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真武大帝
    钟灵则是一脸不信:“你小子别吹牛了,这事儿我也是才刚想明白的,你怎么可能早就知道?”

    牧长生默然。网w★★.★z√.★o

    他是真的知道这个老人就是袁洪,不然他离开的时候也不会给他磕头,可是他确定这老头儿就是袁洪的原因却是无法对其他人说出来的。

    事实上一开始他也不知道这老头儿就是袁洪,只是让他有些怀疑而已。

    毕竟这个扫地的老伯出现在他身边的时候真的太巧了,而且他只是一个给人家扫地的下人,袁洪自己喝酒也就罢了,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手下也整天醉醺醺的,那他的府上谁打扫?

    真正让牧长生确定这老头就是袁洪的,则是刚才袁洪给他赠兵器的时候。

    他说这根铁棍是由万年玄镔铁打造而成的,而牧长生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封神大战中的袁洪使的便是一根镔铁棍。

    而且袁洪还说过,他的这根长棍可是一件如意神兵,能与主人心意相通,随主人的心意而大小变化,这都足以与孙悟空的金箍棒媲美了。

    不过想想也是,袁洪与孙悟空同为混世四猴中的两个,而且袁洪还是四个中神力第一的通臂神猿,拿日月,缩千山,力大无穷,用的兵器又岂能比孙悟空档次太低?

    更何况他出世比孙悟空还早了四五千年哩,这么长的时间里总能淘到一件好宝贝吧!

    正是这根镔铁棍才让牧长生最终认定,这老头儿就是袁洪,不过现在已经不能再叫镔铁棍了,现在应该叫自己的方天戟了。

    牧长生摇摇头,没有在这一点上跟钟灵争辩,而是加紧度,快赶往南天门。

    很快,他就远远看见了南天门,于是卖力的再次加,很快就来到了南天门前。

    此时南天门口又轮到了高明高觉与魔礼青在当值,牧长生化作一道白光落下,出现在几人眼前。

    “行啊,小子,几天不见,本事见长啊!”看到牧长生出现,魔礼青笑道,只是在看向牧长生的时候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很不自然。

    “三弟,记住,不许告诉任何人你是从哪里学的**玄功,免得给袁洪大哥惹去麻烦。”忽然牧长生的耳朵里传来高觉的告诫。

    牧长生急忙看去,现高觉是用传音之术跟他说话的其他人并没有听见,于是赶紧向高觉点头表示明白。

    袁洪现在心结缠身,就像一个想与世无争,安安静静的喝酒度日的落魄老人,自己又何必再去让人打扰他呢。

    之后牧长生看向两人问道:“大哥二哥,你们唤我来说玉帝要召见我?所为何事?”

    “还不是武曲星君那孙子。”

    一听这话高明立刻就气不打一处来:“两天南瞻部洲上的出现了一头妖物为非作歹,为祸人间,已经吞食了上千人,导致民怨沸腾,纷纷做法请求仙家下界除妖。”

    “除妖就除妖被,关我什么事。”牧长生纳闷道,再怎么说,还能让自己这个新人下去捉妖不成?

    高明也郁闷不已:“陛下指派了真武大帝与武曲星君带兵下界除妖,其中真武大帝为帅,武曲星君为督军,可武曲星君那混蛋居然说要带着你去当先锋,长长经验。”

    “我靠,难道陛下还答应了不成?”看到高明郁闷的样子,牧长生傻眼道。

    这武曲星君跟自己前不久还在凌霄宝殿上闹出了不愉快,现在可倒好,自己没找他,他居然欺负到自己门上了,明眼人看得出来,这次他让自己当这个先锋绝对是不安好心。

    高明一脸无奈的点点头:“陛下说,你去长长见识也好。”

    “我a#%¥……”

    牧长生气的差点儿骂娘,此时他的心情如果用一句话可以形容,那就是如同一万匹草泥马在心中奔腾而过。

    忽然牧长生猛的记起,现在自己可不比啥都不会的前两天,现在的自己可有**玄功护体,应该出不了什么事。

    更何况天塌下来,也就个子高的顶着,自己打不过还可以施展变化逃跑啊,想到这里牧长生又兴奋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我就去见识见识,这妖怪到底长什么样。”冷静下来的牧长生豪迈的道,接着他看向高明高觉:“大哥,他们什么时候出?”

    高明道:“一刻钟后,南天门集结!”

    “好,那我就在这儿等一下他们。”牧长生道。

    高觉忽然笑道:“老三,你此次出征,不觉得还少了点什么吗?”

    牧长生低头左右打量了一下自己,纳闷道:“没少什么呀!”

    风雷弓,仙剑,还有方天戟这些自己的装备全在自己体内的紫府,也没少什么呀。

    高觉笑着一挥手,立即一副威风凛凛的银色战甲出现在他的眼前,背后还连着一面白色的披风,十分的威风。

    “这是……”牧长生兴奋的道。

    高觉笑着点点头:“这是神甲司给你送来的战衣。”

    牧长生哈哈一笑,接着摇身化作一道白光钻入这套战甲之中。

    众人只觉眼前银光一闪,再去看时,牧长生已将银白战甲整整齐齐的穿在了身上,而且还在左右打量,最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此时的牧长生整个人犹如一个英姿勃的银甲战神,十分的帅气醒目拉风。

    看到这一幕,高觉皱了皱眉头,上前道:“老三,你的战衣与你相配之后实在太过醒目,这在战场上绝对不是一件好事,要不,我看你还是将它变得简朴一点都好。”

    牧长生此时正沉浸在穿上战甲的兴奋中,哪里还听得进去高觉的话:“放心吧二哥,没事的,我现在有自保之力。”

    牧长生话音刚落,就只见南天门前一队队铜甲天兵立身于一朵朵巨大的乌云之上,很快就集结了黑压压一片,牧长生一眼都望不到边。

    “这……这得有多少人?”牧长生被这个大场面震惊了一下。

    “这只是一万天兵而已,瞧把你吓得。”高明哈哈大笑。

    就在这时,从天庭里面龙行虎步走去四人来到南天门前,为的是一个身穿黄金锁子甲,手按腰间一口宝剑而立,长着一张威武国字脸的中年人,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两员大将。

    在这个国字脸的中年人旁边的,则是与牧长生恩怨不浅的武曲星君。

    牧长生看到这个威严的国字脸,心中便知晓,这位便是那位真武大帝了,而他身后的必然是龟蛇二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