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谪仙
    “前辈,你给我挑那些妖怪,应该不会是神通广大的大妖魔吧?”

    牧长生的伤一下子好了,连带着心情似乎也很不错,在接过太白金星递来的卷轴时还开了一个小玩笑。网★w★.z.o

    太白金星笑而不语。

    牧长生笑着接过卷轴,可当他下一刻打开卷轴往上扫了一眼的时候,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八十一只妖怪里,差不多一半都有着灵仙境的修为,跟他差不多,剩下的一半,呵呵,都有着天仙境的修为,甚至其中一只还达到了真仙境。

    彻底没爱了。

    牧长生一脸幽怨的瞪了太白金星一眼,幽幽道:“前辈,我没得罪过你吧,你居然给我弄来这么强的妖怪,这不是要我的命么?”

    太白金星呵呵一笑,道:“年轻人,你只有通过不断的战斗,你的实力才会获得突飞猛进般的进步,而且陛下还说了,如果你这次下凡除妖任务完成的好的话……”

    说到这里太白金星卖了一个关子。

    “完成的好怎么样?”牧长生眼前一亮。

    太白金星悠悠道:“你现在不是从五品天将降为普通天兵了么,那么陛下说不定会考虑让你官复原职哦!”

    “官复原职?此话当真?”

    牧长生双眼中的光芒更亮了。

    太白金星哈哈一笑,那手指戳了下牧长生的脑袋,道:“你这小家伙鬼心思忒多,你也不想想陛下是何等人物,三界至尊,一言九鼎,岂会骗你这么个小天兵?”

    牧长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接着冲高明高觉一脸歉意道:“二位哥哥,既然我的伤已无大碍了,那我也就不耽搁,现在就下凡了。”

    “可……”

    高明刚想说什么,就被高觉打断道:“好吧,既然老三你想去,那便去,不过去了凡间你万事也要小心,还有这瓶疗伤的丹药你拿着。”

    说着给了牧长生一个白色的小瓷瓶,瓶口用一团红色小布塞着。

    牧长生“啵”的一下拔开瓶塞,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清香从瓶口飘出,不由惊道:“这是……”

    高觉淡淡道:“这是我跟大哥平时闲着没事,炼制的用来疗伤与补充法力的丹药。”

    接着又补充道:“里面共有十粒,你下去了可省着点用,我跟大哥身上也就只剩下这么点,还全给你了。”

    看到高觉不打自招的样子,牧长生心里是又感动又好笑,他就知道这瓶丹药绝对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与普通。

    想这丹药不仅能疗伤,还能补充法力,这每一粒在危急时刻就是一条命啊,可是他还能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把这么珍贵的丹药给自己,这让牧长生把这份恩情深深记在了心中。

    接着牧长生换上了一件崭新的白色衣袍,接着拿手一招,将那把玉帝赐下的仙剑连鞘从紫府中召出,之后负于其背上。

    南天门下。

    “金星前辈,两位兄长,记得当初长生是由你们三人接引上天,今日也由你们三人相送,也算有始有终。”

    牧长生不舍的目光从三人的身上,还有巍峨的南天门,最后是天庭深处那做金碧辉煌的凌霄宝殿上一一掠过。

    随后牧长生眼圈微红的朝身前送别他的三人郑重躬身一拜:“长生此去凡间除妖,不知何年方能再回到天庭,万望两位兄长与金星前辈保重,我——去了!”

    拜完之后牧长生毅然起身,且转身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可是三人却分明看见了牧长生想躲开三人的眼中那抹泪光。

    按凡间的时日计算,他已到这个世界差不多有十多年了,可是除了刚开始的七日是凡间度过的之外,他其余的时间都是在天庭度过。

    他在这里有了两个比亲兄弟还亲的兄长,也曾见到了神话中许多大名鼎鼎的人物,或是与其交好并肩作战,或是被人恶意针对而交恶,甚至这回还与一位美丽的女神生了些交集。

    当然,这下场就有些惨烈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里就像是他的故乡,有亲人,还有朋友。

    今日他就像是一个要离开故乡,一个人孤零零的去外面广阔世界闯荡的少年,离开之时多少都会有些不舍与悲伤。

    更何况此去凡间,八十一只妖魔中大半的实力都远于他,若是想要将他们一一除去,则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少说也得按百年光景计算时间。

    不过好在他们都是长生不老的神仙,几百年的时光对于他们漫长的生命来说还是等的起的,所以日后终有再见之日的。

    站在白云之上的牧长生摇了摇头,甩去了头脑中的不舍,继续驾云往凡间而去。

    就这样走着走着,忽然牧长生在看到自己背上背的剑时记起了一件有趣的事,那就是他记得许多仙人除了腾云驾雾的飞天之术外,还有一种御剑飞行。

    当然,对于还没有成仙,对法力的掌控运用没有仙人那么高的凡间修士而言,御剑飞行之术就要比腾云驾雾简单不少,因此这也成为了许多凡间修士青睐的飞行方式。

    想到这里,牧长生嘿嘿一笑,手捏剑指催动体内法力,使得他的指尖亮起光芒,接着他的剑指朝背后的仙剑一指,再往身前一划。

    锵!

    在他指上仙剑的刹那,这口仙剑便开始在他的背后剑鞘中震动,随着他往身前一指,立即这口仙剑出一声剑鸣,随后冲天而起。

    接着仙剑便硬生生在他头顶转了个弯,绕到了他身前,以一种极快的度往前冲去。

    牧长生嘿嘿一笑,接着便舍弃脚下白云,身子同样冲天而起,最后宛如一片落叶,轻飘飘却又准确无误的站在了他的那口仙剑之上。

    “哈哈,果然还是这御剑飞行拉风啊!”

    牧长生立在仙剑之上,因为度过快而在他周身产生的烈风拂动他的黑,展动他的白衣使其猎猎作响,却伤不到其半根毫毛,反倒衬托的他就像一个凡脱俗的白衣仙人。

    哦错了,差点忘了,他本来就是个仙人,只不过现在变成了被贬下凡间的谪仙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