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撕破脸皮
    真武大帝为北极四圣之一,与天蓬、天佑、翊圣等三大元帅并称为北极四圣。★★网★w.★z√く.o

    天蓬元帅就是日后猪八戒,牧长生记得日后猪八戒在高老庄跟孙悟空变成的翠兰小姐吹嘘,说就是高员外请下九天荡魔祖师,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原来他们两个还有这层关系在,想来见面只会叙旧,真武大帝又哪会降妖除魔。

    只见真武大帝带着龟蛇二将与督军武曲星君从南天门下出来,龟蛇二将来至天兵队伍前,对真武大帝参拜道:

    “参见元帅!”

    牧长生见此,赶紧要溜进天兵的队伍里,免得被武曲星君现他。

    可武曲星君几乎一出来就把目光钉在了他的身上,一见牧长生要跑,武曲星君阴阴一笑,朗声道:“下等天兵统领,牧长生何在?”

    天庭的军营中的官职先是统领,之后为将军。

    其中统领分上中下三等,都为七品官,但其中可大有文章,其中下等统领管百人,中品统领管三百人,上等统领五百人。

    牧长生便是这下等统领一个。

    听到武曲星君一下子就叫到了自己,牧长生有些牙疼的转身,快步来到武曲星君与真武大帝的身前,躬身抱拳道:“卑职牧长生在此,参见元帅督军。”

    看见这一幕,真武大帝皱了皱眉。

    眼见大军出征在即,这武曲星君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一个下等统领叫出来,这不成心耽误事么?

    “嗯!”武曲星君装模作样的点点头,道:“牧统领穿上这身战甲,果然年轻有为。”

    要不是你横叉一杠子,老子能比现在更有为,牧长生心中愤愤不已,想起这事儿他就气,那天要不是这混蛋,自己都已是六品的中等神仙了。

    武曲星君说完又东拉西扯了两句,大意无非就是牧长生怎么怎么年有为之类的话。

    就在真武大帝不耐烦,要开口下令出的时候,武曲星君突然朗声道:“牧统领,此次下界除妖,我看你英武不凡,想必本领不差,我便任命你为先锋,替我们打头阵。”

    我打你娘个大头鬼,闻言牧长生差点儿破口大骂,娘的,之前说带自己去降妖伏魔,长经验也就罢了。

    怎么这会儿自己成了先锋官了,让自己这个一没武艺,二没战斗经验的新人上去打头阵,这武曲星君看来是没安好心。

    “卑职初来上界,还没有来得及学本领,恐怕这先锋的重任担不起啊。”牧长生赶紧抱拳,就要推掉这该死的什么先锋。

    哪知武曲星君步步紧逼:“牧统领年轻有为,想必本领定然不凡,就不必谦让了。”

    牧长生霍然抬起头,因为他忽然想明白了这武曲星君让他当这个先锋官的用心险恶。

    想来这武曲星君一定认为自己初来乍到,肯定没什么武艺,一旦当了先锋官,跟妖魔对上,肯定是凶多吉少。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他没有练过武,**玄功也只是初成,只能变些简单的东西不说,而且他还不能把玄功灵活的融入战斗。

    幸好身上还有玉帝给的仙剑以及高明高觉送的风雷弓,以及一身八百年的法力,可这点东西对上一些小妖怪还好说,一旦对上一个千年的大妖魔,那自己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就是牧长生侥幸能从妖魔手中逃得一命,但也会因为丢了天庭的颜面而被治罪。

    反正不管怎么说,只要他答应下这先锋之职,那他就会两边都不讨好,这第一场头阵打不赢,那他要么就是死在妖魔手里,要么就是逃回来被天庭治罪。

    看来这武曲星君铁了心要玩死自己呀!

    想通了这节,牧长生气的双眼赤红,双手抱拳,捏的咔咔作响,抬起头死死的盯着武曲星君,咬牙道:“卑职一个小小的统领,论本领哪及得上武曲星君大人一二分,这先锋一职卑职是万万当不得的,不然误了天庭大事,丢了天庭颜面可就不好了。”

    牧长生就郁闷了。

    自己与武曲星君他素昧平生,从未谋面,故也从未结怨,可他就是因为自己一上天就是六品,心里不平衡才这么针对自己,对自己步步紧逼想弄死自己。

    牧长生真想问一句,你至于么?

    武曲星君闻言双眼也是一眯,看向牧长生的眼神中也闪过一丝浓烈的杀意:“牧统领苦寻借口左右推诿,这是看不起我这个督军么?”

    一时间,气氛顿时间剑拔弩张起来。

    “看不起你又怎么滴?”

    这时一个犹如跟武曲星君故意做对般的声音响起。

    武曲星君脸色顿时铁青,阴沉着脸霍然转身看向说话那人,可是当他回头看见说话的人后,面色顿时难看的仿佛要滴出水来。

    因为说话的是看守南天门的增长天王魔礼青,只见魔礼青领着一班守南天门的天兵天将,还有高明高觉走了过来。

    “增长天王!”众人赶紧抱拳行礼,就是真武大帝与武曲星君亦是如此。

    魔礼青可是天庭一品武职天王,比他们这些三四品的官职都高,他们岂能不行礼?

