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元神之法
    若是东皇钟真找来好宝贝,那就是自己的了,最后占便宜的还是自己,自己服个软就能换到好宝贝,这生意做的太值了,牧长生想入非非。八一中★くw★.z.o

    如果它要弄不来宝贝,那正好也可以打击一下这臭屁的东皇钟钟灵,省得它一天到晚都那么趾高气昂,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的,而且还动不动就来嘲讽自己。

    牧长生脑中和钟灵斗嘴,手上却不慢半分,立即摆出架势,左手倒提仙剑,右手捏诀,开始口念咒语,念完之后,牧长生大声喝道:“收!”

    接着他左手掌心一道白光闪过,之后他的左手便空空如也,不见了他的那口剑。

    “诶,真没了,前辈前辈,真的没了……”牧长生翻来覆去检查了好几遍自己的手,确认真的不见了之后才激动的抓着太白金星欢呼雀跃道。

    太白金星也笑着微微点头,眼中闪过一抹回忆之色,当初自己第一次从师傅那里学会这个法术,那激动与兴奋一点也不比牧长生要少!

    “先别急着高兴,再试试召唤出来。”太白金星道。

    牧长生赶紧嗯了一声,快平复下自己激动的心情,右手掐诀竖于胸前,口中开始念念有词,念动召唤的咒语,念完之后,一指院中:“去!”

    锵!

    随着他话音落下,一声响亮的剑鸣之声蓦然在大厅里响起,一把锋利无比的寒光宝剑也凭空出现在他身前,向着他指出的方向暴射而出。

    轰!

    又是一声巨响,院子里最后一颗观赏的大石头遭了秧,被牧长生的宝剑给击了个粉碎,半空中尘土飞扬。

    不得不说,牧长生一袭白衣飘飘,再加一口得心应手的宝剑,这外表看起啦确实挺拉风的。

    可惜,帅不过三秒,下一刻当他看到宝剑撞在大石头上的时候,他立即一脸肉痛的出一声凄惨怪叫:“哎呀,我的剑!”

    牧长生急忙向宝剑伸手一招,那口剑便凭空转了个弯,落入他的手中,接着牧长生急忙捧在双掌中心疼无比的察看剑受损了没有。

    不心疼不行啊,现在他身上一穷二白的,连件像样的法宝都没有,全部家底就只有这么一把剑,要是连它都被自己开石头给弄坏了的话,那他哭都恐怕没地儿哭去。

    太白金星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长生,此剑是用星辰陨铁铸造,重逾三千斤,能随着使用者的修为增长而慢慢变重,这口剑在天庭都是将军一级人物才有的佩剑。”

    牧长生听完这才点点头,脸色平缓了一些。

    因为经过仔细的检查,他现这剑上面确实没有一丝破损,甚至刚才击破一块大石头都没有在它身上留下一丝痕迹,看起来确实挺结实的,应该挺耐用。

    “长生,你已是晋入紫府之境,之后便是神游天外的神游境,你且附耳过来,我传你炼出元神之法。”太白金星见牧长生已经掌握了体内紫府的用途,便要传授牧长生修炼元神之法。

    牧长生知道,自己若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仙人,而非一个只是有仙人之体的半吊子神仙的话,则还有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要走,那就是炼出元神。

    虽然前世神话电视剧中一些神仙妖魔嘴中经常出现这个词,但牧长生还真不知道这元神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

