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天书之秘
    “这本神通的天书是我主人传你的,如果我看也不合适。√网★w★く.★z.o”

    袁洪头疼的看着牧长生,沉吟片刻,无奈道:“这样吧,你先自己看着练,一遇到不懂的就来找我,你看这样行么?”

    牧长生捏着下巴考虑了一下,点点头:“看来只能如此了。”

    袁洪道:“既然你同意了,那就跟我走吧!”

    “去哪?”牧长生一怔。

    袁洪摇晃着出门而去,不耐烦的声音传来:“当然是练功的地方啊,反正你爱来不来,不来更好,老头子我一人更清闲。”

    “得,大爷呀,你还真是位大爷,等等我,我来了。”牧长生在后面苦笑着摇摇头,赶紧追了上去。

    很快,袁洪就带着牧长生来到了这星君府的一座锁着的别院门口。

    两扇大门用一把生锈的黄铜大锁锁着,上面落满了灰尘,也不知道这门多少年没有打开过了。

    袁洪看到这间小院后神色复杂,之后上前来到门前,一把就把黄铜大锁扯断,推开了落满灰尘的大门。

    进了小院,牧长生现这座院子确实与其他小院有些不同,因为准确来说,这是一座练功院。

    小院的四周栽有几颗点缀用的绿树,不过牧长生不认识。

    一进门,就是石砖砌成的一条宽约两米的路,路的尽头是一个高有半米,长宽皆有二十米的正方形高台,高台用巨大的方形石板制成。

    高台除了上去的这南方以外,其他的三方都摆了一个兵器架,兵器架上摆了一件件兵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应有尽有。

    “哇哦,大爷,这就是袁洪老师平时练武的地方么?”牧长生一进门就惊叹不已。

    “袁洪……老师?”袁洪猛的听到牧长生这么叫自己有些愕然:“我家主人什么时候又变你的老师了,你这小子可不要乱攀关系。”

    “我哪有乱攀关系?”牧长生有些不忿,接着扬了扬手中记载有**玄功的天书:“你看这是什么?”

    “天书啊!”袁洪下意识的答道。

    “这不就是得了。”牧长生振振有词道:“你看他传我神通,我总得叫他一声什么以示尊敬吧,你说我叫他师父好还是老师好?”

    “老师,就老师,我家主人嫌麻烦,最不愿意收徒弟之类的事了。”

    袁洪赶紧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自己传他神通,一声老师还是当得起的,至于这声师父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自己早已不是当年的那只心高气傲,不畏神佛的通臂神猿了,更何况要不是自己当初太过争强好胜,誓要与杨戬比个高低,就不会连累自己的几位兄弟搭上性命而上了封神榜。

    或许现在的这种安安静静的生活才是最适合自己的吧,袁洪抬头,目光茫然的望着天空呆。

    “你这几天就去这里研读,修习天书吧,有问题就叫我,我就在隔壁。”袁洪道,说完没有再喝酒,而是转身出了门,只留给牧长生一个落寞的背影。

    “你盯着他的背影一直看什么?”

    直到袁洪消失,东皇钟的钟灵忽然从他的眉心钻了出来,落在牧长生的肩膀上问道。

    牧长生摇摇头,叹道:“这位大爷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接着他忽然惊讶道:“你怎么跑出来了?”

    钟灵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这小子识海中的元神只顾修炼,又不肯陪我说话,我一个人在里面太闷,所以出来透口气。”

    牧长生听完唯有苦笑。

    出来透透气?

    这钟灵有时候说话还真气人,瞧它这话说的,好像自己的身体就是它的房子似的。

    摇摇头甩开杂念,之后牧长生来到高台的中央盘腿坐下,从怀中掏出那本**玄功的天书,小心翼翼的放在腿上,准备细细研读。

    这时钟灵也飞到了他的肩膀上,准备与他一起看这天书,牧长生眼中忽然闪过戏谑的笑:“钟灵,你也想学我的这门神通?”

    可能是被牧长生说中了吧,因此钟灵显得有些恼羞成怒:“谁要学这没用的神通,我是东皇钟,遇到敌人直接上去一钟震死,再不济也一钟砸死他,需要学这些没用的东西?”

    “砸死……”

    听到这里牧长生脸上肌肉不自然的抽了抽,显然是这句话触动了不久前生在他身上的一段不太美好的回忆。

    “更何况我会的神通多不胜数,随便拿出一门都比你现在学的这什么**玄功厉害。”钟灵之前还有些生气,可说道这里,立即就无比得意了起来。

    牧长生微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钟灵道:“你不信?”

    牧长生笑着指了指它:“要真是那样,你刚才就不会过来一起看了。”

    钟灵恼道:“那是我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神通竟让你如此念念不忘,所以想看看而已。”

    牧长生失看着不打自招的钟灵摇头失笑不已,最后翻开了天书。

    轰!

    就在他翻开书页的刹那,一团金光猛的从书页间飞出,冲到他的眼前,接着一个个蝴蝶大小的金色的文字从这团金光里飞出,从他的眉心钻进了他的脑海深处,排列成一片完整的文章。

    砰!

    随着这团金光消失,牧长生手中的天书立即砰的一声被一种看不见的神秘力量炸成碎片,就像漫天飞舞的雪花。

    “这……是怎么回事?”

    牧长生被这声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弄得有点懵,自己不就是打开一下天书么,这怎么说炸就炸了呢?

    “小气鬼!”东皇钟骂道。

    “天书不是我毁的,”牧长生扑到地上这摊烂纸屑前,痛不欲生的道:“我的天书呀,我的**玄功呀,我都还没学呢就炸了,完了,这下全完了!”

    看着牧长生的样子,钟灵早已哈哈大笑出声,而且笑的那叫一个开怀呀,笑到最后都有眼泪流下来了。

    “滚!”钟灵的笑声把牧长生这回彻底激怒了,他犹如一头狂怒的狮子对钟灵:“你他妈有没有一点同情心,我都这样了你还幸灾乐祸!”

    “我笑你个笨蛋蠢货,什么也不知道就一脸痛不欲生。”

    钟灵笑骂道:“这是传你神通的那人为了避免被他人学会神通而设置的手段,现在那门神通的法诀早已变成刚才那些金色文字进入到你脑海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