    魔礼青来到牧长生身边,拍了拍牧长生的肩,然后转身对武曲星君道:“武曲,欺负一个刚上天的新人,你这个督军官威大的很呐!”

    “卑职不敢!”

    武曲星君脸色一变赶紧抱拳,但还是嘴硬道:“当这个督军也是陛下的授命,卑职只是正当的行使权力而已。”

    魔礼青嘿嘿一笑:“我就不信陛下让你拿督军的权力这么欺负新人,要不咱俩去陛下跟前问问,看陛下有没有叫你用督军的身份这么干。”

    武曲星君闻言赶紧陪笑:“天王说笑了,卑职是跟这位小兄弟开玩笑呢。”

    “是么?”魔礼青讥讽的一笑。

    接着他脸色骤然变冷,哼道:“武曲,你上次在凌霄宝殿针对这小子的事也就算了,毕竟我也没有插手的原因。可现在他是我的手下,你要再这么没脸没皮的纠缠下去,别怪我跟你翻脸。”

    魔礼青话音一落,牧长生顿时感动的那叫一个稀里哗啦,跟着这么一个护短的老大,确实也是自己的福气。

    不过他也相信,这次魔礼青替自己出头除了自己是他的手下外,恐怕还跟那边那两个朝自己做鬼脸的高明高觉离不了关系。

    “呵呵,天王说笑了,我跟这位小兄弟只是开玩笑的,哪里欺负他了?”武曲星君皮笑肉不笑的道。

    牧长生心中叹了口气,自己这回可算是与这武曲星君彻底撕破脸,再无和解的可能了。

    当然,牧长生也从没有想过要和解。

    最近他又是苦炼元神,又是苦修神通,为的不就是跟这武曲星君好好算一下账么?

    当然,如果没有现在这事,那么日后自己只会给他一个教训而已,不会要他的命。

    可既然他现在想要自己的命,自己又不想给,那就只有不死不休了。

    牧长生看向武曲星君时的眼神中闪过强烈的杀意,正巧这时候武曲星君也向他看来,牧长生立即换成一副笑脸,朝武曲星君招了招手。

    武曲星君则怨恨的看了牧长生一眼,牧长生丝毫不以为意,继续向他招手,可现在有魔礼青在这里,他也不能把牧长生怎么样,只能气的冷哼一声,偏过了头。

    真武大帝皱着眉头看完了这场闹剧,他知道,等出征回来了,这回的这些人恐怕得一个不落的去凌霄宝殿被玉帝问责。

    “好了!”

    真武大帝朗声道:“此次出征,龟蛇二将为先锋,我等下界降妖,武曲星君在天上督战。”

    众天兵异口同声的大喊道:“诺!”声音震天动地。

    接着天兵天将立身于黑压压的云头之上,驾云跟随真武大帝赶往凡间。

    前世牧长生孤身一人生活十分不容易,经常被人欺负,后来他奋起反抗,跟一些放学堵在路上收保护费的的小混混们打架,后来竟打成了他们老大,最后这也成为他的收入来源之一,支撑完了他的学业。

    此刻他看着这天庭的威武之师,心中那久违的好战热血也开始沸腾起来,他不禁有些期待这次神仙与妖怪的战斗了。

    锵!

    一声剑吟,玉帝赐他的那口仙剑也被他兴奋的掣在手中挥舞着。

    南天门下,看着出征的背影远去,魔礼青闪过一声叹息:“这下又有一些兄弟永远回不来了。”

    高觉摇摇头,道:“凡人的战争也会有流血与伤亡,天兵天将与妖魔们交战亦是如此,而且更为的残酷,只是许多人被神仙们的光鲜遮住了眼,忘记了神仙在天地之间也是有敌人的。”

    “高明,你看什么呢?”好一会儿没有听到高明这个大嘴巴的声音,魔礼青不禁有些奇怪。

    转身一看,然后他就看见高明正在催动千里眼神通,双眼出神光望着空荡荡的远处。

    那方向正是牧长生他们离开的方向。

    “怎么了?”高觉问道。

    高明苦笑,然后把牧长生兴奋的扬着手中的剑的事告诉了魔礼青与高觉,并且最后道:“这小子第一次打仗,看起来太兴奋了,我有点不放心,天王,我想跟去看看。”

    高觉闻言赶紧侧耳,催动顺风耳神通,立即有一圈圈波纹从他耳朵处扩散,接着也是一脸苦笑:“这臭小子给他身边的几个天兵吹牛,说这次要杀一百个妖怪……”

    “一百个?”高明一愣:“他还真敢说,一百个妖怪恐怕都能把他撕的片甲不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