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庭来使
    不过这个世界虽然危险,但好在自己马上就要上天成为神仙了。中★w★.★√z★.くo

    到那时,自己的老板可不就是大名鼎鼎的三界之主——玉皇大帝了么?

    虽然现在东有三清与道门,西有二圣与佛教,下界还有妖魔肆虐,算起来这些势力都不惧他天庭,因此他这个三界之主当的是有些水分。

    但这样的大佬级人物还有势力在这个世界毕竟是少数,算起来屈指可数,除他们以外,又有哪个敢小看他这个主宰三界的天庭之主?

    就算前世自己进入全球第一公司上班,但比起玉皇大帝和天庭,那档次恐怕还是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吧。

    因此跟着这样一个牛逼哄哄的老板,在他手底下做事,那自己还需要为前途担忧么?

    不,这已经不能叫前途了,应该说那简直是一条金灿灿的通天大道啊,跟着玉皇大帝混,那绝对的前途无量啊!

    一想到这里,牧长生的心里就忍不住的激动起来,甚至想要大吼出声来显示自己的兴奋。

    神仙啊,自己要成为神仙了。

    前世在地球上,曾有多少修士隐居于山林,日夜苦修不惰,期待有朝一日可得道成仙,羽化飞升仙界。

    可惜的是,苦修士虽然牧长生在电视报纸网络上见了不少,但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一个可以修成正果,得道成仙。

    故虽然自己一重生就可以当神仙这事让他有些莫名其妙,但对于现在的他而言,这总归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不是么?

    毕竟他好不容易才重生活一回,因此他实在不想重生后,结局又悲催的变成稀里糊涂的给一只路过的妖魔当成食物。

    泡在浴桶里,牧长生想到:既然上天让我重生一回,那我就既来之则安之,好好在这个世界里活下去。

    毕竟就算回到地球,自己也不过只是一个一穷二白的穷*丝罢了,没车没房没存款,以后想找个老婆或许都很困难。

    想到这里,牧长生忍不住叹了口气,自嘲的一笑,轻声道:“现在这个世界虽然妖魔肆虐,有一定的危险性,但地球上就不危险了么?车祸,地震,各种天灾……这里面哪一样不要人命?

    尤其是自己这回碰上的那口钟,还真特么的就给自己稀里糊涂的送了终,自己明明没招它也没惹过它,可它不也自动找上门了么?

    或许在这个世界里好好跟着玉帝大老板混,舒舒服服的在他手底下当个小神仙,努力奋斗一下,日子过得也未必会比在地球上差。”

    想通了这些,顿时这几天因为重生而压抑在他心中的恐惧和不安一下子就被他抛开,牧长生立马感觉到全身上下由内而外的一阵轻松,接着他忽的从浴桶中站了起来,目光中带着无比坚定之色,用尽全身力气大喊道:

    “我才不会那么轻易的狗带!”

    “从今天起,我就是牧长生。”

    “一个崭新的,即将成为神仙的牧长生!”

    牧长生的房外,管家林泉正等着牧长生沐浴出来时伺候,他这突兀的一声大喊,倒把老人家给吓了一跳。

    听到牧长生第一声大喊,林泉一脸欣慰道:“这狗带又是啥词啊,看来通过这几天看书,少爷的学问又有进步了,说的词都让我老林听不懂了。”

    可是牧长生第二句倒是让林泉有些纳闷:“少爷他本来就是牧长生啊,这名字还是老爷和夫人在世时请大师给取的呢。长生长生,长生不老,这名字取的可真是太好了,现在少爷果不其然成了神仙,这可不就真的长生不老了么?”

    直到牧长生喊出最后一句,林泉脸上才露出恍然大悟,皱着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少爷这几天对成仙的事情表现的那么平静,让我还真以为少爷对此事看的那么淡呢,原来他心里其实这么紧张呀!”

