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长生弯弓射蛟龙
    面对花龙公子的这一掌,真武大帝凛然不惧,出一声冷笑,右手乌光亮起,法力震荡,同样拍出一掌相迎。√网★w★く.★z.o

    轰——

    两人的手掌轰然相撞,法力碰撞产生的波动直接将下方大河水面震起高高的水柱。

    两人一击则分,可是花龙公子却忽然口中闷哼一声,接着身子一晃,在天上噔噔噔的一连退后了十几步,等他再度稳住身子之时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的嘴角出现了一丝鲜红的血迹。

    很明显,在这次交锋中他吃了亏。

    “好好好——”

    花龙公子面色阴鸷叫了几声好,接着抬手擦去嘴角的血迹,然后摇头冷笑道:“不愧是三界大名鼎鼎的伏魔天神,武艺高强,道行深厚,果然好本事,在这两点上我不及你。”

    “既然你知道不是我的对手,那就赶快束手就擒,随我到天庭领罪,不然我今天定要你血溅当场!”真武大帝喝道。

    “哼——”花龙公子冷哼一声,道:“真武,你可别搞错了,我只是说在武艺道行这两方面我不如你,可我还没说要认输。”

    真武大帝皱眉:“怎么,就算明知没有胜算你也要战么?”

    花龙公子冷笑道:“哼,现在说有没有胜算什么的还言之尚早,你若想要押我上天庭去领罪的话,还是先追上我再说吧。”

    说罢他身子一晃,立即冲天而起,钻进了天上一团厚厚的云层,看他的样子是知道斗不过真武大帝,想要逃跑。

    “哼,想跑?”

    真武大帝冷哼一声,同样腾空而起,追着花龙公子钻进了那巨大的云团之中。

    “元帅,穷寇别去追,小心有诈——”

    底下正在与那两条蛟龙斗得不可开交的龟蛇二将看此急忙大叫道,可是还没等他们喊完,真武大帝是身影就已经进了云团之中。

    地面大河边的石头上,牧长生看见真武大帝这个大高手的战斗之后,不由心里暗暗吃惊,并且那自己与这两人做了一个比较。

    可是比较完他就颓然的现,他根本没有与他们两人对比的资格,就现在的他而言,别说对上真武大帝了,就是就是那个花龙公子都能在两三招之内解决他。

    牧长生心中充满了挫败感,可是紧接着这些苦涩与挫败感就全部转化成了他强烈的动力。

    他的拳头握紧青筋毕露,他在心底歇斯底里的怒吼,他要变强,至少也要达到真武大帝的程度,只有这样他在这三界中才能算作一号人物。

    人活一世,现在既已成仙,早已不再平凡,那就将这不凡继续轰轰烈烈的进行到底,让这三界有朝一日都能记住他牧长生的大名!

    轰——

    真武大帝钻入云层去追赶花龙了,可龟蛇二将与那一蓝一灰两头蛟龙的战斗却还在持续,可不论从战斗的规模还是打斗的精彩程度上,他们都无法与真武大帝他俩的战斗比较。

    龟蛇二将皆有灵仙之境的千年道行,而两头蛟龙中灰蛟的修为较高,也有着千年的不浅道行,腹部还生有两只锋利如钢铁浇筑的龙爪,可是他并没有选择成仙,而是在死死压制他的修为。

    牧长生自然看得出来这条灰蛟的野心,它是想要以蛟进化成龙,转化再以真龙之身成仙,这样成仙之后,他的实力可就比以蛟龙身成仙的实力高上两到三倍。

    至于另一条海蓝色蛟龙的修为则要弱上不少,虽然腹部同样生有两只龙爪,但它的才不过神游境的实力,道行也不过九百年左右。

    他们的战斗则要简单许多,两条蛟龙没有变为人形,而是直接以蛟龙之身在天空上下盘旋,瞅准机会对龟蛇二将进行蛮力的横冲直撞。

    众所周知,妖族的天生肉身强悍无比,若他们再一旦修炼有成,**经过天地灵气日月精华的日夜洗礼的话,那坚硬程度可以用恐怖来形容,几乎可以算作他们的另一件兵器了。

    而龟蛇二将虽然修为较高,但面对这两条蛟龙这样的打法,一时间也不禁有些束手无策,只能互相缠斗维持不败,却不能很快取胜。

    牧长生看着不断在天空翻腾咆哮,怒吼连连的两条蛟龙,以及道行比他们要高深,对上他们两个却偏偏有些无计可施,气的大叫不止的龟蛇二将两人摇了摇头。

    接着牧长生翻身而起,右手一晃,立即手中多出了一张紫色宝弓,弓身之上还有紫电缠绕,正是高明高觉送给他护身的风雷宝弓。

    他打算用这张弓搭箭射这两条蛟龙,助那龟蛇二将一臂之力,一来毕竟他们都是自己人,自己不帮他们帮谁?

    二来虽然这两条蛟龙虽然都比他法力高深,但他也有八百年修为护体,他觉得一两百年的法力的差距应该差距不大,而且还有龟蛇二将还在旁边,自己帮他们,他们还能看着自己被欺负不成?

    风雷弓上用的不是那种普通的箭矢,而是需要使用者用法力凝聚成箭使用,这要是法力稍弱一点的神仙使用,说不定几下子就能把人给吸干,牧长生腹诽。

    牧长生奋力拉开宝弓,状如满月,汹涌法力灌注其上,宝弓之上立刻出现了一股犹如锐不可当的可怕气息。

    下一刻,一枝同样噼里啪啦,闪着电弧的箭矢出现并且准确无误的搭在了弓弦之上

    牧长生拿着箭在两只蛟龙身上瞄来瞄去,最后对准了那头蓝色的蛟龙。

    这柿子毕竟要捡软的捏不是?这只蓝色蛟龙修为较弱,从它下手正合适,牧长生想到。

    牧长生瞄准蓝色蛟龙的头颅,此时蓝色蛟龙依旧依靠与灰色蛟龙那天衣无缝的配合在与龟蛇二将缠斗,忽然不知道为何,他浑身一紧,心中下意识的升起了一股不舒服的感觉。

    “好机会!”就在那蓝色蛟龙身子猛的一顿的刹那,牧长生瞅准时机,拉着风雷弓弓弦的右手猛的松开。

    嗤!

    说时迟那时快,那枝箭矢离弦之后,快的就像一道璀璨的紫色闪电射向了那头蓝色蛟龙。

    在牧长生出手的刹那,天际那头蓝色蛟龙突然勃然变色,因为它察觉到了不对劲,顺着不舒服的方向看去,就只见一道紫色电芒带着无坚不摧的气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来到它的面前,射向它的头颅。

    看见这道突然出现的电芒,它的脑子里瞬间空白一片,只有身体下意识的做出闪避的动作,将头向一旁快一偏。

    “嗷!”

    下一刻,一道无比愤怒且夹杂着痛苦的龙吟之声响彻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