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殿内风波
    钟灵闻言,呵呵冷笑不已,再伴随着那一脸讥讽看傻瓜似的表情,笑的牧长生一阵眼皮乱跳。网くwくく.√z.o

    “难道……这里最厉害的不是他?”牧长生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神话里不都说这哪吒三太子是天庭数一数二的战神吗,怎么这会儿到了钟灵这儿,好像就变得不怎么厉害了呢?

    “我承认,这小子确实天赋异禀,一身上仙境的修为力压众人,在这凌霄宝殿里的众人之中确实不差,不过他想排第一,那可就差远了!”钟灵摇头道。

    “啊,那最厉害的谁?”牧长生问。

    钟灵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儿冷笑不已,牧长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不由心里惊叫一声:“啊,是玉帝?”

    正巧牧长生抬头看向玉帝时,正巧玉帝也向他看来,吓得他的心跳一阵加。

    “诸位爱卿,咱们这天庭偌大的天庭,文武之职可还有空缺,能给牧长生安排一下?”玉帝并没有现他的心理活动,只是看了他一眼,之后又问众人。

    牧长生松了一口气,可是一听这要给自己封官了,这心哪立马又给提了起了,忐忑不安的听这些神仙的讨论,想看看他们能给自己安排个什么职位。

    “启禀玉帝,我手下还缺一位下等神将。”玉帝问完,立刻武职一方闪出一个中年白袍星官道。

    “哦。”玉帝淡淡的哦了一声,好像对这些小事一点儿也不在意:“既如此,那牧长生你就去白虎星君手下吧!”

    白虎星君?

    牧长生一愣,这名头好像不大呀,自己前世好像没怎么听说过呀。

    心里腹诽,牧长生身上动作却一点儿也不慢,立即躬身,深深一拜:“谢陛下。”

    “启奏陛下,册封此事万万不可呀!”就在牧长生谢恩的时候,忽然又有一个星君来至中间启奏道。

    玉帝的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看到这一幕的太白金星立即出声指责道:“武曲星君,册封牧长生去白虎星君手下已经陛下亲口赐封,你又出来添什么乱?”

    牧长生这时也直起身子,然后侧身看了一下这个武曲星君,现是个身穿铠甲,一脸络腮胡子的大汉。

    牧长生此刻一脸平静,没什么表示。

    因为他不知道这武曲星君阻拦自己被封官是什么意思,可是武曲星君下一句话一出口,顿时让他心里怒不可遏,“噌”的一声冒出一团无名火来。

    只听武曲星君冷笑着与太白金星针锋相对,丝毫不退步道:“想他牧长生一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在天庭寸功未立就能被封六品的神将……”

    武曲星君说着转身朝玉皇大帝躬身一拜:“陛下,如此册封太过儿戏,也有失偏颇,会让那些为天庭立下汗马功劳的兄弟们不服啊!”

    武曲星君话一出口,顿时文武神仙们纷纷交头接耳,叽叽喳喳的讨论了起来。

    “这……”

    玉皇大帝一看这场景,脸上立马露出了一抹难色,并且眼中闪过对武曲星君的一丝厌恶。

    不厌恶不行啊,谁让自己已经开口让牧长生成为白虎星君手下的天将呢,可武曲星君现在这么一闹,这不正是拆自己的台,让自己难堪么?

    现在自己要是再让牧长生继续当天将吧,还真像他说的,会让那些给天庭立下功劳的手下不服;可自己要是不让牧长生当吧,先不说牧长生会不会心生怨恨,就是自己也免不了丢脸。

    因为自己可是三界至尊的玉皇大帝啊,金口玉言的,可是此刻这前脚话刚出口还没晾冷,后脚就要收回去,这以后自己面子还往哪搁?这武曲星君不是当众人的面啪啪打自己的脸吗?

    太白金星也不服道:“陛下已经亲口册封牧长生了,武曲星君你这么做,置陛下脸面于何地?”

