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仙魔手段
    “哎,金星前辈,你说我到底哪里得罪武曲星君了,他居然这么针对我?”一出凌霄殿,牧长生就故意苦着脸对太白金星大倒苦水。八★一★网w.z.o

    太白金星脸上的笑容一僵,叹了口气,道:“武曲星君在天庭这么多年了,却还是四品武职,而你一来就是六品,你说他能不眼红吗?”

    牧长生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比如说前世的公司里,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一进来就是经理,先不说手下人服不服,那其它经理心里肯定也不平衡啊。

    他们费心费力的工作才坐上经理的位置,结果后来一个初来乍到的毛头小子一进公司就能和他们平起平坐,如此他们心里能平衡那才怪了。

    “对了,前辈,咱们天庭的官职几品是怎么回事啊?”牧长生听到六品七品什么的,感觉跟重生前的古代官职很像。

    太白金星于是又跟牧长生讲了一遍的官职,一听完,牧长生想跟这武曲星君死磕到底的心就更强烈了。

    原来天庭的神仙官职分为九品,一品最大,九品最小,而一到三品的神仙则是上等神仙,在天庭中就是大人物,李靖,哪吒,刚才的白虎星君,还有四大天王,以及他太白金星都是上等神仙。

    四品到六品则是中等神仙,比如武曲星君,文曲星君他们都是,并且还能在人间建庙享受人间香火。

    至于七品到九品,在天庭就属于最底层,在人间就属于山神土地这一类被人呼来喝去的下等神仙了。

    你说牧长生原本能做个六品中等神仙的好事,却硬生生被武曲星君搅黄了,这口气让牧长生如何咽下去?

    而且牧长生看得出来,刚才玉帝封自己七品之后,武曲星君这王八蛋居然还要阻止,要不是玉帝坚持,说不定自己到最后连个七品南天门统领都捞不上。

    想到这里,牧长生恨不得现在就返身折回凌霄宝殿掐死武曲星君这王八蛋。

    不过牧长生也清楚他在天庭一没人脉二没权,尤其是第三,他连一点儿法力都没有,又如何报复武曲星君呢?

    “钟灵,武曲星君这王八蛋什么实力?”牧长生咬牙切齿的问。

    牧长生的识海里,钟灵正悠哉悠哉的坐在东皇钟上,看到牧长生气急败坏的样子,它笑道:“法力不怎么高,也就真仙境而已,不过他的武艺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咦,这一个神仙的实力还跟武艺有关系?”牧长生诧异道。

    记得前世的一些网络小说里,仙人战斗可都是都术法斗法宝,法术法宝满天飞的,从没有听过直接上去拿着砍刀进行肉搏的。

    “你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不知道这个很正常!”

    钟灵得意的一笑:“告诉你吧,我们这个世界不管是神、人、佛、妖、魔,只要打架,全靠四样手段本领。”

    “哪四样?”牧长生急道。

    “武艺,法力,法术,还有法宝!”

    “武艺,法术,法力,法宝?”牧长生细细琢磨着钟灵说的这几样东西,忽然眼前一亮,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他联想到了西游记和封神演义,里面的人打起架来,可不就是先上去肉搏卖弄武艺,之后再用法力使出法术,卖弄一下神通,最后拿压箱底的法宝结果对手的性命么?

    这四样里,只要会些武艺,那小妖怪都可以和大神仙斗一场,虽然最后他们也难成大神们的一合之敌。

    法力这东西呢,除了某些人气运逆天,能吃到蟠桃人参果这样能大涨法力的天地灵物外,就只能日积月累的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修炼了。

    至于练的法术神通厉不厉害,就要看他们自己的背景后台够不够硬,想当初孙猴子初到菩提祖师那里说可谓一穷二白。

    结果呢,人家运气好,抱到了一个好后台,被菩提祖师收为徒弟不说,还传下了一身好武艺以及筋斗云、七十二变这样牛叉的神通。

    而在这四样中,最重要的莫过于一件好法宝了。

    想当初封神大战里,广成子赤精子身为阐教十二金仙里的杰出人物,个顶个的都有着太乙金仙的修为与实力。

    结果最后呢,在把自己的得意法宝番天印与阴阳镜传给纣王两个儿子后,被徒弟们用番天印与阴阳镜打的他们愣是没一点儿脾气,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可谓是丢尽了脸面,由此可知在这个世界里有一件好的法宝的重要性了。

