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心悦诚服
    这两个家伙跑的怎么比自己都快?

    牧长生半天都没有从一脸呆愕懵逼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网w√√.く★z.o

    本来他计划的多好,趁他们叙旧的时候从后门逃跑,想来自己跑了不在,那高明高觉应该不会再求袁洪让自己学**玄功了吧?

    这原本是多么完美的计划呀,连牧长生每次一想起来都要忍不住的叫声漂亮。

    可现在倒好,高明高觉他们倒还先走了,给自己来了个釜底抽薪,人家现在拍拍屁股就走了,可把自己一个人丢这里又是几个意思?

    袁洪在旁边看到牧长生苦恼的样子,心中早已笑破了肚皮,可他的脸上却依旧装作不动声色波澜不惊的样子,以免被牧长生现什么。

    不过此时看到牧长生这小子犯难,他的心情却一下子从刚才的郁闷中解脱,变得美丽了起来,那一丝嘴角上扬的笑意是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了的。

    牧长生脸色开始阴晴不定的变化,最后直接在大厅中转来转去,一边走还一边自语道:“完了完了,他们俩肯定已经求了袁洪,跟他达成什么协议了,不然不会跟我不说一声就走了。”

    接着他一脸凄苦的抱怨袁洪:“大爷,你可坏了我的大事了,你看你,非要听个前因后果,耽误了我的时间。现在可倒好,我那俩不靠谱的哥哥直接把我丢给袁洪那个王八蛋了。”

    袁洪嘴角再次不自然的抽动。

    本来嘛,自己正心里对牧长生幸灾乐祸呢,可这混小子左一句袁洪王八蛋,又一句袁洪觉得王八蛋的,骂的可不就是自己么?

    瞬间牧长生的一句话就把他好不容易美丽起来的心情破坏的一干二净。

    “你亲眼见过袁洪大人了么,亲眼看到他是怎样的人了就如此骂他,这样嘴上不留德恐怕有些不好吧,年轻人?”袁洪听到牧长生的话,终于有些忍不住了,面色一冷哼道。

    牧长生闻言一怔,接着他才记起眼前这老头儿可是给袁洪府上扫地的人,人家不向着自己人说话还能给自己说话不成?

    接着牧长生想,自己连人家袁洪面都没有见过就这么骂人家,确实有点嘴欠。

    说真的,牧长生其实敬佩这个袁洪的,他为人重情义,有担当,能为当年一件事而耿耿于怀几千年,自我惩罚放逐到现在,这光凭这一点就值得他敬重。

    牧长生叹口气,道:“唉,大爷,你也知道我是因为我兄长的事才叫看他不顺眼的,不过这回您教训得对,我确实错了。”

    说完牧长生深深朝袁洪鞠了一躬,以示感谢他的教诲。

    袁洪见此不由暗暗点头,道:“起来吧,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小子要记住,日后说话时口中有个遮拦的好,不然容易祸从口出。”

    袁洪看到牧长生知错就改,心中很是欣赏,不由再次衷心的告诫了一句。

    牧长生虚心受教。

    “大爷,你说我现在可怎么办,要不要再跑?”牧长生纠结道。

    “哼,虚伪!”

    袁洪毫不留情的骂道:“先不说就你这点微末道行能不能逃过我家主人的手段,但你这时候若是还要推辞,那不就白白浪费了你两个兄长的一番苦心了么。你这就不叫重情重义,而是虚情假意的虚伪了,知道么?”

    牧长生被骂的脸红,赶紧朝袁洪认错:“是是是,大爷,我刚才确实有点太过矫情了,我大哥二哥为我付出这么大的代价,那我只有好好学好本领,才不会辜负他们的一番苦心。”

    听到牧长生的话,袁洪脑中一下子想到了刚才高明高觉开口求自己之时的难堪,看了牧长生一眼,叹了口气,道:“他们两个为了你付出了这么多,只希望你学会我家主人的本事,能够纵横天下之时,不要忘记了他们今日对你的恩情才好。”

    牧长生闻言神情一肃,再次朝袁洪自内心的一拜:“长者教诲永不忘!”

    袁洪点点头,心里终于认可了牧长生,道:“你再此稍待片刻,我去询问一下我家主人,看看是什么情况,回来再告诉你。”

    牧长生拱拱手:“多谢大……嗯……前辈!”

    这个老人虽然有些其貌不扬,但却像一个历经沧桑,看清世事的智者,告诫他的每句话都让他心悦诚服。

    所以他不赶紧对他也有礼貌了起来,以晚辈之礼待之,而且不敢再开口叫大爷了,赶紧改口叫前辈。

    袁洪指着牧长生笑骂道:“你小子刚才出言不逊的,现在倒有礼貌了起来,不会是因为有求于我才这样的吧?”

    牧长生赶紧摇头否认。

    袁洪点点头,摇摇晃晃着往门外走去,临要出门的时候忽然又转身指着牧长生笑道:“不过我还是喜欢你小子刚才的那副样子。”

    说罢取过腰间的酒葫芦又灌了一口,仰天大笑着出了门。

    等袁洪走远,牧长生才嘿嘿一笑,道:“其实我也喜欢称呼你为大爷。”

    袁洪远处摇摇晃晃的身影忽然脚步一顿,点点头,嘴角也上扬翘起,道:“也对我脾气,那就把压箱底的本事都教给他吧,省的在我这里霉!”

    说着又摇摇晃晃的走了。

    “嘿嘿嘿,哈哈哈……”

    此时在牧长生识海中,一阵傻笑声不停的在他识海里回荡,而出这笑声的,正是牧长生他的元神:“嘿嘿嘿,我终于要学**玄功了,嘿嘿嘿,哈哈哈……”

    “闭嘴,听见了吗,闭嘴!”

    东皇钟钟灵则坐在东皇钟之上,一脸痛苦的用双手捂着耳朵:“快闭上你的嘴,停止你那恶心的笑。”

    “你管我!”

    牧长生闻言白了他一眼,道:“要你教我一些神通,你却推三阻四,一百个的不愿意,还说什么只有灵仙境才能练,你这话糊弄鬼去吧,还想骗我?”

    被牧长生戳穿谎话,就是钟灵也有些不好意思:“你都……知道了?”

    牧长生重重的冷哼一声,装出生气的样子,偏过了头,心里却长出一口气,庆幸还真被自己蒙对了。

    其实牧长生他从一介凡人一朝成仙,以前还从来没有练过法术神通,因此他哪里知道练这个有什么特殊的要求没有?

    所以一开始他对钟灵的话是有些深信不疑的,可是渐渐的,牧长生心里越琢磨钟灵的话,就越觉得钟灵的话有些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