    听到太白金星的话,玉帝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这太白金星不愧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的难堪,想来他这么一陈诉利害,这武曲星君应该会收敛一些了吧?

    可下一刻玉帝也傻眼了。

    也不知道这牧长生是不是哪里惹到他了,这武曲星君今天还真就跟一条疯狗一样,不依不饶的跟牧长生杠上了,扯着牧长生不放。

    听到太白金星的话,武曲星君脸色一变,之后他咬咬牙,继续道:“陛下,你册封如此大的一个官给一个初来乍到的毛头小子,我等不服啊!”

    其实武曲星君今日也是跟牧长生见面,所以谈不上招惹什么的,只是武曲星君一听这牧长生初上天庭就能被封六品神将,而他在天庭累死累活这么多年也不过四品官,故而心生不平衡罢了。

    听到武曲星君这话,玉帝直接黑起一张脸,看向武曲星君的眼神里全是冰冷。

    牧长生恰好捕捉到了玉帝眼中的这抹冰寒,急忙俯身开口:“陛下,臣也有话说!”

    看到牧长生这时候也来添乱,玉帝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不用说,看来这小子也要为了这官职开口与武曲星君吵一架了。

    “陛下,我觉得武曲星君说的对。”牧长生心里虽然恨死了武曲星君,但还是昧着自己的心道。

    “嗯?”玉帝一怔。

    这武曲星君害得他六品将军做不成,按理说这小子应该恨死了这武曲星君才对,怎么这会儿反倒替他说话了?

    “陛下,小臣确实初来乍到至天庭,一下子被封六品肯定会有许多人不服气,这点武曲星君也没有说错,所以长生在此肯定陛下收回成命,给长生一个小官做就行。”牧长生道,说完又对玉帝深深一拜。

    别看牧长生此刻很被动,但其实这是牧长生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想的以退为进之计罢了。

    如今玉帝被武曲星君逼的下不来台,现在自己这么一说,就变成了自己主动要求做小官,算是给了玉帝一个保全脸面的台阶下,在玉帝跟前露了一下脸,日后前途肯定不差。

    果然,一听牧长生的话,玉帝立马会意,眼中闪过对牧长生的感兴趣神色,摆了摆手道:“也罢,既然是你主动要求,那我就封你个七品天兵统领,去看守南天门如何?”

    “陛……”

    武曲星君又想开口阻挠,可是一开口就看到玉帝看向他的双眼微眯,眼中尽是冰冷时,立马心中一凛,知道自己今天已经引起了玉帝的反感,当下立即住嘴,不敢再开口。

    牧长生在一旁冷眼旁观看着武曲星君,眼中也全是寒意:他不是那种人善被人欺的人,因为前世的他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因此最能了解人心冷暖与丑恶。

    今日自己与这武曲星君的梁子算是结下了,阻人前途如杀人父母,此仇不共戴天,等到有机会,看自己不整死他。

    “回陛下,小臣愿往。”

    牧长生向玉帝拜道,心里却想着反正南天门有自己大哥二哥高明高觉在,自己去了那里有他们的关系,似乎也不错。

    说完他笑着朝一边的白虎星君一拜,道:“星君,看来是我牧长生福薄,没有机会在你麾下效力了。”

    白虎星君笑了笑,斜睨了一眼排在自己之后的武曲星君一眼,道:“无妨,今日是有跳梁小丑在此作祟,搅了美事,牧统领日后有空,可以来找我那里坐坐。”

    牧长生抱拳谢过。

    “牧长生,朕今日便封你为南天门的正七品天兵统领,赐星河甲一套,仙剑一口,五转仙丹一粒,望你兢兢业业守我天门,不要辜负朕的期望。”玉帝在宝座上开口。

    “谢陛下隆恩,小臣万死不辞!”

    牧长生单膝下跪,嘴里说着这些场面话,而他的这一跪是受封之礼,却是少不得的。

    从今以后自己算是彻底进入天庭这间“大公司”了吧,牧长生想到,之后太白金星便领着牧长生出了凌霄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