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问路太阴星
    嫦娥这个名字,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牧长生一点儿都不陌生。网くwく.z.o

    在前世,他的故乡有一个节日叫中秋节,时间是每年的八月十五月圆之夜,在这天晚上,家家户户都有聚在一起赏月,吃月饼的习俗。

    传说这个节日便是因嫦娥而来。

    至于今生,嫦娥则是高贵的月中女神,天庭正三品官职,掌管月亮运转的太阴星君,艳冠三界的三界第一女神……

    每一个名头说出来都大的吓死人。

    因此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牧长生想不知道她的大名恐怕都不可能,所以一想到月亮上住的是嫦娥这位女神,这牧长生的心立刻就蠢蠢欲动,想要寻上月宫去一睹芳容。

    可是就在他刚准备动身的时候,他的脸上忽然又露出了那种想去又不想去的,十分懊恼纠结的神色。

    是的,牧长生有开始犹豫了。

    老实说,他现在的心情就跟前世那些追星的粉丝要见到偶像时的心情一模一样,不过牧长生此时心情恐怕要更激动些。

    毕竟嫦娥可是神话中最漂亮的女神,比起前世那些美女明星,显然在牧长生心里这两者都不在同一个重量级上,根本不能比较。

    可是牧长生又很害怕。

    他害怕见到嫦娥女神后,现嫦娥原来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那么的完美,从而使她在自己心中的神坛上跌落下来,让自己失望。

    牧长生现在心里就是如此的纠结和矛盾。

    牧长生纠结了半天也拿不定主意,索性直接一盘腿坐到了白云,右臂支着右脸,翻来覆去的看月亮,看一会儿,就叹一口气,看一会儿,就又叹一口气。

    如此反反复复持续了片刻,牧长生自己倒没觉得有什么,可是他识海中的钟灵看不下去了。

    “哎,牧小子,我都告诉你回去的办法了,你怎么还不动身去问问路啊,难道你不想回去你的狗窝了?”钟灵看他迟迟不动,只是一个劲儿看着太阳叹气,不由大惑不解道。

    识海里,牧长生只是淡淡看了一眼钟灵,接着又开始望着月亮叹气。

    一看自己出言嘲讽都骂他的地方为狗窝了,可牧长生这次竟然出奇的对它不理不睬,没有跟自己反呛对骂,这让钟灵反而觉得有些不习惯。

    “完了完了,这小子不知道受什么刺激,变成傻子了,可他还答应过要帮我找主人的……”钟灵故意背着手低着头,作沉思状开始在牧长生的识海里走来走去。

    “你才是傻子呢,你全家都是傻子……”牧长生淡淡的瞟了一眼钟灵,没好气的回骂道。

    听到牧长生骂自己,这回钟灵也反常的没有生气,反而嘻嘻一笑:“说说吧,到底是什么事居然让你这么纠结?”

    牧长生叹口气:“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说道这里牧长生忽然醒悟,急忙住了嘴,一抬头,就看到钟灵双眼露出期待,正一脸八卦的样子等着自己讲下去。

    牧长生当下不禁有些气恼,还有些庆幸,幸好自己警觉的早,及时住了口才没有失言,这可是自己的小秘密,怎么能说给钟灵这家伙听呢,。

    要是真说给钟灵听,那以后自己可不就有小辫子抓在这家伙手里了吗,指不定它以后怎么嘲笑自己呢!

    “就是什么,说啊,怎么不说了?”钟灵正听到关键处呢,结果忽然牧长生停下来,这让它心里跟有猫爪子挠似的,十分难受。

    一抬头,它就看到了牧长生一直看向它时露出的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禁有些心虚。

    牧长生看了它一眼,淡淡道:“没什么,你想多了,你想走的话,我现在就去问路!”

    说着牧长生一下子站起来,然后晃晃悠悠的操纵着还不太熟练的白云朝月亮慢慢飞去。

    “不对,这家伙一定有事瞒着我!”