    此刻听到太白金星要传他元神修炼之法,心中不禁一喜,急忙上前附耳倾听。

    原来人体之中有三魂与七魄,魂者属阳,为阳神,魄者为阴,为阴神,阴阳合一便是所谓的元神。

    简单点说,元神便是由修炼之人将自身魂魄合为一体,最后进化出的一种比魂魄生命力更强大的精神体,甚至有修炼之人还把元神练成了一种对敌的手段。

    魂魄的作用便是主掌一个人的智慧,七情六欲还有喜怒哀乐,而魂魄合一炼出元神以后,这人便再没有了魂魄,而他的喜怒哀乐从此便都由元神掌控。

    若是**不幸被毁,而元神有一丝未灭,那么这人便可以用这丝元神进行轮回转世,亦或是进行夺舍重生。

    可要是倒霉点,元神全部被毁灭,**却完好无损的话,那么很可惜,这人还是死定了,而他的**也将在没有元神掌控之后,变为活死人,慢慢的枯萎。

    其实牧长生这次重生,某种情况上来说也算是夺舍重生了,虽然这不是他自己干的,而且他还是被动的。

    半晌后,听太白金星讲完,牧长生才知晓了这些。

    “可惜,我的仙丹用完了,不能再帮我冲境修炼了。”牧长生遗憾的咂咂嘴。

    太白金星听言拍了拍牧长生的头,笑骂道:“我打你个贪得无厌的小子,难道你真以为太上的仙丹真的那么没用,只能帮你突破个紫府境?”

    牧长生被打也不以为意,反而在听到太白金星的话后他顿时眼前一亮:“前辈,你是说……”

    “五转仙丹的作用是能为服食者提供八百年的法力修为,并没有破境的功效,此刻那八百年法力可是一点儿都没有浪费的在你身体中变成了你的法力。”

    太白金星指着牧长生笑道:“你小子现在有了这八百年的法力,我估计比天庭一些天将都要厉害了。”

    说完太白金星又道:“长生啊,你现已开辟出紫府,之后的神游境便要靠你自己了,我看时候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跟陛下复命了。”

    说着太白金星起身便要走。

    “哎,前辈留步!”牧长生急呼道。

    太白金星停下看向牧长生。

    牧长生小声道:“前辈啊,既然我有法力了,你能不能传我腾云驾雾的法术啊!”

    听到牧长生的话,太白金星顿时一拍额头,尴尬一笑,道:“你看我,真是老糊涂了,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长生你想学驾云我知道,我也准备要传给你了,可这刚才一忙,让我给忘了,好在现在也不晚。”

    说完太白金星便传给牧长生腾云飞行之术的咒语法诀,并且传完之后太白金星又想了一下,最后又多传了牧长生另一门御风飞行之术。

    学到这个两个法术,牧长生便不再阻拦,恭恭敬敬的送走了太白金星。

    送走太白金星后,一转身进门,牧长生便迫不及待的催动体力澎湃的法力,右手掐诀,嘴里麻溜的念出腾云之术的咒语,最后朝地上一指:

    “云来!”

    指完牧长生便一眼不眨,一脸期待的弯腰看着地上,想象着自己可以像太白金星一样,随手就能召出一朵云来,可是……

    五秒后,云没出现……

    十秒后,云没出现……

    直到一分钟以后,牧长生眼睛涩的都流出眼泪了,可云还是没有出现。

    “看样子是失败了!”

    牧长生一边揉着干涩流泪的眼睛,一边再次不服输的催动体内的法力,右手掐诀,嘴里默念腾云之术的咒语,念完喝道:“给我云来……”

    嘭!

    他话音还未落,立即就有一朵白云凭空出现在他身前,让牧长生瞪大了眼睛,显然他也没有想到他这次可以成功。

    下一刻,一声猖狂的大笑声响起:“哇哈哈哈,我就知道,我牧长生是个天才,法术什么的,洒洒水啦,一学就会……”

    “切,弄出朵白云就真以为自己很厉害么?”

    牧长生识海中东皇钟钟灵再次一脸不屑的声:“我告诉你吧,召出云什么的的不算本事,你第一次能驾好云才厉害哩。”

    不用钟灵说牧长生都知道,这第一次驾云确实不容易,这就跟爬险峰一样,上去容易下去难,此刻则是召云容易驾云难!

    不过牧长生心里也知道,自己迟早都要踏出这一步的,不然还谈什么报复人家武曲星君?

    “妈的,拼了,死就死吧……”很快牧长生就咬牙下定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