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真武举荐
    “禀陛下,今日那万魂幡被毁之后,其中万名凡人的魂魄已经悉数重入轮回进行转世去了。”

    牧长生对着武曲星君微微一笑道:“倘若武曲星君大人想要证据,那自然可以派人去下界阴司找阎君判官问个清楚明白。”

    原来刚才钟灵告诉他,这世上所有生灵的生死寿数是早已在阴间生死薄之上定好的,倘若是寿数不到而冤死的魂魄,那么阴司必须将他们的死去的前因后果这些问个清楚明白,方能从他们的前世干的善恶之事上安排他们转世。

    有的人前世行善积德,那么他们下一世就算不能像牧长生这样成仙也能转世重新做人,且可福寿安康,享一生富贵;可有的人前世坏事做尽,那么下一世他们就没有人做人的机会,并且还会被打入六道轮回中的畜生道成为畜生……

    牧长生一下子救了一万多凡人的魂魄,阴司一下子多出这么多冤魂,岂能不查个清楚明白?

    因此牧长生救下的这一万凡人的魂魄在阴间一定会有记载,说不定现在派人下去阴间时判官还没忙完这事儿呢!

    看到牧长生如此自信满满,想来这事恐怕是确有其事了,武曲星君想了想,最后只能皮笑肉不笑的道:“不用了,看到牧统领如此年轻有为,我真心替咱们天庭有如此人才而高兴啊!”

    牧长生摇摇头,朝玉帝躬身道:“既然武曲星君大人替小臣想到了此节,那小臣就恳请陛下派人前往阴间走一趟,让小臣这功劳落个实至名归。”

    “这样也好!”

    玉帝点了点头,接着对下方的太白金星笑道:“太白,又得有劳你跑一趟了。”

    太白金星苦笑着摇摇头,接着躬身道:“小仙领命。”

    说完就往凌霄殿外走去,只是在经过牧长生身边的时候忽然停了一下,接着指着牧长生的鼻子笑骂道:“你小子,净给人找事儿做。”

    牧长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看到这一幕,玉帝与众仙家不由哈哈大笑。

    牧长生又瞟了一眼旁边脸色阴沉的武曲星君,委屈道:“前辈,其实这也怪不得我呀,实在是有人见不得我好,非要抹灭我拿小命换来的那点功劳,因此现在只能劳烦前辈跑一趟了。”

    太白金星闻言看了看一脸委屈的牧长生,又看了看一脸阴沉的武曲星君,苦笑着道:“你们呐……”

    说完摇头出了凌霄宝殿。

    “好了,太白已经去阴司查问小牧毁掉万魂幡的这事了,估计很快就能有结果。”

    玉帝对众神仙道:“接下来就请诸位仙家商议一下,这一回该给小牧一个什么样的封赏。”

    “启奏玉帝,臣举荐他成为一名五品天将!”

    玉帝话音刚落,仙班中一身甲胄不离身的真武大帝马上行至中间对玉帝一礼道:“作为此次的领军元帅,臣对诸位的功劳是再清楚不过了,因此光凭他诛杀掉妖龙的一功,臣就觉得他完全可以胜任这个职位。”

    “元帅!”

    牧长生赶紧对真武大帝欠身行礼,并且此时对这个耿直的方脸大汉心中那叫一个感激啊!

    原本他觉得自己这回能混到一个六品官的天将就不错了,没想到真武大帝居然举荐自己当五品天将,来了这么大一个惊喜。

    真武大帝此刻脸色还因为之前花龙公子自爆龙珠时失去了身外化身而有些苍白,看到牧长生行礼时一直板着的脸罕见露出了一丝笑意,拍了拍牧长生的肩膀,道:“你小子很不错!”

    牧长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哦?”

    玉帝点了点头,然后扫了其它众人一眼:“那诸位仙家可有何异议?”

    众仙家闻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他,最后齐齐朝玉帝抱拳:“回陛下,臣等并无异议。”

    有异议?

    傻瓜心里才有异议呢。

    此刻众人谁看不出来玉帝对这个新人的喜爱与欣赏,尤其是这回就连向来刚正不阿,说话走来走去,从来不会拐弯抹角的真武大帝都这么说了,那这功劳就绝对是真的了。

    你说人家立的功劳光明正大的,谁能从鸡蛋里挑出骨头,没看见之前硬要鸡蛋里挑骨头的武曲星君到最后也落了个灰头土脸,此刻再也不肯吭声了么?

    听到诸位仙家同僚也没有异议,牧长生心中那个开心感激啊,看来自己这回的这个五品天将是没跑了。

    可是他都准备好要受封了,可这会儿玉帝却偏偏没了下文,牧长生一抬头就看见玉帝正在低头沉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牧长生不禁感到有些口干舌燥,那颗原本激动的心忍不住的又提了起来。

    玉皇大帝现在心中很是复杂。

    人人都知他是三界的至尊,是万物的主宰,掌握着天上地下第一大势力天庭,那是多么的威风凛凛,风光无限。

    可实际上呢,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自家的苦只有自家人知道。

    没错,他玉皇大帝是三界至尊没错,可这不过是表面上的,实际上呢,他的这个称号实在是有些尴尬,甚至都快成三界笑柄了。

    究其原因,还不是那三个牛鼻子跟西方两个秃驴给闹得,他们五个就好像五座大山,并且紧紧压在自己的头顶,压的自己透不过气来。

    而且他们五个也就算了。

    可现在就连西方二圣的晚辈,那什么如来佛祖都对自己不敬,一直在找机会将那什么破佛法东传,来自己的地盘上争夺万民的香火信仰。

    玉帝的眼中闪过强烈的不甘之意,自己要想成为真正名副其实的三界至尊,那不搬开头顶这几座大山怎么行?

    可与他们的较量总不能自己亲力亲为吧,那五个老家伙都够自己头疼的了。

    现在自己的心腹与班底倒是也有了一些,但还是缺人才,大量的杰出人才。

    而现在这个牧长生就算得上是一个人才,一来背景来历十分清楚;二来天资不凡,潜力无限。

    只是他现在唯一的不足还是太年轻了,就像一块刚被挖出来,还未经过雕琢加工的璞玉,可就是因为没有经过雕琢打磨,所以还不成器,当不得重任。

    倘若自己不磨砺一下他,而让他这么年纪轻轻就当轻易的当上五品的官职,那么他会不会让他信心一下子膨胀,产生自大狂妄,还有骄横等不良的心理,最后自己毁了自己呢?

    这才是玉帝此刻犹豫不决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