    看到牧长生的表现,钟灵坐在东皇钟顶上,双手托着下巴自言自语道,接着它嘿嘿一笑:“哼,好你个牧小子,居然还想瞒我,看我怎么把这事儿从你嘴里套出来……”

    另一边,牧长生驾着云虽然慢,但好在他距离月亮也没多远,因此他晃晃悠悠的,片刻就来到了月亮上空。

    他没有把云降落在地上,而是在离地一人高的高度上飞行。

    月亮上温度很低,没有一株草木存在,当然,传说中的那株神木月桂树不算。

    虽然如此,但月亮上的亭台楼阁倒是不少,这不,牧大少问路的人没找到,反倒把自己又困在这月亮上了。

    当然,这次不算迷路,因为要是他实在没办法了,直接驾云网上一飞,保证可以把底下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还有就是牧长生现这月亮上特别冷清,反正牧长生都来了好一会了,可是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牧长生反正不认识路,于是心一横,心里认准了一个方向,蒙着头只是往里闯。

    “”

    忽然一道幽怨的琴声隐隐约约随风而来,传入牧长生的耳中。

    牧长生面色一喜,有琴声就说明有人弹琴,有人谈情就说明有人说爱,啊呸,是这个弹琴,不是那个谈情。

    有人弹琴,那自己循着琴声走过去,不就可以找到人问路了吗?

    想到这里,牧长生就兴冲冲的操纵着脚下白云晃晃悠悠的往琴声那边跑。

    飞了许久,牧长生也有些迷糊,不知道自己具体到了哪,不过那琴声在他耳朵中却是越来越清晰了。

    牧长生一喜,还真有效果,于是继续往那边飞,这次没飞多久,他脚下的云就飘过了一条白石拱桥,来到了一处亭子前。

    亭子四周都有薄如蝉翼的白练随风舞动,因此牧长生看不清楚亭子中的具体情况,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亭子中央有一个白色曼妙的身影正在抚琴。

    那个身影有一双白玉无瑕的芊芊素手,修长白皙的十根手指宛如十个小精灵在那张琴的七根弦上跳动,奏出一个个美妙的音符。

    看见这双手,牧长生脑海里轰然一声响,仿佛忘记了一切,脑海中只留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这双手恐怕是这世界上最好看,最美丽的一双手了。

    接着牧长生不知怎么的,听到这悲凉的琴声忽然感觉自己心中也是一片悲凉,但是他却不知道这悲到底从何而来。

    “咚!”

    就在这时,牧长生的脑海一声钟响,仿佛一盆凉水从牧长生头顶灌下,牧长生身体当即打了个激灵,瞬间脑海一片清明。

    “钟……钟灵,刚才我怎么了?”

    牧长生自然清楚身上生的一切,并且知道在关键时刻,是钟灵催动东皇钟出的响声让自己变得清醒,救了自己一命。

    想到这里牧长生就一阵后怕,如果不是钟灵,他真不敢想象接下来会生多么可怕的事情。

    “没什么,亭子中那个弹琴的女人在她的琴声中带上了一些自己的情感,结果你修为太差,听了之后不知不觉着了道,要是再听一会儿,说不定你就跑去自杀了。”钟灵慢条斯理道,一点儿也看不到有多紧张。

    牧长生沉默了一下,低声道:“谢谢!”

    这次要是没有钟灵出手的话,他虽然清楚自己身为天庭正七品天兵统领,绝对不会死,但肯定也会吃一个大亏,所以这声谢谢也是自内心。

    听到谢谢两个字,钟灵小童背着手在牧长生识海中一脸诧异:“没想到你小子居然也有这么懂事的一回,我以为你只会和我斗嘴呢。”

    东皇钟话一出口,牧长生顿时笑脸一僵,心中对钟灵生起的好感瞬间为零,同时他也现了,这钟灵整个就一贱脾气,一日不跟自己斗斗嘴就好像浑身不舒服一样,非要和自己对骂两句才舒服。

    此时牧长生距离亭子也不过十五米之遥,就在他想再次上前一步时,忽然这里一声娇喝响起:

    “何方鼠辈,竟敢鬼鬼祟祟来我广寒宫,偷听我主人弹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