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妖之恶行
    拿天庭的宁静与凡间的繁华与热闹一对比,牧长生终于明白为什么就是玉帝的处罚非常重的天条也挡不住那么多神仙偷偷下凡的步伐了。网wく.z.o

    这男神仙还好说,影响也没那么大,可这女神仙下凡就不同了,尤其还是漂亮的女神仙。

    先是由玉帝的亲妹子开了个头,之后还有七仙女这个坑爹的女儿紧随其后,最后也不知道这三圣母是不是故意气他舅舅害死她母亲,反正最后也被一个凡人刘彦昌给拐跑了……

    总之玉帝也算是倒霉,你说他绞尽脑汁想出这些管理那些神仙冲动的天条天规容易么?而且天条订下后,其它神仙都很懂事,没一个敢尝试挑战一下自己的威严的。

    可结果却是外人被管住了,可他的这自家人就出问题了。

    自己的妹子、外甥女儿坑他也就算了,而且就连自己的亲生女儿也坑了他,最后一个接一个的仿佛故意挑战他似的跟着凡人跑了。

    不过牧长生知道,到目前为止,下凡的女神只有杨戬他娘一个,那七仙女这个坑爹的女儿跟着董永跑的事就还没生。

    不过按时间来算,估计也不远了。

    想到这里牧长生在心中为自己的玉帝老板默哀了三秒钟,接着抬头看了看天,开始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

    玉帝就因为他吻了杨婵就打他五百金锤,而且差点儿毁了自己的仙骨与道行,让自己变成一个凡人,这牧长生心中怎么可能没有气。

    哼,不过他不让自己好过,可有七仙女这个让他头疼的女儿在,他也好过不了。

    牧长生决定了,他一定要在这南瞻部洲多逗留些时日,而且要时刻打听关注着天庭的情况。

    等到七仙女下凡跟着董永跑了,自己再去好好看这场戏,看看玉帝对自己亲生女儿下手有没有自己这么狠。

    ……

    牧长生很快就回过神来,然后就现他脑袋里虽然转了这么多弯,但外界只不过才过去了几个呼吸的时间。

    摇头失笑一声,接着牧长生踏步融入了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很快他就来到了一家酒楼,说真的,去天上那么久了,他还真有点嘴馋了。

    当然,天上的美味也不是没有,龙肝凤髓,猩唇熊掌等应有尽有,只要世上有的,就没有在天庭御膳房的食材库里找不到的。

    可你以为这些美味凭他一个小天兵就能吃到?

    别傻了,这些食材都是给玉帝王母准备的,只有玉帝王母才能吃的到,只有等到像一些蟠桃会啊这样由玉帝王母宴请众仙家的大会牧长生他们才有机会吃一回。

    平时呢,他们就靠凡间信仰他们的庙献上的瓜果贡品来解馋,而且他们也只是闻个味,并不是真的拿起来吃。

    不过等他们闻过之后,那些瓜果贡品蕴藏的信仰之力就会被他们吸食用来修炼,而剩下的瓜果贡品再有人去吃就会现这些东西外表没动,可吃起来却味同嚼蜡,干巴巴的。

    这家酒楼名叫“摘星楼”,看到这个名字时牧长生也不由哑然失笑了一阵。

    倘若是一般的凡人看见这个名字,也许就笑笑过去了,可他不同,因为他是神仙,所以知道这手可摘星辰究竟有多恐怖。

    牧长生现在是灵仙境,可他的法力仍不足以摄取下一颗天上的星辰,哪怕是最小的一颗星辰也不行。

    伸手就能摘下星辰只有那些大神通者,据牧长生估计,最差也得有玄仙境,甚至是之上的太乙金仙的修为。

    牧长生进了摘星楼之后要了几道菜,接着直接来到了最顶层的三楼,然后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他进这摘星楼两个目的,一来是为了尝尝人间的美味,二来则是观察一下,看在高处是否能观察到那蜈蚣精的妖气。

    可是很快,周围其它吃饭之人的一番对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唉,昨天晚上老潘家五岁的丫头跟老宋家四岁的小子又不见了。”

    “什么,又没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咱们城里这三个月已经差不多丢了快一百个孩子了吧,大到**岁,小到尚在襁褓之中,都是在入夜之后凭空消失的。”

    “谁说不是呢,潘丫头与宋小子的爹都快急疯了,一天到晚的找,他们的娘也以泪洗面,今天还叫了郎中去他们府上呢!”

    听到这话牧长生心中难过的叹了口气,不需多说,这绝对是那头蜈蚣精干的好事了,同时他的拳头也紧紧握了起来。

    这样害人的妖孽就算没有玉帝的责罚指派,但只要被他遇上了,他就绝对不会放过,而他的处理办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杀!

    “哎,你们说这事我也听说了,而且好像全都是妖怪做的,现在害得咱们白云城中晚上都没有人敢出门了。”

    “可不是嘛,以前晚上街上多热闹,简直跟白天没两样,可现在的晚上连个鬼影也没有。”

    “我听说前几天咱们城知府大人派人去寻访能够捉妖的高人今天回来了,估计这回能够除掉那头妖怪了吧?”

    很快,一旁的几个人又加入了讨论的大军。

    “嘿嘿,除掉?老兄你别逗了,前几次他是找来了几个降妖的道士和尚,可他们最后妖没降到,自己反倒被妖给降了。”

    听完前面那人的话,后面那人接道:“你们是没见第二天在城外找到他们尸体时他们死的那个惨啊,肚子都被剖开,心肝都被挖出来吃掉了,肠子流了一地,鲜血遍地都是……”

    听到这人的话,牧长生忽然脸色微微一变。

    确实,倘若自己这次要打不过这只蜈蚣精,那乐子估计可就大了,不提能不能逃得一命,那就是以后就是碰见了同僚神仙都没面子。

    上次他敢一往无前的对着花龙射出那一箭,一来有钟灵的分析,二来自己身后也有一万天兵兄弟以及真武大帝这个大高手在他身后做后盾,他们的存在给了牧长生巨大的勇气与信心。

    可是这回他的身后没有了一万天兵,也没用真武大帝在,变成了只有他一个人,牧长生感到很是不适应,心中也忽然有些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