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问心无愧
    牧长生现在一心只想给那些冤死的凡人报仇,这样他也可以问心无愧,不过那恶花龙公子已经被他一箭射死,现在只剩下那妖龙的妹子这条蓝蛟龙,因此她也必须要死。中√★w★.zく.√o√

    他本来想:今天就是任何人来这里都阻挡不了他杀掉这蓝蛟龙的决心,可现在偏偏是钟灵跑来触他的这个霉头,这怎能令他不气?

    钟灵听的出来,牧长生对他刚才说的话非常不满了,但他浑不在意,只是道:“那你感觉到她身上有血腥气了没有?”

    牧长生闻言死死盯着脚下蛟龙的双眼瞳孔骤然一缩,身体也不由自主猛的一颤。

    钟灵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继续道:“只要是害过人命的妖,那他们的身体四周多多少少都会沾染死去之人的血腥之气,久而久之就会形成血海煞气,可你看看她,身上有那么一丝一毫的血腥之气吗?”

    牧长生被问的哑口无言,只能沉默。

    事实上当钟灵问他感觉到蓝蛟龙身上的血腥之气了没有的时候,他立即就现了一个让他有些难以接受的事实。

    那就是这头蓝蛟龙身上没有血腥之气,一丝一毫都没有,这就说明她从没有害过一个人。

    可是牧长生刚见到蓝蛟龙之时,她跟在那花龙公子身边,花龙那个心狠手辣的主可是杀过上万人的,因此他身上那凝聚不散的血腥之气让牧长生当时差点儿吐出来。

    试问在这种情况下,牧长生还能嗅到其它的味道吗,更何况牧长生还没有跟这蓝蛟龙近距离的交手过,怎么能知道她身上有没有血腥之气。

    后来他开始追杀这蓝蛟龙,找到之后话还没说一句就被人,哦不,被龙给背后偷袭,用一个神龙摆尾给拍进了山崖石壁之中,由此可想而知牧长生当时心里究竟有多么的愤怒了。

    接着双方就展开了一场红了眼拼了命的战斗,牧长生本就是个没什么战斗经验的菜鸟神仙,所以在战斗中他敢嫌命长,分神去闻这蛟龙身上有没有血腥味吗?

    所以这蓝蛟龙身上没有血腥之气他也是经钟灵提醒才猛然现的。

    看到牧长生的沉默,钟灵继续道:“事情我已经告诉你了,杀不杀她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钟灵便双手抱胸的坐在了东皇钟顶部,并且还闭上眼睛翘起了二郎腿,做出了闭目养神的样子,可是眼角却留了一个微不可察的小缝。

    说真的,他也十分想看一看在牧长生知道了这头蓝蛟龙没有害人之后,究竟会做何选择。

    “这混蛋……”

    看着给自己弄出了这么个头痛的难题之后跑到一边闭目养神,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姿态的钟灵,牧长生气的牙齿咬的咯吱吱的响。

    摇了摇头,牧长生感觉自己有些心烦意乱,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何选择,是杀,还是不杀?

    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因此他对这个世界上的妖怪并没有那种不死不休,自内心的仇恨。

    因为他知道并不是所有的妖怪都是十恶不赦的坏妖,其中也步伐一些一心向善的善妖,这就像人类中也不全都是好人,也有那种凶残的作恶之徒一样。

    之前支撑他不顾一切也要追杀这头蛟龙,并且还要夺其性命的最大原因,就是他以为这头蓝蛟跟着已经死掉的妖龙害了许多无辜凡人。

    可事实真相却是这头蓝蛟龙从来都没有害过一个凡人,这些只不过是自己下意识的强压在她身上的罪名而已,现在的他,一下子就没有了杀死这头蛟龙的最大理由。

    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自己刚才亲手杀死了她的兄长,也就是那头妖龙,自己就这样放过她,那她日后岂会不来找自己的麻烦?

    牧长生感觉自己的头开始疼了。

    可是要说此刻最难受,心里最受煎熬的还不是他牧长生,而是被牧长生踩在脚下,拿剑按在脖子上的蓝蛟龙了。

    先前当看到牧长生扬起仙剑要刺下来的时候,她心里没有恐惧,却感觉到了一种解脱,这样也好,死的痛快一些,之后自己便能和自己大哥去作伴了吧,她想到。

    可是她等了好久,也不见那冰冷的长剑刺进她的脖子,直到她睁开眼,就看到牧长生把剑按在离自己三两寸的地方,然后他竟然……

    在呆!

    是的,她绝对没有看错,这可恶的家伙就是在呆。

    只见牧长生的长剑落在离她脖子两三寸的地方之后停下不动,而他的双眼中眼神涣散,明显就是在呆嘛!

    眼睁睁看着牧长生手中寒光闪闪的仙剑离自己的脖子仅有咫尺之遥,可就是不落下来给自己一个痛快,而是悬在脖子上折磨自己,可想而知此刻这头蓝蛟龙内心究竟有多崩溃了。

    有心趁此千载难逢的机会翻身而起,反败为胜的把牧长生打倒在地,然后弄一把剑停在他脑袋上让他也试试这种滋味好不好受。

    可一动她就无奈的现,之前的战斗牧长生已经榨干了她身体里的所有力气,此刻连一点动手指头的力量都没有,更别说翻身而起了。

    “混蛋,有本事就给我一个痛快,这么折磨人算什么本事!”

    终于,蓝蛟龙忍受不住了这种心理上的折磨,开始大骂牧长生。

    “嗯?”正在考虑该怎么处理这头蛟龙的牧长生被这声大骂的骂回过神来。

    看了一眼地上已在崩溃边缘挣扎的蓝蛟龙,牧长生忽然叹了口气,接着执剑的右手一扬,将仙剑从蓝蛟龙脖子上挪开,连踏在蓝蛟龙脖子上的脚也被他抬开。

    “这回我不杀你!”

    牧长生站在一旁说道,只是神色有些说不清楚的复杂。

    “嗯?”听到这句话,不仅是蓝蛟龙,就是牧长生识海中的东皇钟钟灵也是大感意外。

    “为什么?”

    惊愕了好半晌,蓝蛟龙才涩声问道。

    “因为你身上没有害过人血腥之气。”

    牧长生道:“虽然我牧长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正人君子,但也有自己的坚持,我要杀的是那种害人的恶妖,而不是一只没害过人的妖。”

    这是牧长生的真实想法。

    这条蛟龙跟着那条万恶的妖龙手上都没有沾过人血,这就说明她是一只善妖,倘若这样他牧长生还要对她痛下杀手,那这事恐怕会让他日后心生愧疚,最后久而久之形成心魔。

    牧长生所求的是心性通达,是问心无愧,想为那些无辜凡人报仇是如此,此时决定不杀这蓝蛟龙也是如此!

    “不过……”牧长生目光倏地一凝,继续道:“那件有伤天和的邪恶法宝万魂幡在哪,你必须让我毁了它。”

    万魂幡魔力太过强大,而且还是用那么多凡人的魂魄炼制而成,那些魂魄也因此受它永生永世的控制而不得生。

    若是毁了万魂幡,那些魂魄就能不受其控制而解脱,说不定还能有重入六道,进行轮回转世的机会。

    因此这龙他可以放,可这件万魂幡他牧长生绝对不能多留它在世上一天,绝对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