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五百金锤
    听到玉帝如同特意针对他似的话,牧长生顿时目瞪口呆,呆立当场,好半晌才苦笑道:“罪臣,遵命!”

    不愧是能够当上三界至尊的玉帝,连这个都被他想到了,事到如今不服不行啊,牧长生心中很是忧桑的想到。中w√.★√z√.o

    不过幸好这次玉帝只收回了官职,而没有把五行玲珑塔与万星飞仙甲这两件宝物厉害的宝物给再要回去,让自己实力大损。

    当然了,送给别人,尤其是送给自己手下的东西,就是他牧长生也不好意思开口再要回去,更别说玉帝这样的大人物了。

    只是希望这太白金星能悠着点,别给自己挑到那些很厉害,太难对付的大妖王了,不然到时候就不是自己去斩妖除魔,而是妖魔追着自己满天飞了。

    玉帝又对护法天神道:“护法天神,你在我天界素来铁面无私,公正严明,刚正不阿,这次就由你当这个行刑官监督行刑吧!”

    “末将遵旨!”

    得到玉帝的夸奖,护法天神虽然心中大喜,但表面上依旧不卑不亢的躬身抱拳道。

    “黄巾力士何在?给朕将这小子拉出去凌霄殿外行刑。”玉帝喝道。

    就在牧长生纳闷这黄巾力士是谁的时候,只见凌霄殿外大步流星走进一个身披黄衫,长得如同一个铁塔似的大汉,身高都要比牧长生高出半个身体头。

    只见这黄巾力士进来之后,直接就伸出蒲扇似的大手,就跟老鹰抓小鸡似的一把将牧长生举过头顶,而且直接举起就往凌霄殿外走。

    很快,凌霄殿外就传来了阵阵惨叫,听的凌霄殿中的众人都是面面相觑,只是脸上肌肉都有些微微抽搐,就是武曲星君也是如此。

    他看着上方那个威严的身影,渐渐的,目光开始复杂!

    嘭!

    “一!”

    嘭!

    “二!”

    凌霄殿外,浑身甲胄被剥离的牧长生被执法天兵手中西瓜般大小的金锤一下一下的狠狠砸在他的屁股和背后,打的他直接咧嘴惨叫不已,而护法天神则面无表情的数着数。

    本来牧长生觉得自己有护体法力,那些金锤落在自己身上应该造成的伤害不大,自己只要装模作样惨叫几声就可以了。

    可当这西瓜般大小的金锤第一下砸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而且错的还十分离谱。

    因为那两个大金锤似乎有打散法力的作用,当第一锤落下的时候就把自己全身的护体法力全给打散了,之后不等护体法力再恢复,这些锤可就实实在在,不掺一点儿水分的全砸他身上了。

    几锤下去就砸的他的屁股与背后就皮开肉绽,血肉模糊,他不惨叫可能吗?

    不过想想也是,天界的神仙哪一个不是法力雄浑之辈,要是这金锤没有这点儿作用,那金锤的惩罚不就跟小孩子玩的过家家一样了么!

    这要是换做凡人的话,这一锤下去就能要了他们的命,饶是现在牧长生有仙人之体,恢复力很惊人,但也被这五百金锤打的只剩半条命。

    “嘭!”

    “五百,够了,停手!”

    终于,被打的翻着白眼,只剩半条命的牧长生听到护法天神说打够五百锤了,顿时心中不禁泪流满面,终于熬过这该死的金锤大刑了。

    接着牧长生就被几名天兵给抬回了将军府。

    他们进门的时候,老管家正在浇花,可当他看到一脸惨白的趴在担架上的牧长生,并且他背后更是血肉模糊的时候,顿时大惊失色,急忙跑归来道:“少爷,你这是怎么了?”

    牧长生艰难的抬抬手:“林伯,别提了,一言难尽呐,对了,你赶快回去收拾下咱们的东西,恐怕咱们马上要搬离这里了。”

    自己现在别说五品天将了,就连个刚来时被封的八品统领都丢了,成了一个炮灰级的大头兵,真是越混越回去了,牧长生心中苦笑不已。

    如今自己已不是五品天将,这将军府自然也是住不下去了,看样子自己得去自己那俩结拜哥哥那里借住一阵了。

    他抬头看了看自己这座将军府,拳头紧紧的捏了起来,这座将军府自己一定会回来的,不,自己要得到的是比这个更好的,更大的。

    老管家看到牧长生的样子,人老成精的他立即知道出事了,于是道:“少爷,除了咱们两个,这里就没有咱们的东西了。”

    牧长生点点头。

    “老三,老三呐!”

    就在这时从高明高觉从门外驾云而来。

    “大哥二哥,你们怎么来了?我现在被降为普通的天兵,连个统领都不是了,正打算去你们的府上借住几天呢!”牧长生苦笑道。

    他不愿意被自己熟人看到自己现在这副落魄凄惨的样子,而且他们两个是比自己亲哥哥都要亲的兄弟。

    刚才要不是他们两个来在凌霄宝殿替自己仗义执言(恶人先告状),把责任全都推到了杨戬身上的话,这会儿说不定他都已经被打入轮回去转世了!

    “玉帝下朝了,我们就跑回来看你了。还有,老三,你为什么跟我们两个说借住这样的话呢,我们两个是你的大哥二哥,我们的将军府不就是你的么?”

    高明说道,接着他装出生气的样子:“你再跟我俩说借这个字我跟你急啊!”

    “嗯嗯,不提了,再也不提了。”

    牧长生眼圈有些微红,眸中有水雾升起,却被他偷偷的擦去。

    患难方可见真情这句话说的一点儿都不假,有这么两个爱护他的大哥二哥,牧长生忽然觉得就算不是在自己的世界,他也很幸福。

    之后牧长生便被高明高觉带回了他们两人的将军府养伤。

    此时,天庭中的某处。

    一身玄黄色龙袍的玉帝漫步走在前边,紧跟在他身后的,是一身白袍的太白金星。

    “太白,你可不许给牧长生那小子走后门,专挑弱的妖怪给他。”玉帝笑着转身看了眼身后的太白金星道。

    “微臣不敢!”太白金星赶紧道。

    “得了吧你,朕还不知道你?”

    玉帝笑道,接着他目光深邃的看了眼西方,悠悠道:“最近西方越来越不安分了,因为那几位,朕已经没有余力去管西方了。牧长生那小子是个人才,年轻胆大有冲劲,但也因年轻而太过血气方刚,容易冲动,所以需要下凡去磨砺一下。”

    太白金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玉帝点点头,接着看向太白金星:“那小子已有灵仙境的法力修为,所以你替他挑的妖怪不能是灵仙境以下,最好是天仙境,甚至真仙境的妖怪,这样才能起到磨砺的作用。”

    “这样的话,那他会不会有危险?”太白金星迟疑道。

    “放心,有朕赐给他的五行玲珑塔,是绝对出不了问题的。”玉帝边走边道。

    听完这话,太白金星的眉头舒展了些,可下一刻却又马上蹙紧。

    只听玉帝继续淡淡的说道:“倘若这回他真的死了,那就只能说明他是一个庸才,而不是一个值得朕费心费力培养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