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蜀山出事
    “调虎离山?”

    听到牧长生的话,玄清道人眉头一皱:“小兄弟此言何意,可否把话说的清楚明白些?”

    牧长生皱着眉头看向刚才黑雾消散的地方,摇了摇头,道:“这不是那只祸害此地的妖,因为据在下所知的消息来看,在此地肆虐害人的妖应该是一只修为高强的蜈蚣精,可是刚才的这团黑雾中的却并不是他。网w★.くz.o”

    玄清带人眸中闪过惊奇:“哦,何以见得?”

    牧长生摇摇头,接着右手忽然朝地上一抓,立即有一道乌光“嗖”的一下从地上跳起,直直飞进他的手中。

    “隔空摄物?”

    看见牧长生露出的这一手,玄清道人几个心中又吃了一惊。

    这隔空摄物虽然并不是多么高深的手段,而且他们三人也都会,但要想使出隔空摄物的话,这使用者必须能熟练的操控运用法力,最起码也得收放自如。

    因此他们蜀山门下年轻弟子虽然不少,但隔空摄物这样的手段也只有少数几个天赋极好的弟子才会使用,而且使用时还不能像牧长生这样轻松随意,好似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接着他们的目光往牧长生手中摄来一凝,然后看见此时牧长生右手的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一根黑色的飞禽羽毛。

    “这是……乌鸦羽毛?”水寒真人皱眉轻咦道。

    牧长生点了点头:“这是在我剑斩那团黑雾之时,从黑雾中掉下去的一根羽毛,由此可见这团黑雾实则是一头乌鸦精,并且他的修为并不高,差不多只有通玄境。”

    “不可能!就算你说那团黑雾里的不是蜈蚣精而是乌鸦精这是真的,可这乌鸦精怎么可能只有通玄境的修为?”

    听到牧长生的话,玄烈道人反驳道:“刚才他的度你也看见了,比起我们三个神游境那是一点儿也不逊色,这点你又怎么说?”

    “师弟,别忘了,他是乌鸦成精!”玄清道人忽然叹了口气,道,看样子似乎相信了牧长生的话。

    “乌鸦成精又怎么……”

    玄烈道人刚要再开口,可下一刻忽然一怔,像是想到了什么。

    “飞禽一族天生便善飞,成精以后这度自然是远非常人可比。”

    玄清道人也摇头苦笑:“如此说来咱们确实被那真正害人的妖孽给骗了,若非遇到这位公子,恐怕咱们三人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接着玄清道人向牧长生介绍道:“贫道三人乃是蜀山派的长老,道号玄清、玄烈与水寒。

    贫道观公子修为深厚,道术高强,却不知公子师承哪位高人门下,在何方仙山洞府修行啊?”

    牧长生抱拳笑道:“在下名叫牧长生,乃是无门无派的一介散修而已。最喜在人间游历,斩妖除魔,为民除害!前不久在下于游历途中听闻此地有妖魔作怪,故而特意赶来除妖的。”

    “嗯?真的是散修么?”

    听到牧长生的话,那个身材魁梧的玄烈道人顿时把脸一板,摆明了不相信牧长生的话。

    当然,牧长生也没指望自己红口白牙一句话就能让别人相信他的话,好在他早就有所准备,编好了一套说辞。

    接着他便将自己骗叶凌霜与穆红绫时说的幼时跌下山洞后得道已故的前辈传承,最后踏上修炼之路的话又说了一遍。

    听完牧长生的话,那玄烈道人才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牧长生说的是不是实话,但这么一说他之前的话最起码就有些可信度了。

    不然你想想,一个突然在他眼前冒出来的年轻人说他没有师傅和门派,偏偏他修为还奇高,那他这一身修为怎么来的,这让他怎么相信?

    之后牧长生又开始低头沉思。

    “牧小兄弟,看你又在低头沉思,可是心中还有什么疑惑?”看到这一幕,玄清三人对视一眼后问道。

    牧长生点点头,道:“我在想,既然咱们追的不是蜈蚣精,那么他现在又在哪里,还有他弄来这么个乌鸦精吸引我们的注意又有何目的。”

    “这……”

    听到牧长生的疑问玄清三人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几个不是那蜈蚣精,又怎么会知道他在哪里,想要干嘛呢!

    “嗡!”

    就在牧长生沉吟不语,玄清老道三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忽然一块挂在玄清道人腰间的一块太极图案的玉佩忽然出光芒亮了起来。

    看见玉佩亮起,玄清道人三个顿时脸色大变,接着“锵”“锵”“锵”三声剑鸣,三口通体着蓝、红、青光芒的长剑凭空出现在三人脚下。

    牧长生知道,这剑是他们从体内的紫府中召唤出来的。

    “三位道长,你们这是……”

    看到三人之前的表情与举动,牧长生就知道出事了,于是感觉问道。

    闻言玄烈刚要开口说话,玄清就给他使了个眼色,然后抢先抱拳道:“牧小兄弟,今日我们三人还有些急事缠身需要处理,就先告辞了,咱们有缘再聚。”

    说罢不待牧长生回话,他们三人的剑光便冲天而起,呼啸着向来的方向折了回去。

    “居然还瞒着我,这可真是……”

    牧长生在空中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他自然看得出来,之前玄烈道人是想对他说什么的,只是最后却被玄清道人的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看着三人的剑光即将翻过前面一座大山消失不见了,牧长生却没有跟上去,而是摇摇头,准备御剑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他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既然他们不想让自己知道生了什么事,那他自己也懒得去管了,不然不就成了狗拿耗子了么?

    现在自己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找出那只作恶多端的蜈蚣精来,然后想办法搞定他,而不是跟他们一帮蜀山弟子搅和在一起。

    “牧公子,牧公子……”就在牧长生转身刚准备走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叫他的声音。

    牧长生诧异的转过身,然后就看见叶凌霜正在御剑向他飞来。

    “哦,是叶姑娘啊,你叫我有什么事么?”见到来的是叶凌霜,于是牧长生停下来很客气的问道。

    叶凌霜这个姑娘性格温和如水,没有穆红绫那么盛气凌人,所以牧长生心中对她的印象还是蛮不错的。

    “牧公子,刚才这里什么什么事,你们四人不是追赶那只妖孽来了么,怎么我们师尊三人为什么又急急赶回去了,而且见到我连一句话也顾不上说?”叶凌霜气喘吁吁的问道。

    御剑飞行这么远的一段路对于她这个只有通玄境修为的小修士来说,确实有些吃力。

    “我也不知道!”

    牧长生摇摇头,纳闷道:“反正就是挂在玄清道长腰上的一块玉佩忽然亮了起来,然后他们几个就急急忙忙跑了。”

    “什么!”

    听到牧长生的话叶凌霜也脸色大变,急道:“那是我们蜀山弟子在向我师尊与两位长老求救的信号,他们一定是出事了。”

    “嗯?求救信号?”

    牧长生脸上露出恍然之色,原来是门下弟子出事了,怪不得他们三个那么急就赶回去了。

    “不对!”

    忽然叶凌霜脸色更急了:“我们一百多位师兄弟若是合力,都足以与门中的任何一位长老交战而不落于下风,这次他们究竟遇到了恐怖敌人,居然连他们合力都挡不住?”

    听到叶凌霜的话,再联想到之前的事,牧长生忽然脸色无比难看的抬头看了一眼后方白云城的方向,咬牙切齿道:

    “蜈蚣精……终于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