眼的明珠,璀璨无方!

    “无论如何,你记得,我在你身边。”

    他只说了这一句话,却已经足够。

    慕清澜用力的点头。

    “这里应该是娘亲之前待过的地方,我看看有没有其他的线索。”

    说着,她便是继续在房间之内搜索起来。

    至于那个元灯,她暂时倒是不着急了。

    ——毕竟她现在可没有把握能破开那八灵封神阵!

    房间很小,几乎一览无余,慕清澜又仔细找了一会儿,却是再没有什么发现。

    她走到床边。

    床上的被子整整齐齐,很是干净,仿佛主人只是早上刚刚离开,很快就会回来一般。

    慕清澜看了一眼,一开始没觉察什么,但是正要转开视线的时候,却是忽然发觉了什么,重新看了过去。

    这枕头,瞧着似乎有些不对啊…

    慕清澜心中一动,便是伸出手,将枕头拿了起来。

    一个香囊,忽然掉了出来。

    慕清澜一愣,低头看了一眼。

    云翊此时也走上前来,看向了那香囊。

    “这也是你娘亲的?”

    慕清澜正将那香囊捡起来,听到身后云翊的问话,顿时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尴尬,下意识的将香囊刺绣的那一面翻转到了掌心。

    “咳。应该、应该是。”

    这拙劣的绣法,真的比她好不了多少,甚至比她的水准还…

    慕清澜有些窘迫。

    云翊却是微微挑眉,嘴角勾起,似笑非笑,十分真诚的说道:

    “原来你的绣工,深得令堂真传。”

    慕清澜顿时一囧,嗔怒的瞪了他一眼。

    然而不等她开口,云翊却是已经凑近了一分,说道:

    “我也要。”

    “什么?”慕清澜眨了眨眼。

    云翊眯了眯眼,神色有些危险。

    慕清澜瞬间懂了,而后有些哭笑不得。

    “我这样的绣工,你也要?”

    云族少主何等尊贵,若是想要,天下各种香囊,还不是手到擒来?

    但是云少主偏不。

    “我只要你绣的。”云翊态度很执着。

    慕清澜有些想不通:“你要香囊做什么?我看你平时也不用…”

    云翊顿了顿,微微偏头,声音有些僵硬。

    “随便你绣什么都好,只要不是鸭子就行。”

    慕清澜:“…”她好像送给哥哥的那个,是绣的鸭子吧…

    是当初在慕家的时候,她躺在哥哥的房间,他才看到那挂在床头的香囊的?

    这都过去多久了!他竟然在这个时候提起?

    其中缘由,慕清澜是不会懂的。

    毕竟云大少主在彰显主权这种事情上,从不认输!

    慕凌寒有,他当然也要有!

    慕清澜咳嗽一声:“那个天鹅。”

    她清楚的看到了云大少主的耳尖,微微红了起来。

    她忍不住笑了一声。

    “知道啦!有时间给你绣一个便是!”

    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样跟孩子一般…

    云大少主心满意足。

    慕清澜这才又重新看向了手中的香囊。

    一股淡淡的香气,从那上面散发出来,令人心旷神怡。

    这气息和娘亲身上的味道很是相似,但又有一些不同。

    她将香囊打开,一抹淡淡玉色,一闪而过!

    慕清澜尚未看清那是什么,便是猛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吵闹的声音!

    数道气息,正飞快的朝着这边靠近!

    而且,来者不善!

    慕清澜立刻将香囊收了起来,微微拧眉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已经可以看到几道人影,正在朝着这边冲来!

    甚至,已经可以听到那兴奋的声音!

    “这附近别无他物,却唯独有一间木屋,必定藏有宝贝!”

    “哈哈!能在藏雪海留下一个木屋的人,必定是绝世强者!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稀世珍宝!”

    “大哥,那里面好像有人!”

    “什么?”

    正满脸兴奋的冲在前面的男人,神色顿时一冷。

    而其他几个从别的方向而来的人,闻言也都是皱起了眉头。

    本以为他们已经够快了,难道有人比他们更快?

    七八个人立刻无声的将木屋围了起来!

    一股危险的气息,逐渐扩散!

    “竟然有人捷足先登了?里面的,不如出来见一面?”

    话音刚落,几人便是见到一道白色的身影,缓步踏出。

    众人神色一僵。

    怎么会是这个小子!?

    云翊神色清冷,目光扫视一圈,淡淡道:

    “你们是派个人出来,还是…一起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