    想到这里,牧长生看了识海中的东皇钟一眼,逆天的法宝自己身上也有啊,可惜的是它却不真正属于自己罢了。

    牧长生深深叹了口气。

    “你看看你,武艺呢不会,法力呢没有,神通呢不会,法宝更是没有,你说说现在的你,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活的多失败,就这样还想报复人家真仙境的高手?”钟灵嘿嘿嘲笑打击着牧长生道。

    牧长生脸一黑。

    的确,钟灵说的没错,现在的自己还真像钟灵说的一样,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

    不过武艺这东西并不难学,自己跑到人间苦练个十年八年的,估计就能算个小高手了,而这么长时间天上才十天。

    法力呢,自己没有天地灵物吃,也没有太上老君的仙丹嗑,估计这个只能慢慢日积月累了。

    至于神通……

    牧长生把不怀好意的目光瞄上了东皇钟钟灵,想它身为一代天帝的法宝,又岂能不会一些东皇的神通绝学?

    东皇的实力估计比菩提老祖还要强,那他的一些手段岂能平凡,自己要求也不高,就向钟灵要那么十个八个神通练练,不愁练不成高手。

    至于法宝这东西,想那厉害的法宝每一件都有灵性,会自己找主人,所以自己只能叹一句,随缘吧!

    很快,太白金星驾着云带着牧长生就出现在南天门口。

    “高明高觉,你们那小兄弟来了。”

    魔礼青怀抱着他视若性命的法宝青锋剑正在南天门口左右巡视,忽然一转身看见了牧长生,于是对高明高觉笑道。

    因为当初魔礼青与高明高觉都是给殷商纣王效命的,故而在天上他们几个关系也比其他神仙要好一些。

    “三弟!”

    高明高觉惊喜的叫了一声,迎了过来,魔礼青也一起走了过来:“牧小兄弟,你怎么又跑来我南天门了?”

    高明高觉也像牧长生看了过来。

    牧长生苦笑道:“唉,天王,大哥二哥你们不知道,这说起来真是一言难尽,都是眼泪啊!”

    看到牧长生的样子,几人更疑惑了,硬要牧长生说,可牧长生偏偏不说,最后还是太白金星出言告诉了几人凌霄殿上生的波折。

    “什么,武曲星君这厮,实在是可恶,居然做出如此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听完高明高觉两人一阵义愤填膺,要不是魔礼青拦着,说不定就真跑去跟武曲星君干仗了。

    这使牧长生眼眶一红。

    虽然这两人修为不过天仙,官职不过五品,都比武曲星君要低,但他没想到这俩人居然真把自己当成了兄弟看,自己受了委屈他们就要替自己出头。

    “大哥二哥,不必了!”

    牧长生红着眼眶感动不已,拉住两人道:“我刚到天庭就做那么大官,只能招来别人眼红而已,虽然现在我从六品变成了七品,但万幸最后到了天王还有大哥二哥的地盘上当差,以后你们可要多多照顾我呀!”

    说道最后,牧长生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本性,笑嘻嘻的拉着高明高觉两人的胳膊拍了拍。

    魔礼青笑了笑,没说话。

    “既然三弟如此说,那今日这事便算了,不过三弟受的委屈可不能就这么消了,我们早晚都要让那武曲星君付出点代价来!”

    高明高觉两人气呼呼的道。

    就在几人说话间,忽然一个仙使(嗯,就是干皇帝身边太监工作的)捧着一个托盘领着四名天兵而来。

    托盘上盖着一块黄娟,揭开一看,里面放着一块巴掌大的金属令牌,一口流光溢彩的仙剑,以及一个打开的小方玉匣,玉匣里面盛放着一粒龙眼大小的淡黄色仙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