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硬碰硬
    “管定了?”

    蜈蚣老祖忽然咧开嘴露出了一丝笑容,使得他那张阴鸷且皱巴巴的脸也仿佛慢慢舒展了开来,只是这笑容落在牧长生的眼中,却透露着一股浓浓的诡异与阴森。中√くw√.く√zく★.o

    牧长生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牧公子,快躲开!”

    忽然下方一直关注着天上的众人脸上齐齐变色,玄清道人更是一脸焦急的急喝出声道。

    玄清道人话音还未落下,牧长生眼前的那个正露出笑容的蜈蚣老祖竟然“咚”的一声炸开,化成一股黑烟,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什么!”

    牧长生大吃一惊。

    可不待他反应过来,就立即听到背后一阵猛烈的劲风传来。

    牧长生急忙转身去看,可这一回头就现刚才凭空消失在他眼前的蜈蚣老祖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背后。

    并且此时脸上露着残忍的笑容对他按来了一只被一团黑气包裹,透露着阴森气息的手掌。

    “砰!”

    毫无意外的,蜈蚣老祖那只透露着阴森气息的手掌接着就印在了刚转过身,以至于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牧长生胸口。

    下一刻,牧长生就犹如一颗从天而降的陨石般重重砸在了地面,出“咚”的一声巨响,溅起了丈高的尘土碎石,在一旁的蜀山众人都似乎感觉到地面震动了一下。

    “哈哈哈,到底是个毛头小子,仗着有几分修为就敢来老祖的面前逞英雄,可只要老祖我略施小计就能不费吹灰之力解决你……”

    将牧长生打落在地后,天上的蜈蚣老祖出了猖狂得意的大笑。

    “牧大哥!”

    地面上的叶凌霜看到牧长生从天上坠落后,出一声惊叫,接着站起身就要奋不顾身的向牧长生坠落的地方冲来。

    可她刚一起身,她的胳膊就被一只有力的手给紧紧抓住,让她无法向前迈出一步,叶凌霜回头一看,现抓住她的正是水寒真人。

    “师傅……”

    叶凌霜看了看前方此刻还在尘土飞扬的牧长生坠地的位置,又回头看向水寒真人,脸上露出了哀求之色。

    水寒真人也看向了牧长生坠地后的地方,接着摇了摇头:“不要过去!”

    “可是师傅,牧大哥他……”叶凌霜焦急道。

    “我看见了。”

    水寒真人点点头,接着她看向了叶凌霜那张惊慌焦急的脸,依旧坚持道:“但是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过去。”

    轰隆!

    就在她们说话间,两人忽然感觉到地面轰隆一声震动,而震动正是从前方牧长生那里传来。

    “怎么回事?”正在为偷袭牧长生成功而狂笑的蜈蚣老祖也停了下来看向地面。

    地上蜀山众人也急忙看去,就只见前方那还未尘埃落定的飞扬尘土中忽然亮起了一抹白光,接着这白光越来越盛。

    最后一道炽盛的白光直接从尘土中冲天而起,飞到天上蜈蚣老祖的对面停了下来,接着白光缓缓散去,露出其中的牧长生。

    此时的牧长生身穿一套银光闪闪的铠甲,身后白色披风随风而动,猎猎作响,而他手执一口白光闪耀的仙剑,整个人如同一个威风凛凛的天界战神一般。

    “牧大哥!”

    看见牧长生再次出现,叶凌霜脸上的担忧瞬间变成了惊喜之色,开心的叫了一声。

    此时的牧长生脸色很难看的盯着对面蜈蚣老祖,忽然骂道:“居然用一个化身与我说话吸引我的注意,而真身却悄悄绕到我的身后偷袭我,蜈蚣精,你也真够不要脸的。”

    尽管他刚才已经集中了所有的注意,可他依旧还是实战经验太少,以至于猝不及防之下被蜈蚣老祖用这个方法绕到了身后,来了个必杀一击。

    不过万幸的是,他身上有玉帝所赐的这件万星飞仙甲护身,最后挡下了蜈蚣老祖这击中后不死也得重伤的一击,救了他一命。

    “承蒙夸奖。”蜈蚣老祖闻言阴阴一笑,然后眉头一皱,道:“不过这方法我用了无数次,阴人向来也是屡试不爽,从未失过手,却不想今日在你身上失手了。”

    忽然他的目光在牧长生身上的万星飞仙甲上一凝,然后脸上露出恍然之色:“我明白了,你能毫无损恐怕是靠了你身上的这件宝甲吧,不错不错,解决掉你后,这件宝物就是我的了,哈哈哈……”

    听到蜈蚣老祖的话,牧长生大怒,扬起手中长剑就朝蜈蚣老祖冲了过去。

    当然,这直接冲上去与蜈蚣老祖开打也是牧长生深思熟虑后想出的战术。

    没办法,这蜈蚣老祖可是个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狡诈狠毒,那些毒辣的阴人手段不知道还会多少。

    刚才要不是他有万星飞仙甲护体的话,在那一掌下他绝对会受重伤,受伤之后的他再想对付眼前这个狡诈多端且还在全盛状态的蜈蚣老祖,那绝对无异于痴人说梦了。

    之后可以想象,自己与这蜀山这几十个人的下场一定不会好到哪里去,想到这里结果的牧长生后心就是一阵凉。

    要想防止蜈蚣老祖再使用类似于刚才那背后阴人的手段的话,牧长生只能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直接冲上去与其开打,直接硬碰硬,不给他一点儿绕到自己背后偷袭的机会。

    看到牧长生冲来,蜈蚣老祖凛然不惧,只是冷笑一声,接着双手一招,只见他手中两道白光一闪,顿时两把闪着锋利寒光的金属长钩兵器出现在他手中。

    接着他架着双钩同样迎了上去。

    “老妖怪,受死!”

    两人一接近,牧长生就当头一剑朝蜈蚣老祖的头顶劈下,蜈蚣老祖见此赶紧手中双钩交叉,向上一迎。

    只听“当”的一声响,火花四溅,两人的兵器便撞在了一处。

    可是牧长生的仙剑并未斩在蜈蚣老祖头顶,而是在落下之前就被蜈蚣老祖手中高举的双钩给架住无法落下。

    可是在架住牧长生仙剑的刹那,蜈蚣老祖脸色微不可察的变了一变,接着他双手用力向两边一拉,只听“刺啦”一声,他的双钩并且顶端的两个铁钩便将牧长生的剑给紧紧的卡住。

    “怎么样,小娃娃,是不是动不了了?”

    控制住了牧长生的剑后,蜈蚣老祖很是得意,笑着对眼前的牧长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