    说完林泉又看了看天上的太阳,算了算时辰,现离天庭定下成仙的时辰还有一段时间,于是没有再开口催促房里的牧长生,而是继续候在门外,等着牧长生沐浴完自己出来。

    牧长生在房里,因此没有听到他的老管家林泉的自言自语,倘若听到了,一定会目瞪口呆。

    前两句他倒还能勉强接受,可这最后一条就让他难以认同了。

    什么叫自己对成仙的事情表现的那么平静?

    自己那是平静么?

    那明明是因为自己刚重生在一个陌生世界,害怕稀里糊涂的再死一次,所以急需看书好好恶补一下这个世界的知识好不好?因此根本没有功夫搭理成仙这事儿嘛!

    这不,今早他才刚从书里了解到,这是一个神话世界,而且还有许多神仙存在,他这才心里偷着乐了好久。

    沐浴完毕,牧长生换上了一件林泉早已准备好的崭新月白长袍穿在了身上。

    穿白袍是他牧长生的颜色喜好,至于新衣服,则是今日他成仙,要被仙使接到天上去拜见玉皇大帝,因此怎么能不穿的干净严肃一点儿?

    牧长生穿着衣服出来后,林泉赶紧唤来一个丫环给牧长生梳头,最后用一根碧玉簪束起。

    牧长生出了房间,林泉一瞧,呀!好一个卓尔不凡的俊公子。

    梳洗之后,牧长生与林泉来到了前院。

    前院里此刻已经安置了一张供桌,上面摆满了香烛黄表,瓜果贡品,还有一个玉皇大帝的神位。

    此时牧府的两扇红漆大门大开着,门口两尊威武的大石狮子镇守,门外人头攒动,早已密密麻麻的围满了人,牧长生一眼望去,根本望不到尽头,就好像今日这安阳城全城的人都来了这里一样。

    此刻他们全都争先恐后,眼巴巴的往牧长生家的院子里瞅,生怕少看一眼都吃亏。

    “他们这些人是……”

    看见门外这些人,牧长生急忙问林泉道,他敢保证,要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来这里,那他在这里待不了一秒就得晕过去。

    “少爷,他们听说今日你成仙,所以都是来看你成仙的。”看到自己带牧长生沐浴一趟的功夫时来了这么多人,林泉自己也吓了一跳。

    听到解释牧长生明白了,合着自己成仙的事早已经传出去了,这些人全都是来凑热闹的。

    不过牧长生也现了一件事,那就是不管是地球上还是这个世界,都不缺一些闲着无聊看热闹的人。

    林泉不清楚牧长生对这些人态度,于是试探着问道:“少爷,要不我们把大门关上,免得他们打扰了少爷你成仙的大事?”

    牧长生闻言摆摆手,道:“不妨事的,看看又不能怎么样,索性就由他们去吧!”

    要不是在地球上的大城市念书时,每天上街经受过密集训练,牧长生或许还真会受不了。

    至于现在门外这情形虽然是壮观,但比起地球一些大城市的大街上每天都出现的人山人海的情况,则绝对算是小儿科了。

    “林伯,现在什么时辰了?”往前厅里走时,牧长生问道。

    说实话,虽然牧长生已经来这世界七天了,可对于时间这事儿他还没有转换过来,这就跟地球上从南半球飞个北半球要倒时差一样难受。

    除了知道地球上的两个小时是这里的一个时辰以外,牧长生也能看太阳估摸着算时间,但绝对没有林泉这看了几十年的经验准确,因此他一般都懒得自己看,都是问林泉的。

    “少爷,已经到午时了!”林泉答道。

    午时?

    牧长生一怔,那不就是中午了么?

    他记得前几天来传消息的那个天庭传令仙官说过,这天庭派来使者接自己的时辰,好像就是在这午时。

    “嘿,大家快看天上,神仙来了。”

    忽然门外传来一声大叫,引得众人纷纷抬头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