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太阳真火
    法术与神通,虽然称谓不同,但两个名字说到底其实都是用来称呼神魔仙佛那不可思议之手段的称谓。网★w√★.く√z★√.o

    如果硬要说二者有不同,那么就是法术威力小一些的仙魔手段,而神通则是威力很大的仙魔手段。

    牧长生是这么想的,法术是靠法力催动的,而神通身为法术的进化版,那按道理推断只要有法力,那么练起来应该也是绝对没问题的。

    所以这次他才开口诈了一下钟灵,没想到还真被自己给蒙对了,这神通确实只要有法力,那就都可以练来使用。

    “咳咳,那个牧小子啊……”钟灵朝牧长生的元神伸了伸手,结果牧长生冷哼一声,依旧没有理它,最后钟灵只能尴尬的放下了手。

    钟灵看着偏过头的牧长生,感觉自己脑壳有些疼,自己前几天怎么就编了个那么蹩脚,那么经不起推敲的谎话骗这小子了呢,尤其是这小子脑子似乎还挺好用的。

    “你要是不愿意就直说,何必编此瞎话来骗我?”就在钟灵苦思冥想怎么能让牧长生开口与自己说话时,牧长生突然开口了。

    “这……”

    可问出的问题却让钟灵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之前它之所以答应教牧长生神通,是因为那时牧长生提起了自己把他带到这个世界的事来要挟它,这让它一时无言以对,因为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

    但自己身为无上皇者东皇的最强兵器,那也是有自己的尊严与骄傲的,又岂能这么轻易就被人要挟?

    所以它只能先用这么一个缓兵之计来稳住牧长生,然后自己再想个借口拒绝牧长生。

    可是还没等它想到借口了,自己的谎话就被牧长生这个机灵鬼给戳穿了,由此可知钟灵的郁闷有多深了。

    “钟灵,原本我以为你是我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朋友,因为你连我身上最大的秘密都知道,而我也懂你的痛苦与悲伤!”

    接着牧长生一脸失望的摇摇头,道:“可是我现在才知道,这原来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我把你当做最信任,最重要的朋友,可你却从来没有相信过我。”

    听完牧长生的话,钟灵一脸惭愧的低下了头。

    它是一件法宝,因此它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人把自己当成一个朋友看待,而且是最信任的朋友。

    可是显然自己这次是辜负了他的信任。

    “我……”

    它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弥补的话,就见牧长生抬起了手,阻止了它的开口。

    只见牧长生忽然闭上了眼睛,接着深吸口气,仿佛做出了一个人生中最重大的决定:“既然如此,那我们索性分开,你去找你的主人,我做我的小神仙,我就当从来没有见过你,信任过你,从此咱俩黄泉碧落,永不相见。”

    牧长生说完便一脸落寞的背过手,然后转身看着远处,只留一个萧瑟落寞的背影给钟灵。

    说真的,这回钟灵干的这事儿可真的把他气坏了。

    就跟他说的一样,他因为东皇钟而重生,再加上钟灵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知道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的秘密,因此牧长生真的把它当做一个最信任的朋友来看的。

    他对它的话也一直是深信不疑,可是钟灵这货这次把他给忽悠了,这让他如何不气?

    而且他现在要开始学**玄功了,要是学会这门神通,然后再跑到人间好好练上十年的武艺,到那时候自己比不过孙悟空,但至少在这个世界能有几分自保之力不是?

    钟灵现在真的快要后悔死了。

    前面说过,它在这个世界飘荡寻找了万年都没有找到东皇的踪影,这让它的内心开始迷茫,也不知它该再去何方。

    后来听到牧长生说要帮它,反正它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于是就阴差阳错的跟了牧长生。

    如果这次离开牧长生,它必定会再次陷入那种迷茫,一想到自己跟孤魂野鬼一样四处游荡的样子,钟灵就忍不住打了个凉颤。

    它东皇钟可以天不怕地不怕,可唯有那无边的寂寞与孤独的滋味却让它最是难熬,而且它已经独自在那种孤独游荡了万年。

    因此这回就是打死它,它都要好好歇一歇再作打算,所以它暂时是想待在牧长生身上不走了。

    钟灵这次服了软:“牧小子,这回算我错了行不?”

    牧长生则下巴一扬,道:“不敢,您是大人物,您怎么会错呢?错的是我,是我太傻太天真,相信错了人。”

    “那这样,我现在就教你一门很厉害的神通,怎么样?”钟灵诱惑道。

    牧长生轻笑一声道:“不必了,我现在有**玄功,有学的了,更何况我现在信不过你。”

    “我传你的是名叫太阳真火的神通,学不学?”钟灵咬了咬牙,仿佛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不学不学!”

    牧长生露出一张十分欠揍的笑容,把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你就是打死我我都不学,你就是说破天我也不学。”

    太阳真火?什么玩意,听都没听过,肯定不是什么好货色,这钟灵恐怕又是拿一门不厉害的神通来忽悠自己的吧,牧长生想到。

    “哦,你不学那就太遗憾了。”

    钟灵一脸遗憾的摇了摇头,道:“这门神通我也说不破天,我只是想说这门神通其实是我主人的三大神通而已。”

    “什么?”

    一听这话,背对着钟灵的牧长生身体像个陀螺似的,一下子就转到了东皇钟眼前,一脸不可置信道:“你刚才说什么?”

    钟灵冷冷一笑,装作愕然的样子,双手一摊:“我什么也没有说啊!”

    牧长生讨好一笑,道:“钟灵,你看看你又调皮了不是,你刚才明明了说要教我东皇的神通,太阳真火么?”

    钟灵冷眼看着他,哼道:“既然你都听见了,还明知故问什么?”

    接着它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看着牧长生:“而且我似乎记得,有个家伙刚才说过,就是打死他,说破天他也不学的”

    牧长生笑脸一僵。

    不得不说,这风水确实是轮流转的,刚才他牧长生给钟灵本着大爷,现在这会儿他就立马变孙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