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重生之逆战西游 第四十一章 玄功初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真的?”

    钟灵的话让牧长生不禁转忧为喜,急忙问道。网w√√.く★z.o

    钟灵哼了一声,没有再吭声。

    牧长生赶紧闭目凝神,果然现脑海深处有一篇金色文章凭空漂浮,整篇法诀用如同一只只金色蝴蝶的金色符文构成。

    法诀总共一千来字,通篇上下闪耀着淡淡的金色光辉,开头正是**玄功四个字。

    牧长生暗暗点头,心道这钟灵果然没有说谎,于是默运自己的元神来至这篇**玄功的法诀之前跏趺而坐,仔细研读参悟。

    另一边,因为袁洪设置的禁制而没有看到**玄功的钟灵就有些意兴阑珊了,因为不得不承认,刚才它确实打了一下这**玄功的主意。

    一来是它真的没有见过听过这门神通,因为它所掌握的神通本来自于当初自己与东皇合力斩杀的一些妖魔,后来东皇消失,它也就踏上了漫漫寻主之路,再也没去获取那些神魔的神通。

    二来就像它刚才说的,它也真的想见识一下,究竟是什么样的神通竟能让原本打自己身上神通主意的牧长生放弃学自己的神通而去学它。

    其实说的简单点,就是钟灵的争强好胜之心被牧长生挑了起来,它不相信这什么**玄功能比得上自己掌握的那些神通。

    可是它没有想到传给牧长生神通的那个叫袁洪的那么狡猾,居然还在天书上还设下了防止被别人偷学的禁制,让它的打算最后落了空。

    牧长生的身体闭目盘坐于高台之上,元神盘坐于**玄功的法诀之前,废寝忘食的参悟这**玄功的玄奥。

    并且随着他的参悟,这篇法诀的金色文字竟碎裂成一股股金色的光芒,慢慢飘落在他的元神之上,与他的元神融为一体。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这篇法诀上的文字全部化作金芒被他吸收进体内的时候,他闭上已久的双目终于一点点的打开。

    “嗤!”

    他的双目中两道凌厉的神光炽盛,不过这次没有像上次那样控制不住射出,而是内敛,被他又收了回去。

    神光内敛之后,牧长生起身察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脸上终于忍不住露出了兴奋。

    “怎么,练成了?”钟灵在他的肩膀上瞥了他一眼,无精打采的问道。

    “嗯,”牧长生兴奋的重重点头。

    “不过现在只能算是小有成就吧,离玄功大成我还差得远呢。”可能是觉得自己话说太满,于是牧长生赶紧补充了一句。

    学完**玄功牧长生才现,这不仅仅只是变化之术,更是一门战斗之法,在战斗中能挥出更大的力量。

    不过现在他只算是初窥门径,仅能变化一些简单的事物,而且变化之前还要念咒语。

    要想做到那种心随意动,随心所欲的变化,想变什么就变什么,并且将其用于战斗,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那快给我展示展示,让我看看你的这门神通小成之后有何威力?”听到牧长生的话,钟灵之前的无精打采一扫而光,兴冲冲的道。

    它心中已经决定好了,不管这牧长生的这**玄功究竟多么厉害,这一回自己也要好好的它打击打击他,让他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

    看牧长生他还敢不敢不学自己的神通而跑去学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显然它是忘记了之前牧长生求它传授神通时,它自己是如何拒绝牧长生的了。

    牧长生玄功初成,心中也不禁有些飘飘然,想给钟灵炫耀一番:“那好吧,你看好了。”

    只见牧长生在高台上站定,接着手中暗捏法诀,口中念着咒语,念完叫了声:“变!”接着牧长生就摇身一变,立即变成了双眼有核桃大小的高明。

    “怎么样?”

    牧长生第一次用变化之术,变化后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眼,现居然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心下不禁有些得意。

    心道要是自己与高明现在站一块儿,说不定连高觉都认不出来哪个是老大,哪个是老三了。

    “不怎么样!”

    钟灵撇了撇嘴,表面上装出不屑一顾的样子,可是心中却不由大吃一惊。

    因为它现虽然这**玄功牧长生只是小成的程度,可是这变化之后竟然连它的双眼也差点儿都瞒过了。

    这可就了不得了,钟灵真不敢想象要是牧长生把这**玄功练至大成以后,会不会连自己也认不出来。

    不提钟灵的惊骇,忽然它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接着化作一到神光又回到了牧长生的识海,自己的东皇钟本体上边。

    几乎是钟灵刚走,小院门口就摇摇晃晃出现了一个身影,正是醉醺醺的袁洪。

    他摇晃着走过来,看到院里忽然出现了高明,面色不由一愕,接着定睛仔细一瞧,才认出是牧长生所变。

    此时牧长生正一个人在原地乐不可支的打量第一次变化之后的自己呢,所以没有现袁洪的到来。

    等他冷不丁一转眼,就看见袁洪已经笑吟吟的站在了他身边。

    “大爷,你怎么来了?”牧长生急忙变回自己的样子,惊喜的叫道。

    袁洪瞪了他一眼,道:“说好了你遇到不会的问题就问我,可这都三天过去了,我愣没听见你叫我一声,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所以不放心,过来看一眼。”

    抱怨完袁洪嘿嘿一笑:“怎么,练成了?”

    “三天?”牧长生苦笑,这要搁地上,三年又过去了,之后点点头:“已经算是初成了。”

    “不错不错。”袁洪打量着牧长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摸到**玄功的门道,看来你还不算太蠢。”

    听完袁洪的话牧长生的脸当场就黑了。

    你说说这大爷,前半句说的好好的,照这个节奏下去,绝对是夸自己的话啊,可后半句又生生转了个弯,变成损自己的话了。

    他真想翻着白眼问这老头儿一句,大爷,你说你这么调皮,我大娘她知道么?

    就在袁洪损完牧长生的话说完,天际就有一道流光就从天而降,向着两人飞来。

    看到这从天而降的东西,牧长生脸色又是忍不住一白,显然当初东皇钟从天而降时留在他心底的阴影还不曾散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