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仙与凡
    接着牧长生便对叶凌霜道:“叶姑娘,这次咱们要除掉的妖孽修为非常高强,恐怕你师尊与那两位道长去了也不一定是那妖孽的对手。★★网★w.★z√く.o”

    “怎么可能?”

    叶凌霜有些难以置信道:“我师尊与两位长老都已是6地神仙,修炼出了元神,有着神游境的修为,只差一步便可得道成仙,怎么可能不是那妖孽的对手?”

    牧长生闻言真想问一句,神游境很厉害么?

    要知道自己的妖魔卷轴上明明白白写着那蜈蚣精可有着灵仙境的法力修为,所以说这次那蜀山三大长老身上没有什么厉害的法宝或者厉害手段的话,估计就有些生死未卜了。

    牧长生看向白云城的方向,目光深邃道:“先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情况紧急,我们也赶紧回去出一份力吧!”

    牧长生决定出手帮一下蜀山。

    这蜈蚣精本来就是他的任务目标,现在蜀山与蜈蚣精对上,这等于间接给他在帮忙。

    更何况这蜀山的实力只有一百来个通玄境的弟子与三个神游境的长老,可他们面对的却是实力远他们的蜈蚣精。

    自天地开辟后,这世间修行便被分为凡境与仙境两个阶段,其中这神游境便是凡之境的最后一步,而灵仙境则是仙之境的第一步。

    虽然这两个境界看起来只相差一步,可实际上两者修炼出的道行与法力的深浅却是天壤之别。

    如果非要比较,那神游境的法力就像一个池塘,灵仙境则是一片湖泊,神游境再厉害,终究也只是凡,灵仙境再不济也依旧是仙,二者根本无法比较。

    说着牧长生右臂一甩,脚下着白光的仙剑顿时调转了方向,朝向白云城飞驰而去。

    可是刚飞了没多远,牧长生御剑的身影忽然停了下来,因为他感觉到似乎哪里有点不对。

    等他向身后看了一眼后,顿时一脸尴尬。

    只见在他身后,叶凌霜也在御剑飞行,可是此时她御剑的身影却有些摇晃,似乎马上就能从天上掉下去,可她却依旧在咬牙苦苦坚持。

    牧长生这才记起这叶凌霜只是个没有多少法力的通玄境,刚才在来的路上她的法力似乎就已经全部耗光了。

    毕竟这御剑不只是看起来风光,这御剑过程中也是十分消耗法力的,因此很多修士都会赶一段路后停下来恢复一下法力。

    不过这点法力消耗对于牧长生来说就像九牛一毛了,毕竟他现在已是灵仙境的仙人。

    身为灵仙境最大的好处就是体内法力已经自成一个小小的循环,源源不断,除非一下子全部榨干,否则他就是像现在这样御剑飞上一个月,也照样活蹦乱跳的。

    可是这恢复也是有一个度与过程的,就像之前真武大帝对阵花龙时一样,一旦消耗的太快恢复度跟不上,自然也就很吃亏很被动了。

    看着摇摇晃晃的叶凌霜,牧长生叹了口气,于是操控仙剑呼啸一声就到了叶凌霜跟前。

    “牧……牧公子……”

    看到牧长生又折了回来,叶凌霜脸上露出一团好看的腮红,显然她心里也明白是自己拖了牧长生的后腿。

    牧长生摇摇头,然后向叶凌霜伸出右手:“上来,我带着你走,你顺便在路上恢复一下法力,以备不时之需。”

    听到牧长生话,叶凌霜的脸更红了。

    牧长生把眼一瞪,急道:“你还走不走了,不走我可先走了,去晚了我怕你师尊们顶不住!”

    叶凌霜虽然心中不明白,看他牧长生剑也负在背后,说明他也是通玄境的修为,那么他究竟哪来的这么大的自信能对付自己师尊们都对付不了的妖怪?

    但是事关她师父与师兄弟们的安危,也由不得她再多想了,便羞涩的向牧长生伸出一只犹如美玉雕成的柔夷。

    牧长生此时心中正着急,怕蜈蚣精大开杀戒伤及无辜呢,因此现在他哪里顾得上怜香惜玉,直接一把就抓住叶凌霜的手就是使劲一拽。

    “啊……”

    只听叶凌霜一声猝不及防的惊呼,她就被牧长生一把拽到了牧长生的仙剑上。

    “抓稳了,我要全前进了。”

    叶凌霜上来后,牧长生侧头对她说了一句。

    看到牧长生对自己如此粗鲁不客气,丝毫不怜香惜玉,叶凌霜心中也不禁有些微微的恼怒。

    想她在蜀山弟子中也算个的美人吧,追她的男弟子也有很多,怎么到了牧长生这,他就跟个木头一样,连怜香惜玉也不会呢?

    叶凌霜有生以来第一次对自己一向自信的美貌产生了怀疑与动摇。

    听到牧长生的话,她很矜持的伸出右手的两根洁白修长的玉指,然后轻轻捏住了牧长生身后的最外层白袍。

    她叶凌霜也不是没有御过剑的人,就是她师尊水寒真人的飞剑她也乘过几回,虽然比自己的御剑要快上许多,但也没有到那种让她紧紧抓住的地步吧。

    牧长生看到后也不在意,接着右手捏剑指,抬起向前方一甩,指着前方,轻声道:“走!”

    下一刻,他脚下的飞剑在他全力的催动下,登时带着他化成了一道天际的闪电,快划过了天穹。

    “啊……”

    叶凌霜出一声尖叫,因为度太快而引起的狂风在她周身呼啸,她的一头秀被吹乱,啪啪拍打着她的脸颊与眼睛,使得她无法睁开眼睛。

    此刻的她双手也失去了少女的矜持,因为双眼看不见而吓得紧紧从背后一把抱住了牧长生。

    感觉到自己被叶凌霜一把抱住了后,牧长生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现了叶凌霜的惨样后悠悠的叹了口气。

    这还让自己说什么好呢,只能怪自己考虑不周了呗,接着右手一挥,立即一个淡白色的法力护罩出现,护住了他们两人。

    耳朵听不到狂风的呼啸,脸上也感觉不到自己头乱拍的叶凌霜缓缓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到了头顶与周身阻挡住狂风的法力护罩。

    回过神来的她现自己抱着牧长生后,又吓得急忙取下双手,然后现牧长生在看着前方专心御剑,应该没有现她的小动作的时候,庆幸的长出了口气。

    此时牧长生的白色剑光已经冲上了阻挡在他们与白云城之间的那座大山,牧长生知道,翻过了这座大山后,就能看到事态展到什么地步了。

    而且他心中也不抱蜀山能够斩杀蜈蚣精,他只希望蜀山的人能够坚持的久一些,坚持到他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