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重返天庭
    当牧长生这么一说之后,顿时那两个天兵的眼中的崇拜之意简直难以用语言形容了。网★w√★.く√z★√.o

    如果非要用一句语言形容,那恐怕唯有那句经典名句:崇敬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有如黄河泛滥,一不可收拾……

    “咳咳——”

    牧长生轻咳两声才将两人从崇敬中唤醒,他故意拿手在两人面前招了招:“嘿,你们两个什么呆呢?”

    “哦,统领,我们没有呆,我们是为统领的本事折服啊。”

    其中一个天兵道:“想到统领一箭射死妖龙不说,现在连万魂幡这件魔物都给毁了,回到天庭那就绝对是前途无量啊!”

    “哦,是么?”牧长生嘿嘿一笑:“那咱们现在就回天庭吧,免得元帅他们怪罪!”

    他现在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回到天庭,然后接受封赏,加官进爵了,他心中窃喜不已,心想这回回去了,恐怕一个六品天将是没跑了。

    六品天将啊,哪怕最低等的六品天将,待遇比统领都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而且在天庭还是中等神仙了,他能不激动么?

    “那统领,你是否需要整理一下仪容再回天庭?”

    两个天兵很隐晦的提醒牧长生现在一身破烂,见不了人,需要收拾一下。

    牧长生低头一看,然后就现自己身上穿着破烂铠甲,看起来确实很是狼狈,接着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两人的意思,不过却哈哈大笑道:“不用了,就这么走,回到天庭再说。”

    说完当先驾云而起。

    收拾?笑话,傻瓜才会收拾呢!

    牧长生心中腹诽道:“这可是我与那蛟龙战斗之后留下的痕迹,怎么能轻易抹掉。若是不这副狼狈模样回去,那还有谁相信自己与蛟龙大战了一场?那自己战蛟龙,毁魔幡的功劳可不就没了?”

    身后那两名天兵无奈的笑了笑,接着对那白胡子土地公公抱了抱拳,告辞之后赶紧追了上去。

    土地公公目送几人远去,接着抬头看了看天上花龙公子死去的地方,叹道:“都是我的错啊!”

    接着他的目光中露出追忆之色:“当初你们父母惨死,临死之时托和你们蛟龙一家当了几百年邻居的我照看你们兄妹,那时你们两个都很小,我原本以为我能够劝导你们忘记那仇恨,一心向善的。”

    “可是我没想到——”

    土地公公眼中露出哀伤:“你却将那血海深仇深深埋在了自己的心中,也没有告诉那时还年幼的冰灵,而是选择了一个人承受,以至于你的性格后来大变,最后闯下了如此弥天大罪。”

    土地公公摇了摇头:“今日身死,也算你罪有应得吧,如果你还有一丝转世的机会,那么下一世就做个好人吧,别再让太多背负压的你喘不过来气——”

    说完土地公公转身向大河边上一个蛛网缠绕,油漆剥落,看上去非常破旧,已经快要倒塌的土地庙走去。

    只是转身的刹那,他却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哀伤而老泪纵横,那老迈的身影也越的佝偻了:“我的两个孩子,一个眼睁睁的死在我的面前我却无能为力,另一个现在也生死未卜。

    也不知我这把失去民间香火祭祀,神力已经渐渐开始枯萎的老骨头能不能撑到冰灵那丫头回来,让我再最后看她一眼——”

    土地公公此时不像个神仙,倒想个经历了丧子之痛的普通老人,泪如雨下,最后跌跌撞撞来到破庙前,化作了一道微弱的白光钻进了身上已经出现条条裂缝的土地公公泥塑像中。

    ……

    另一边。

    飞了大约半个时辰后,牧长生才带着那两名天兵来到了南天门下。

    原本以他的度,虽然没有孙悟空筋斗云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那么变态,但以他现在一身八百年的法力再加上越来越娴熟的驾云技术,也绝对用不了这么长时间才能回到天庭。

    只是路上还要等那两个如同拖油瓶般的天兵,其中法力最高的一个也不过一百年,所以他才花了这么长时间。

    “三弟!”

    果然,高明高觉的千里眼与顺风耳这两个外号不是浪得虚名的,牧长生刚一接近南天门,他们两个就哈哈大笑着迎了上来。

    只是在看到牧长生出时英姿勃,来时却一身破烂时不由一愣:“三弟你怎会如此狼狈?”

    牧长生苦笑:“我们不是下界除妖去了么……”

    说着便将如何如何杀妖龙,以及最后妖龙死后自己去追蛟龙的事原原本本说了,只是最后说到蛟龙时又把那骗天兵的那套谎话给两人说了一遍。

    倒不是牧长生有意骗他们或是牧长生信不过他们两个,只是欺瞒天庭可是大罪,多一人知情,那自然多连累一个人。

    所以经过思前想后,牧长生决定不告诉高明高觉实情,以免连累到他们两个。

    “陛下有旨,宣南天门中等统领牧长生觐见!”

    就在牧长生给两人讲完事情经过时,忽然一名玉帝身边的使者从南天门内出来,并且带来了召见牧长生的口谕。

    牧长生听完不敢耽搁,急忙拜别高明高觉之后跟着那使者前往凌霄宝殿。

    “哎,老二,我感觉老三这次回来身上好像生了什么变化,但我就是说不上来。”看着牧长生进了南天门,高明拿肩膀顶了一下高觉道。

    高觉点了点头,道:“好像变得沉稳了一些,没有以前那么毛躁了,还有就是……就是……”

    说到这里高觉皱起了眉头回忆着牧长生身上另一种变化,可就是说不上来。

    “是他亲手杀了人见了血,同时他也见识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所以心性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开始慢慢成熟了起来,自然就不会像刚来的时候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了。”

    不知什么时候去旁边巡视的魔礼青出现在两人的身上,并且也盯着牧长生的背影缓缓说道。

    “拜见天王!”

    高明高觉急忙欠身行礼。

    魔礼青抬了抬手,继续道:“看来这次让他去跟着历练一番算是对了,并且这次他误打误撞立下头功,恐怕要升官财喽!”

    高明高觉听到这话一脸骄傲,并且傻笑不已,就跟立下功劳的是他们两个一样开心。

    “这俩傻兄弟,也不知道那小子值不值得你们两个为他这样付出。”

    魔礼青看到高明高觉的样子摇了摇头,抱着自己的青锋剑转身就要走,可刚走了没两步,忽然大叫一声对了,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折回到了两人跟前。

    “记住,以后不许叫我天王,要叫我头儿,明白么,要叫头儿!”

    再三对两人警告完之后,魔礼青这才扬长而去,只剩高明高觉两个愕然的面面相觑,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也不知道这魔礼青怎么回事,自从上回听到牧长生叫了他一声头儿之后,居然越念叨越喜欢。

    最后干脆要求所有手下见了他不能喊天王了,都必须叫他头儿,谁不叫他还生气,你说这事儿给闹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