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西游之前
    封神这事儿其实并没有名字上说的那么风光。网wく.z.o

    说的好听点是上天封神,长生不老,可试问最后上了封神榜的又有几个不是已经修炼有成,自己就能够长生不老的?

    要是说的难听点,封神就是给玉帝和天庭找供其驱使的奴隶和手下。

    所以不管是在人间还是天庭,同样都能长生不老,难道这些人在人间逍遥自在不好,非要给人杀一遭,然后上天给天庭当下人才觉得舒服?

    因此虽然现在他们都同为天庭打工,表面上和和气气的,但之前商周二派封了神的神仙私底下都是老死不相往来的。

    故而在听到牧长生提到杨戬之后,高明高觉两个才这么生气。

    好在牧长生因为知道封神大战的过程,所以知道他们之间为什么会结下梁子,但他表面上还是装作不知所措的样子,讷讷道:“大哥二哥,你们怎么了,脸色突然都变得好吓人。”

    高明高觉闻言一愕,接着摇摇头,脸上的阴沉全都变成了苦笑:“三弟你出生的迟,所以不知道在两千多年前,在你们人间商莫周初之际,下方大地上曾生了一场仙人之间的战斗,而原本只是一块的神州大地也因为这场战斗变成了四大部洲。”

    “这么厉害?”牧长生被吓了一跳。

    不过他又转念一想,自己现在可是生活在神话世界啊,这里连呼风唤雨,移山填海的各大神通道术都有,都能搬山填海了,那把大地打成四块也就不足为奇了。

    “什么,杨戬这家伙斗不过两位哥哥的神通就跑去挖掉了两位哥哥本体的根茎,真是太卑鄙太过分了……”听完牧长生装出忿忿不平的样子。

    高明高觉两人苦笑,连忙摆手:“三弟三弟,别说了,成王败寇,我们当初输了就是输了,其实也没有什么输不起的,就是心里那口气有些咽不下去而已,你可别往外说啊,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的。”

    牧长生冲高明翻翻白眼:“现在知道怕了?大哥你以为我是你啊,会大嘴巴的跟人到处嚷嚷?”

    被牧长生揭了短的高明闻言老脸一红,一脸苦笑的看向高觉,跟高觉告状道:“你看看,老二,老三现在都教训起我来了,显然没把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啊!”

    高觉目光一移,抬头望天,嘴里嘟囔道:“我觉得老三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高明:“……”

    他顿时受到了牧长生与高觉联手的一万点伤害。

    看到高明那副如深闺怨妇的表情,牧长生与高觉两个愕然的对视一眼,接着拍着桌子就开始哈哈大笑不已。

    于是牧长生又敬了高明好几盅酒,高明才笑逐颜开,接着几人推杯换盏,你来我往喝酒吃菜,很快就都有了三分醉意。

    “大哥,天蓬元帅最近在忙啥呢?”牧长生喝了酒,忽然又想到西游中的关键人物来,那就是天蓬元帅。

    天蓬元帅本来是天河的水军元帅,身为天庭三品大官,手下掌管天庭八万水军,修为也不差,为真仙境。

    可是后来孙悟空大闹天宫,被如来佛祖压在五指山下之后,天庭开了个什么安天大会。

    也不知道这家伙脑子哪里犯了混,居然在安天大会上喝了个酩酊大醉之后,借着酒意跑到月亮之上的广寒宫撒泼,据说是调戏了嫦娥。

    对,就上次牧长生阴差阳错跑到月亮上之后十分想看见她长什么样,结果只看见对方一双手的那个女人,哦不对,是仙子。

    之后玉帝震怒,直接下令把这天蓬就被给打下了凡间,更倒霉的是,这家伙投胎的时候还错投了猪胎,最后变成了猪头人身的怪物,自名猪刚鬣,又被唐僧取了个法名叫猪八戒。

    正好天蓬是天上的神仙,所以高明高觉应该知道那家伙目前的状况。

    “他呀!”

    高明大着舌头道:“那家伙可是个享福人呐,每天只是练练天庭的水军,然后就是偷偷相思他的嫦娥仙子喽。”

    “大哥,住嘴!”

    听到这话高觉脸色大变,侧耳一听周围没有人后,才压低声道:“大哥,这是咱们偶然听到看到的,这是能说出去的吗?不说那嫦娥仙子,就是天蓬这个三品元帅都能把我们给玩死。”

    听到这话高明也打了一个激灵,但还是不服气的道:“三弟又不是外人,说过他听有什么打紧的。”

    高觉苦笑:“三弟确实不是外人,可若是被有心人听到宣扬出去,那其他神仙以后岂会不处处防着咱们兄弟一手?到那时,咱们俩可就真的在天庭被所有人都孤立了。”

    此话一出,高明想了想,顿时脸色也是大变,显然是想到了这个后果,不由全身冷汗盈盈,连声道:“是为兄考虑不周了,差点就害了咱们兄弟几个。”

    ……

    此时紧张的两人没有注意到,身边的牧长生在听到高明的话后虽然面色如常,其实他的心底里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天蓬还在天上当元帅,没有被贬下凡间,我大哥二哥没有听说过孙悟空的大名,这种种一切无不说明,孙悟空这只猴子还未出世,西游取经之路也没有开始……”

    牧长生此刻已经复杂的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此刻的心情了:“原来我重生到了西游之前……”

    他不知道自己除了激动以外,心情还复杂什么,不过一想到他将会见证一个英雄猴子横空出世,大闹天宫地府,水底龙宫的传奇猴生,他就再次激动了起来。

    好久他才恢复下平静的心情。

    “对了,大哥二哥,你们跟那位袁洪大仙的关系怎么样?”牧长生问道,因为他忽然记得这袁洪可是位会**玄功这门牛逼神通的高手。

    **玄功迎风变化啊,想到这门神通牧长生就眼热不已,虽然牧长生不知道它跟孙悟空的地煞七十二变之间有什么关系,但最起码,**玄功比起地煞七十二变来,甚至可以说毫不逊色,最起码两者都是同一等级的神通。

    而学了**玄功或是地煞七十二变这两个神通的人,几乎每一个都能随心所欲的进行,可以这么说,杨戬在封神大战中的立下的功劳里,有一半靠的就是**玄功。

    所以想到这里,牧长生就老毛病又犯了,忍不住打起了**玄功这门神通的主意。

    而据牧长生所知,这天下会**玄功的人还真不多,除了杨戬和袁洪,就剩一个教杨戬**玄功的师父玉鼎真人了,对了,还有一个就是孙悟空的结拜大哥,牛魔王。

    如果牧长生想要学到**玄功,无疑只能从这几人入手了。

    可算起来他和杨戬套不上一点儿交情,如果他就这么贸然前去找杨戬,说希望杨戬把他的看家本领交给自己,那杨戬不把他一顿棍棒招呼出来就不错了。

    玉鼎真人的话,对不起,牧长生暂时不想和元始天尊的阐教、以及通天教主的截教扯上关系。

    毕竟自己现在是跟玉帝老板混饭吃的,而那几位大佬无疑是令自己老板现在最头疼的几个人了,自己跟他们扯上关系,那自己在天庭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他可是要立志成为天庭上等神仙的人,牧长生自豪的想到。

    至于牛魔王,那更不用说,他是妖魔,自己是天庭的神仙,仙魔不两立,自己找他去学艺,那跟送羊入虎口有什么区别,牛魔王绝对分分钟把自己切成块,煮了做菜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