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被贬下凡
    “嗯!”

    玉帝对护法天神点了点头,接着那宛如刀锋般的目光看向牧长生,寒声道:“那朕就加倍,五百金锤的就打一千金锤,之后打入凡间,受十世轮回的就让他受百世轮回之苦!”

    听到这个宣判,牧长生脑子里顿时感觉“嗡”的一下,双眼也是一黑,身子一晃,差点儿直接一头栽倒在地上。八★一中√wく★.く√z√★.くo

    这怎么还加倍了呢,玉帝啊,咱不带这么玩的好不?牧长生心中升起绝望。

    同样的,听到这个宣判结果的众仙脸上却露出不出所料的神色,这玉帝再怎么说也是三圣母的亲舅舅,外甥女受辱,他这个当舅舅的怎么可能不表示一下,这不就直接加倍了么?

    “完了,这下全完了。”

    牧长生双眼无神的喃喃道,打下凡间去受轮回百世之苦,这一世少说也能活个五六十年,这百世下来,少说也得五六千年。

    五六千年啊,那自己还有机会回来么?自己这回恐怕是被玉帝彻底的配边疆了。

    看到牧长生的样子,玉帝心中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自己这番加倍之言的恐吓算是起了作用,吓住了眼前这小子。

    至于真这么处罚他,玉帝却是没想过的。

    先不说佛门的野心现在已经日渐显露,要是等这小子百世轮回归来了,到时候恐怕这黄花菜都凉了。

    更何况自己手下不是还有个老好人么,有他在这里,他是绝对不会束手旁观而不开口的。

    “陛下,陛下,且等一下,且等一下,微臣还有话说!”

    果然,就在玉帝话音刚落时,仙班中闪出一个白袍神仙赶紧说道,正是那太白金星。

    玉帝一看跳出来的太白金星,心中就不由暗自感到好笑,得,这老伙计还跟自己真有默契,自己刚想到他,他就迫不及待跳出来了。

    “爱卿有何话说?”

    玉帝装出不耐烦的样子的道。

    “启禀陛下,微臣觉得这牧长生可能是初登上界不久,因此还有许多天规条例不知道,二来今日之事臣觉得今日这事儿,生的有些蹊跷……”太白金星道。

    “蹊跷?”玉帝略一沉吟,问道:“何来蹊跷之说?”

    “就是,太白,不会是你想给这小子脱罪故意找的借口吧?”这时巴不得牧长生早死早生的武曲星君跳出来道。

    太白金星摇摇头,道:“诸位仙家你们可以想一下,你们自己敢在南天门之下做出这样的事来么?我想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缘由。”

    “缘由?”

    武曲星君闻言嘿嘿冷笑道:“这其中还能有什么缘由,太白金星你不敢,可不代表这小子不敢。众所周知三圣母美貌胜似天仙,乃是三界有名的美人,说不定是这小子见了之后临时起意呢?”

    太白金星依旧摇头:“不不不,武曲星君此言差矣,这其中……”

    就在双方争执不休,忽然又急急忙忙跑进来一个天兵通传道:“启禀陛下,千里眼顺风耳求见!”

    “高明高觉?”玉帝眼中闪过疑惑:“他们两个来干什么?”

    “宣!”

    很快千里眼顺风耳就来到了凌霄殿内。

    “千里眼顺风耳,你们两个不去看守南天门,跑来凌霄殿所为何事啊?”玉帝道。

    “禀玉帝,我们兄弟二人是来为我们的同僚牧长生来讨个公道的。”高明高觉道。

    并且为了避嫌,他们两个并没有说出与牧长生是结拜兄弟的关系。

    “哦,为他讨个公道?”玉帝笑了。

    今天这事儿还真是奇了怪了,居然还有人给犯了天条的人来讨公道:“那朕倒想听一听,你们想为他讨个什么公道。”

    “陛下,我们状告那杨戬目中无人,肆意欺辱我南天门守将!”

    说着高觉便将刚才护法天神不曾讲到的杨戬是如何如何言语刺激牧长生,最后导致牧长生冲动之下犯下大错的。

    当然,他们很有默契的将这事儿是由牧长生偷看人家三圣母引起的给“忘记”说出来了。

    听完两人的告状,玉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了。

    他外甥的脾气他是清楚的,有时候急眼了甚至都不给自己面子,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看来是刚才他跟自己闹了别扭之后要返回下界时怒气难平,于是经过南天门时把气撒在了牧长生身上,也怪他牧长生倒霉,正好赶上了!

    “武曲星君,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这事儿背后果然有蹊跷。”太白金星看向武曲星君,那鹤童颜的脸上也笑开了花。

    “哼!”

    武曲星君冷哼了一声,偏过头,不肯再吭声了。

    玉帝脸上露出思索之色:“如此说来,这事儿也确实是事出有因……”

    听到玉帝的话,牧长生原本那张面如死灰的脸上顿时焕了神采,心情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

    可还没等他心里高兴完呢,玉帝的下一句话就让他的心又悬了起来:“不过他这次也确实触犯了朕立下的天条,如若不惩戒一番,他还真当朕的天条是个给人看的摆设呢!”

    “牧长生,朕姑且念你初登上界,不通天条律令,二来这次也算事出有因,故这次便罚削去你五品天将的仙职,贬为天兵,从头做起,之后再赏你五百金锤,给你好好长长记性……”

    玉帝充满无尽威严的声音响起:“打完之后,你就快点给朕滚下凡间,去斩杀八十一头祸害人间的妖魔,斩尽这些妖魔之日,就是你再返天庭之时!”

    听完玉帝的判处,牧长生长长出了口气。

    这个判处比起刚才那个可就轻了太多了,最起码自己一身法力修为与仙根仙骨算是保住了,这就一切都好说了,就是这接下来的五百金锤肯定不好受啊。

    至于下界除妖八十一只什么的,自己只要不去招惹那些神通广大的大妖魔,而是去找一些修为浅薄的小妖怪的麻烦,那就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仿佛看到了牧长生的打算,只见玉帝忽然又看着牧长生似笑非笑道:“三界中的大半妖魔已在我天庭记录在册,太白金星,待会儿就由你亲自去给牧长生挑出八十一只作恶多端的妖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