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我管定了
    “你这小辈又是何人?”

    听到牧长生的话,封魔阵中那团黑影中的一双血眸的目光瞬间死死盯住了牧长生:“看你年纪虽然不大,可这口气倒是不小,连这几个蜀山老道都不敢说能对付老祖我,你居然敢说有对付老祖的把握……”

    说着那团黑雾开始在封魔阵中撞来撞去:“你等着,等老祖我待会儿破开这狗屁的封魔阵后出来了第一个就来找你,称一下你的斤两。八一√网w√.★√√zく.くくo”

    “牧公子,你帮不上忙也就算了,何必来这里捣乱呢!”

    看到牧长生的话又刺激的蜈蚣精开始猛烈的冲撞封魔阵,让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封魔阵光幕上颜色更浅了一层,玄烈道人不禁有些埋怨道。

    玄清道人看向玄烈道人,涩声道:“师弟,不必责怪牧公子了,咱们的封魔大阵本就残缺,所以是无论如何都坚持不到师兄他们到来之前就会被这妖孽破开……”

    接着他一脸苦涩的轻轻摇了摇头:“既然总是要被破开且坚持不到师兄他们来,那现在破开与苟延残喘一会儿之后再被破开又有何区别呢?”

    玄烈道人闻言不肯再吭声了。

    下方众蜀山弟子听见玄清道人这话之后,原本苍白的脸色那就更白了。

    牧长生看了看已经快要到极限的玄清道人三个与底下蜀山众弟子一眼,脸上露出哭笑不得。

    自己是来给他们当支援的好么,这一路上急急忙忙的赶来,就算没有什么功劳也有苦劳吧,没有苦劳也得有疲劳吧?

    可这没想到一来不仅被即将面对的对手,也就是那蜈蚣老祖看不起不说,居然最后还被自己人也给看低了。

    嘿,真把咱被玉帝贬下凡的神仙不当神仙了是吧?

    下一刻,牧长生目光陡然变得凌厉起来,接着右边袖子一拂,一股淡黄色的法力光芒顿时冲出直接就裹住了玄清道人三个。

    “你们三位还是休息一下吧!”牧长生道。

    接着玄清道人三个骇然的现,牧长生的这股法力直接禁锢住了他们,使得他们三个的身体完全都动不了了,最后只能任由这股法力将他们几个送回地面。

    可回到地面后,三人惊喜的现牧长生剩下的法力竟然钻进了他们的身体中,帮助他们三人恢复了一大截法力。

    看着天上做完这一切还若无其事的牧长生,玄清三人脸上的震撼许久才慢慢褪去,三人对视一眼,最后不约而同的苦笑着点了点头。

    此刻他们终于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个忽然出现在他们眼前的神秘年轻人是仙人,越了平凡生灵,踏足了仙之领域的仙。

    此刻他们也终于明白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的实力究竟有多恐怖了,那是足以与之前打的他们毫无还手之力的蜈蚣精抗衡的存在,同样也意味着他们三人加起来也绝对不是那个年轻人的对手。

    想清楚这些后,三人忽然又不约而同的长出了口气,既然有同样身负灵仙境修为的牧长生在,那么这回他们蜀山绝对不会全军覆没了。

    “师尊……”“长老……”

    三大长老一落地后,没有了主阵之人,这名存实亡的封魔大阵自然不攻自破,蜀山弟子之后也赶紧围到了玄清三人身边。

    玄清道人三个看着围在他们身边的这些熟悉的弟子身上满是伤痕,且还有一些熟悉的身影跟面孔此刻没有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时候,他们三人不由双眼一酸心中一痛,差点儿忍不住落下泪来。

    他们知道,这些看不到的熟悉身影与面孔,此生此世怕是再也没有机会看见了。

    “好孩子,你们都是好孩子……”

    玄清道人几个轻轻搂着周围的弟子,最后眼眶通红,还是忍不住热泪盈眶道。

    此时在众人中,唯有叶凌霜忍不住将一双明亮的美眸投向了天空那个独自面对那团邪恶黑影的修长挺拔的白衣身影。

    “水寒长老,天上的那个年轻人是谁,他怎么一个人独自一个人面对着那个妖孽,这得多危险啊,要不我们去帮他,大不了要死的话大家一起死!”

    忽然一个蜀山弟子大声道,并且此话一出,立即引来回应,有几个弟子同样喊着要死一起死。

    “大家先不要冲动,先等等再说。”

    水寒真人抬起头,神色复杂的看向牧长生:“至于他,则是一个神秘的年轻人,同时也是来救我们的人,只要有他在,我们就可以得救……”

    此时在天上。

    封魔大阵已经因为牧长生的出手干预而自行散去,露出了其中的那团蜈蚣老祖化成的黑影。

    可是之前叫嚣着一出来就要找牧长生麻烦的蜈蚣老祖此时却仿佛忘记了自己之前说的话一样,只是在天空中与牧长生静静的对峙这,可是谁也没有先动。

    “你也是灵仙?”

    蜈蚣老祖那沙哑难听的声音再度响起,可是任谁也听得出他声音中对牧长生的忌惮,显然刚才牧长生送玄清道人三个落地的事情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牧长生本来一脸凝重,同样是严阵以待,闻言轻轻一笑:“你猜啊!”

    黑影中蜈蚣老祖的那双血眸瞳孔骤然一缩,接着只见那团黑影子仿佛是有生命一般,之后开始不断蠕动。

    接着这团黑影开始向上下两边变长,形成了一个人形轮廓,最后竟然变成了一个五六十岁,身材干瘦的黑袍老者。

    黑袍老者看向牧长生后,一张阴鸷的脸上咧开了嘴,对着牧长生出难听的冷笑:“小子,就算你有灵仙境修为又如何,老祖我的闲事岂是你可以管的起的?

    识相点,趁老祖我想大慈悲一回,放你一马的时候你最好赶快在我眼前消失,不然等老祖待会儿改变主意,你要再想走可就晚了。”

    “噗嗤!”

    听到这蜈蚣老祖的话,牧长生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自己没听错吧,这蜈蚣精居然说他想大一回慈悲?

    牧长生的目光倏尔变的寒冷无比,接着盯着蜈蚣老祖缓缓摇了摇头。

    要是这妖孽真的有慈悲之心的话,那这白云城里就不会出现那么多孩子被抓走惨遭毒手了。

    一想到那些孩子是被这蜈蚣老祖给吸食脑髓,之后连心肝也给挖出来吃掉的场景,牧长生就忍不住怒不可遏,恨不得现在就上前砍死眼前这家伙。

    不过他也知道,他绝对不能轻举妄动,因为眼前的这个蜈蚣老祖的法力不逊于他,自己要是冲动了,那别说给那些孩子报仇了,恐怕自己也得搭在这里。

    看到牧长生摇头,蜈蚣老祖厉声高叫道:“你真要多管这个闲事?”

    牧长生一脸认真的点点头:“这个闲事,我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