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妖龙现身
    真武大帝命令一下,立即便有三千天兵黑压压的落在地上,在这条大河的上游与下游架设天罗地网,设下重重包围。√★网w.z.o

    牧长生所在的队伍没有被真武大帝选中,因此留在了云层上的大队人马里。

    而让牧长生大跌眼镜的是,他们口中那所谓的什么天罗地网,竟然只是用三千天兵合力用法力编织出的类似于渔夫打渔用的渔网一样的罗网。

    可怜牧长生,他一开始还以为这天罗地网是天兵们用来压箱底的厉害法宝呢,不过用三千天兵的法力合一编织的罗网,估计这罗网的质量绝对过关。

    他估计就是真仙被困在里面,要是没有厉害的神通的话恐怕也出不来,毕竟天庭的天兵可都经常与妖魔作战,算得上是身经百战,一旦团结起来,那战斗力绝对不可小觑。

    看见这样的天罗地网,哭笑不得的牧长生抬起自己的右手,然后催动法力,立即一张只有巴掌大小的金色盗版天罗地网被他变了出来。

    牧长生苦笑着收回法力摇了摇头,而他手中的天罗地网也随之消失。

    看见这样的天罗地网虽然心中有点小失望,但自己也不是没有一点儿收获,最起码多会了一种法力的运用方式不是,以后没事了还能用这天罗地网捞些海里的海鲜打打牙祭不是,牧长生心里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轰!

    就在下方的天兵摆好阵仗的时候,他们下方的那条大河就出了一阵震耳欲聋的轰然巨响。

    伴随着这些巨响出现的,还有一根根冲天而起的狰狞水龙,它们看起来通体晶莹剔透,但是外表的模样却十分的狰狞凶恶,仿佛一头头择人而噬的凶兽,让人看了心中不寒而栗。

    这些凶恶可怖的狰狞水龙相互嘶吼着,撕咬着,咆哮着,争先恐后的往天上飞去,径直撞向云端上的天兵天将们。

    看见这些飞来的水龙,牧长生面色一变,立即就要下意识的躲开。

    “哼!”

    大军前方的真武大帝见此,嘴里出一声冷哼,挥手一拂,他的法力立即变成一道浅蓝色的光辉徐徐落下,与这些水柱迎面对上。

    只是与那群来势汹汹,很有气势的狰狞水龙相比,真武大帝的出手则要简单的多,气势上也不及那些水龙,这让牧长生很是担心这真武大帝究竟能不能挡住这些水龙来。

    要是挡不住的话,牧长生甚至都要开始考虑自己待会儿究竟该用**玄功变成什么,才能逃得掉自己的命。

    咔嚓嚓!

    真武大帝释放的蓝色光辉虽然没有什么气势,但是与那些狰狞凶恶的水龙一接触,立即就出了咔咔咔的响声。

    原来那些水龙全都被真武大帝施展的法术全部给冻结,最后化成了一座座蓝色的龙型冰雕。

    “好厉害!”牧长生睁大了眼。

    “那是……”一听牧长生的惊叹,他身旁立即有人骄傲的道:“也不看看咱们元帅是谁,敢在他面前控水,岂不是班门弄斧?”

    牧长生听完心中了然,猜测这真武大帝绝对是一位用水方面的行家。

    要知道,这天地是由五行之力构成,故而这些神仙妖魔的法术神通多与五行有关,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

    祝融与共工是曾经远古时代的两位威名赫赫的大神,其中大神祝融便天生掌控万火之力,大神共工掌控万水之源。

    牧长生转念一想也对,这真武大帝在天庭中本就是北方之神,从五行上来说,北方主黑,五行属水,这真武大帝能做北方之神,那擅长用水也就不怎么难以理解了。

    就在牧长生思想开小差的时候,下方的大河水面上却异变陡生。

    只见那河水先是水面上咕嘟咕嘟开始冒泡,就像烧开了一样,接着开始沸腾翻滚,不断向上涌动。

    看见这一幕,真武大帝原本的严肃冷静的脸上也不禁开始露出凝重。

    “昂!”

    忽然一声响彻天际的高亢龙吟之声响起,接着牧长生就看见底下河面忽然探出了一颗足有一座房屋大小的狰狞头颅。

    只见那颗头颅形似牛,生着象耳,长须,头顶还生有两只鹿角,一口白森森的尖锐牙齿让人看了心中不寒而栗。

    可牧长生一眼就认出,这正是一头龙的头颅。

    自头颅从水里探出,这条巨龙就从底下大河中直接冲天而上,飞到了天庭大军的对面,不断上下盘旋缠绕自己自己庞大的身躯,与天庭大军遥遥相望,或者也可以说,是对峙着。

    直到这时,牧长生才有机会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好好观察一番这传说中的龙,毕竟前世这龙可是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神兽,拥有能大能小,腾云驾雾施云布雨的莫大神通,并且寄予了人们对于美好的向往。

    可惜,眼前的这条龙却是牧长生的敌人,因为它是一条作恶多端,害人无数的恶龙,而且它的身上还散着无比浓郁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就是牧长生封闭了自己的嗅觉也可以感觉到。

    这是一条青白相间的花龙,全身覆盖着一层密密麻麻,坚固无比,仿若铠甲的鳞片,每一片都足有牧长生的巴掌大小。

    嘭!

    终于,那翻腾的河水慢慢升起,从中露出一个个手拿叉戟,半人半蟹,半人半虾的虾兵蟹将。

    “不愧是天庭的九天荡魔祖师,确实神通广大。”忽然那条花龙摇身一变,变成一个手拿折扇,相貌堂堂的年轻公子。

    如果不是牧长生刚才看见了它狰狞的本体,很难把这么一个年轻人跟凶恶的妖龙联系起来。

    “妖龙,你既然知道本座的名头,那还不快快束手就擒,随我到天庭领罪,倘若说半个不字,休怪本座无情。”真武大帝道。

    “真武大帝,是你傻还是我蠢,居然说出让我束手就擒这样的话来?”

    闻言那妖龙变成的年轻人哈哈一笑,眼中闪过一丝讥讽道,接着他摇了摇头:“我自己犯下对的事我知道,去了天庭绝无活路,若是在此与你拼一下,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冥顽不灵!”

    真武大帝闻言不由大怒,右手向下一挥,示意大军开始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