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损失惨重
    看着这道向他们迅如闪电,且有些眼熟的白色剑光向他们飞来,正盘坐于半空之中维持法阵运转的玄清道人三个脸色顿时大变。网w★.くz.o

    在看到这道白色剑光的时候,他们三人的脑中立马就浮现出了刚才所见的牧长生那白衣飘飘的身影,可让他们吃惊的也正是如此。

    他们刚才在追那只乌鸦精的时候,早就见识了牧长生那乎寻常修士的御剑飞行度,虽然比起他们三人来也不遑多让,但那时的度远没有像现在这么恐怖。

    比起刚才来,他的御剑飞行度简直快了不是一星半点。

    前一刻他还远在那座大山之上,可两三个呼吸间之后,他就出现在了他们几人的身前,这种恐怖的御剑度怕是只有仙人才有了吧?

    三人脑中莫名其妙的浮现出了一个令他们不敢相信的猜测。

    此刻牧长生已经御剑来到了封魔阵上空的玄清道人几个的身边,接着一道蓝光从他剑上跃下,落地化成了叶凌霜。

    “叶师姐!”

    看到叶凌霜出现,众蜀山弟子脸上皆是一喜。

    叶凌霜对众人点了点头,然后目光在众人中一扫,当看到穆红绫之后长出了口气,走到了穆红绫身边坐了下来。

    不过此时的穆红绫早已失去了之前的活泼而一个人坐在地上,原本红润的脸颊也是一片苍白没有血色,并且还有一道道血痕溅在她脸上,就连原本穿在她身上美丽的红衣也都有一团团黑红色的血污。

    “师姐……”

    看到叶凌霜坐过来,穆红绫咧开嘴,脸上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叶凌霜急忙道:“师妹,我刚才走后,这里到底生什么事了?”

    “哇……”

    被叶凌霜一问,这穆红绫再也忍不住,直接嘴一瘪,“哇”的一下就哭出了声:“师姐,死了,好多师兄师姐都死了,他们就眼睁睁的死在了我的面前……”

    叶凌霜伸出双臂抱住了痛哭的穆红绫,轻轻拍着她的背后,涩声安慰道:“师妹,你放心,现在没事了,既然师姐回来了,就一定会拼死保护你的,你快说,刚才到底生了什么事……”

    在叶凌霜的不断安慰下,穆红绫才渐渐停止了大哭,慢慢变成了抽噎,只是她的脸却早已被她的泪水冲散了脸上的血污后给变成了大花脸。

    叶凌霜细心的伸出手,轻轻拭去了她脸上的血污,然后对穆红绫苦涩一笑:“师妹,刚才我走之后到底生了什么事?”

    穆红绫这才抽抽噎噎着,将刚才她先走了之后生的事情告诉了叶凌霜。

    原来就在叶凌霜先走一步不久后,穆红绫便顺利的跟其他的蜀山弟子会合了,然后他们寻着叶凌霜留下的记号一路追出了白云城。

    可就在出了白云城大约百里,也就是到了此地以后,他们却突然遭遇到了危机。

    一团巨大的黑影,也就是现在被困在封魔阵中的那只蜈蚣老祖从天而降,直接就挡在他们之前堵住了他们的去路,之后的事情自然就是双方生了战斗。

    可惜的是,他们双方的实力相差实在是太过于悬殊了,他们蜀山就是人数上占尽优势也弥补不了实力上的巨大差距。

    战斗刚开始,他们就被蜈蚣精摧枯拉朽般杀死了几十人,其中还有几个师兄师姐是为了保护她穆红绫而死的。

    之后在众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带了伤,几乎要坚持不住,心中也快要陷入绝望的时候,他们蜀山的玄清、玄烈以及水寒三位长老终于及时赶来了。

    原来有几位弟子在蜈蚣精出现的刹那就通知了玄清道人几个,最后才让他们及时赶到。

    可就在众人以为他们的三大长老到了之后,定然可以控制局面,斩杀这头妖孽的时候,让他们更加绝望的事情生了。

    这三位长老御剑一来,便与这头妖孽在天上展开了惊天大战,众人赶紧来到地面疗伤与检查伤亡情况。

    可在三大长老在天空中与蜈蚣精交战差不多有几十个回合之后,只听“砰”的一声,三大长老中修为最弱的水寒真人便被黑影中的蜈蚣精一掌击中,吐着血从天空坠下。

    这修炼就算是在同一个境界的两个人,但是其修炼出的法力也是有强弱高低的,这就像牧长生前世读书的时候,虽然几十个学生都在同一个班级由同一个老师教课,但这考试后的成绩总是有高有低。

    水寒真人受伤之后,玄烈与玄清道人两个面对蜈蚣精压力更甚,最后也被蜈蚣老祖打伤,相继从天上掉下。

    此时玄清道人三个才骇然现,这蜈蚣精的实力竟远远过了他们,已经足以与当年他们的师尊道渊真人不相上下了。

    而道渊真人当年便是灵仙境,后他有感游历人间时见到妖魔害人,人间百姓受苦,遂于他一千岁之时创立蜀山派,以期护卫人间不受妖魔的侵扰。

    最后三人无奈之下,不得已摆出了一个残缺的封魔大阵暂时困住了蜈蚣精,然后用秘术给蜀山传了消息,让其余几位师兄弟赶来支援。

    听完穆红绫的讲述后,叶凌霜悲伤的转头看了一眼周围,现只剩下不到跟她一起下山时三分之二的蜀山弟子的时候,并且剩下的弟子身上也个个或多或少带伤的时候,眼眶也红了起来。

    此次下山除妖,蜀山可真谓是损失惨重!

    ……

    另一边,封魔阵上空。

    “三位道长,我们又见面了。”牧长生跟三人打了个招呼。

    闻言玄清道人三个脸上露出苦笑,水寒真人苦笑着摇头道:“牧公子,你不该带着凌霜回来的。”

    “这只妖孽确实如牧公子之前所言,修为高的吓人,连我们三人联手也被他一一打伤,只能摆出门下一个残缺的阵法拖延时间,但恐怕也拖延不了多久了。”

    水寒真人看向封魔阵中的那团飘上飘下,只露出两颗血红眸子的漆黑影子叹道:“此妖恐怕已有仙人的修为,你此次带着凌霜回来,不亚于亲手将其带入一个死地啊。”

    牧长生深邃的目光同样看向了封魔阵中,闻言摇摇头道:“三位道长不必惊慌,今日既然我牧长生敢来,那就有几分对付此妖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