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伏龙山的传说
    这本是一座没有名字的大山,并且在大山四周的山脚下还零零散散的有几座只有五六十户人家的小村庄。八★一网wくく.★√√z.o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些村子靠着这座森林茂密的大山,那村里的人自然大多都是以砍柴为生了。

    这天正午,小村庄里炊烟袅袅,砍柴归来的樵夫与家人其乐融融的吃着热腾腾的午饭。

    可是异变陡生。

    下一刻,一道高亢的巨龙咆哮之声以及一阵叮叮咣咣的金铁交鸣声在他们耳边响起,震耳欲聋,宛如炸雷。

    听到这些声音,这些村民吓得急忙跑出屋外想要看看生了什么事,可当他们跑出去后,立刻就被眼前永生难忘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大山之上一位全身光,手持仙剑的银甲神人追赶着一条长有五六丈的巨大蓝色蛟龙冲天而起,并且在天空生了激烈的战斗。

    那银甲神人只有正常人大小,手持一口同样光的仙剑站在那蛟龙对面的空中与之对峙。

    不过令人想笑的是,那银甲神人站在蓝蛟龙对面就跟一头蚂蚁堵住了一头大象的去路一样,双方根本就不在一个重量级上。

    可是真当双方动起手来以后,众人惊讶的现那蓝色蛟龙巨大的身躯反而成了累赘,让其动作变得笨拙无比,而那银甲神人身躯虽小,但身形却十分的灵活。

    只见银甲神人在天空灵活的闪避开来自蓝蛟龙那一双如同钢铁浇铸般的利爪,以及两排锋利如同锯子般的利齿,还有蛟龙身体碰撞缠绕,巨尾拍打的攻击之后,还不忘抽空在蛟龙巨大身体上砍下那么一剑又一剑,迸溅起一束束的火花。

    那金铁交鸣之声正是由此而来,而蛟龙也因为无法碰到银甲神人而出了愤怒的咆哮声。

    双方持久大战半晌之后,不知为何,那蓝色蛟龙身体的行动竟然缓慢了下来,而那银甲神人也抓住机会,飞身跳到了蛟龙巨大的龙头之上,接着将仙剑丢入左手,右手握拳狠狠的一拳捶向那蓝蛟龙的巨大蛟龙。

    这一幕落在地上众村民的眼中,就跟一只蚂蚁跳到了一头大象的头顶,并且还握拳砸向大象头颅一样滑稽。

    轰——

    可是下一刻,那冰蓝蛟龙就被那银甲神人一拳砸的七荤八素,从天上摇摇晃晃的直直掉在大山上的森林里,一切也就此归于平静。

    众人摄于对那神人与蛟龙那巨大力量的畏惧而没有上山去查看,等到第二天他们再去的时候,只在山顶现了一个蛟龙坠地的大坑,蛟龙与银甲神人却早已无影无踪。

    从此,这座山便有了一个很威风的名字,叫做伏龙山,并且银甲神人与蛟龙大战,最后一拳降服蛟龙的故事在这片土地上代代相传。

    当然,这是后话不提,而此时经过这场大战之后的双方主角还在那山顶之上。

    轰!

    宛若一道从天而降的陨石落地,在蓝蛟龙摔在地上之后,牧长生也快冲到了地上,并且砸出了一个圆形大坑,震得地面尘土飞扬。

    待到尘埃落定,一身炽盛光芒,并且半蹲落地的牧长生才收回了法力,全身光芒也内敛消失,接着他深深吸了口气才从大坑中站起,一脸兴奋的看向前方那冰蓝蛟龙坠地的地方。

    此时冰蓝色蛟龙无比狼狈的摔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牧长生集聚全身四千多斤的神力打出的一拳可不是那么好消受的。

    可是这头蛟龙的防御力也颇为不凡,很快她就睁开了眼睛,然后晃了晃昏沉的头颅,就在这时一个手提长剑的人影来到了她的身前,正是牧长生。

    “狗贼!”

    正所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一看见牧长生,蓝色蛟龙硕大的双目立刻就红了起来,并且露出了仇恨的光芒,咬牙切齿的大骂牧长生,接着就要奋力翻身而起,继续与牧长生战斗。

    可是她的双爪刚一用力往地上一称,她的双爪就不由一软,让她跌倒在地。

    她这才记起之前催动万魂幡耗尽了她的法力,之前与牧长生的战斗又耗尽了全部力气,此时的她可真谓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了。

    嘭!

    牧长生狠狠一脚踢翻她的头颅,接着抬起右脚踏住她的脖子,厉声道:“妖孽,你与那妖龙枉顾人命,屠害了上万无辜百姓,恶贯满盈,今日我牧长生就要替天行道,斩你龙去祭奠那些被你们害死之人的亡灵。”

    说着提起仙剑就要刺进蓝色蛟龙的脖子,结果了这头蓝色蛟龙的性命,送她去与她大哥团聚。

    看到牧长生提起了长剑,蓝色蛟龙也仿佛认命了一般,默默的闭上了双眼,只是那闭上的眼中却有泪水涌出。

    牧长生看到蓝色蛟龙的泪水也是一怔,握着要刺进蓝色蛟龙脖子的手也一顿。

    说真的,他牧长生也不是心狠手辣,非常喜欢干那种斩尽杀绝这种狠毒之事的人。

    可是当他这回下凡之后,看到了那么多枉死凡人死状凄惨的尸体,并且得知了他们的死只是那头花龙为了炼制万魂幡这么一件破法宝之时,他是真的气坏了。

    为了给死去的那万名凡人一个交代,也为了给他自己的良心一个交代,让他日后可以对此问心无愧,所以这次他必须硬下心肠,做一回这斩尽杀绝的狠毒之事。

    摇了摇头,牧长生甩开脑中杂七杂八的想法,提起的长剑就要狠狠刺进那蓝色蛟龙的脖子。

    “牧小子,等一下!”

    可就在这时,他脑海中的钟灵却忽然开口大叫道,牧长生愕然道:“钟灵,你没看到我正忙着呢吗,有什么事不能待会儿再说?”

    “先等等,牧小子,在你杀这头蓝蛟龙之前,我想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件事。”钟灵严肃道。

    看到钟灵头一次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牧长生也不禁赶紧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问道:“什么事?”

    钟灵看了牧长生脚下蓝色蛟龙的方向一眼,叹了口气,道:“如果我说你脚下这头蛟龙手上一条人命都没有沾过,你还会杀她吗?”

    “什么!”

    听了钟灵的话,牧长生先是一脸难以置信,接着脸色难看道:“钟灵,这饭可以乱吃,但话却不可以乱说。今日你要不对你的话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休怪我不念咱俩的交情跟你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