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蜀山修士
    夜色渐渐降临在白云城,城里的人家也6续华灯初上。八★一网√w√.z.o

    不过相比于牧长生白天看到的热闹繁华,夜晚的白云城却是完全相反的景象。

    此时的白云城安静的可怕,简直可以用一片死寂这四个字来形容,用牧长生今日吃饭时听人提到的一句话说,就是这夜晚的大街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要不是这大门紧闭的家家户户中有微弱的烛光依稀亮起,牧长生说不定还会以为这是座空无一人的空城。

    牧长生见此摇了摇头,看来这蜈蚣精是真的把这些百姓给吓怕了,可是这些百姓还不知道他们的孩子会怎么样,会会遭受怎样残忍的待遇。

    倘若他们知道了他们的孩子被蜈蚣精抓去后吸了脑髓,吃了心肝,那牧长生真不敢想象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最后会不会疯。

    “如此残忍毒辣的妖孽若是不除,我牧长生枉做这回神仙……”独自漫步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的牧长生想到这里就气的浑身抖。

    今天牧长生听摘星楼的那些人说起过,那些不见了的孩子里最大的也才不过**岁,最小的还尚在襁褓之中。

    牧长生实在想不出来,对那么小的孩子这蜈蚣精怎么能下得去手?

    “前面那人,你给我站住!”

    就在牧长生对蜈蚣精的残忍暴行怒不可遏,满脸都是深深的杀意的时候,忽然他的头顶远远响起一声清脆的娇喝声。

    听到这声娇喝,牧长生满脸的杀意瞬间敛去消失不见,接着就在他刚要抬头往上看去的时候,就听见头顶“咻”“咻”响起两道破空声。

    接着一蓝一红两道流光从他头顶快掠过,最后落至他的身前,化为两个肤白貌美、身材姣好的妙龄女子出现在他的身前。

    两个女子身上分别穿着一件蓝色与红色劲装,那个蓝衣女子看上去年纪稍长一些,但也不过二十三四岁,看起来与牧长生年纪相仿,而那红衣女子则只有二十岁左右。

    两人落地后,周身流光散去,最后化为两柄宝剑落入她们的手中,被她们反手轻轻插回背上的剑鞘之中。

    “两位姑娘叫的可是在下?”牧长生很客气的抱拳问道。

    他看的出来,这两个女子也是修炼之士,不然不可能会御剑飞行,而且从她们两个背剑的举动来看,她们两个的修为并不是很高。

    牧长生猜测她们两个的修为差不多是修炼出了法力的通玄境,但还没有在体内开辟出紫府,不然刚才她们可以直接将手中的宝剑收回体内紫府之中的。

    “废话,这里就你一个人,那自然是喊你了,不喊你那我还能喊谁?”听到牧长生的话,那个年纪稍显年轻的红衣女子很不客气的道。

    听到这句话,牧长生的脸色唰的就冷了下来。

    “二位姑娘对不住,在下福薄,不曾有幸结识二位姑娘,今日相见也是萍水相逢,就此告辞,愿不再见!”牧长生抱拳对两人冷冷道,说完抬步转身就走。

    再怎么说他好歹也是一名神仙,虽然现在落魄又变成了一个小天兵,但就是玉帝也不曾对他这么不客气过。

    可他没想刚一来到凡间,他就被一个女子不分青红皂白的给了脸色,虽然他不会因为一句话就动手去打女人,但人家对他这么不客气,那还能指望他笑脸以对?

    凭什么?就凭她长了一张不算难看的脸?

    别逗了,老子可是天上的神仙,比她漂亮不知多少倍的女神便宜自己也占过,虽然现在被贬下凡了,但无论如何也不会受这种窝囊气。

    “公子留步!”

    就在牧长生没走几步的时候,忽然一旁那个蓝衣女子开口了。

    “还有何事?”

    牧长生转身冷冷的问道。

    “还请公子不要生气,刚才我师妹对你是绝对没有恶意的。”那蓝衣女子苦笑道。

    “没有恶意?”

    闻言牧长生双手抱胸,冷笑道:“那我倒真想听一听怎么个没有恶意法。”

    那蓝衣女子道:“实不相瞒公子,我们两个本是东土地界的蜀山弟子,此次是奉命跟着长老来此地除妖的。”

    “哦,蜀山?”

    牧长生有些诧异,因为这蜀山便是东方那片土地上众多修炼名山中的一座,山上建有一派,名曰蜀山派。

    蓝衣女子点点头,道:“此次我们蜀山派出动七大长老中的三位以及一百多个弟子,便是要为民除害,将此处作乱的那只妖怪斩杀。”

    听到她这么说,牧长生的脸上表情终于稍微缓和了一些,毕竟他与他们的目的相同,且都有为民除害的打算。

    “那你们去除你的妖好了,管我干什么?”牧长生不爽道。

    “原本我们师尊与两位长老决定今晚等候那只妖怪出现与其一战,因此已经让知府大人派人通知了城内各家今晚都不要出门,以免我们与妖怪战斗时会被误伤到。”

    闻言那蓝衣女子苦笑道:“可是我们师尊还是不放心,于是派我们两个再次出来检查一遍,却保没有凡人在街上。之后我们便现了公子,因此我师妹可能是气你为什么不听劝在好好在家里待着,非要跑到街上来吧?”

    听到这话牧长生才猛然想起,似乎那店小二在叫他的时候确实说过这话。

    “如此说来,之前确实是在下莽撞,误会了两位姑娘的好意,不过两位姑娘后面这几句话却是错了……”牧长生向两人赔罪道,接着摇摇头,说道。

    “哦?我们哪里错了,你倒是说说?”听到牧长生的赔罪后,那个红衣女子不服气的道。

    牧长生笑道:“两位姑娘不是常人,不过在下亦并非一个普通人。”

    “哈!”

    听到牧长生的话,那个红衣女子笑道:“那你倒是说说你怎么个不普通法,难道……你就是那个妖怪不成?”

    牧长生的脸顿时一黑!

    瞧她这说的什么话,什么叫自己是妖怪,这世上的妖怪要都长自己这么帅,那这世上的普通人谁还会怕妖怪?

    听到红衣女子的话,蓝衣女子冲牧长生尴尬一笑:“公子勿怪,我师妹她从小在山上长大,此次是她第一次下山,也不怎么会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