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万剑斩妖
    大蜈蚣如同蛇行一般快在空中游走,在接近大公鸡之时忽然身体一弓,猛的一下就跳起,张开那满是锋利锯齿的血盆大口就向变成牧长生的大公鸡头部咬来。网w★.くく√z.o

    大公鸡见势不妙,摆动身侧双翅高高飞起来到高处,最后在天空上居高临下盯着大蜈蚣,眸子冷冽寒冷,仿佛一头正在盯着猎物的冷血恶鹰。

    “咝咝……”

    大蜈蚣一击扑空之后迅调转身躯,见大公鸡此时已经飞到高处后也仿佛示威般,居然高高昂起上半个身体,露出炽盛的战意。

    呼呼——

    就在两只庞然大物对峙之时,它们身上各自所带有的灵仙境高手的气势也轰然碰撞,使得此地忽然刮起了大风。

    而天上的云彩也受他们气势的影响,开始向此地汇聚,最终形成了一层厚厚的乌云将皎洁的月光也给遮蔽。

    原本就是夜晚的天,更黑了。

    “师兄,你看现在的情况如何?”

    当牧长生所变的大公鸡出现之后,水寒真人暗自出了口气,接着问玄清道人。

    玄清道人在他们师兄弟八人中是二师兄,是他们师尊道渊真人收下的第二个弟子,跟着道渊真人修行的时间比其余几人都长,见识与眼光自然也非他们可比。

    “天地孕育所生的万物自有其灵性,而万物之间也存在一种很微妙的一物降一物的关系,就像天地间的五行相生相克,此乃一种平衡之道。”

    玄清凝视着高空对峙的两只庞然大物,道:“蜈蚣蝎子等皆有剧毒,凡人被蛰后严重之时甚至可有性命之危。

    可鸡虽然看起来弱小无比,甚至沦为人类盘中之餐,可它们生来便是的蜈蚣蝎子的克星,以蜈蚣蝎子为食,他们三者便是一物降一物的关系。

    此刻牧公子他既然变成了蜈蚣精的天敌克星,那它胜算就占了七分。”

    “那之前呢?”水寒真人又问。

    玄清道人苦笑着摇摇头:“最多四分。”

    就在两人交谈间,天上的战斗继续爆。

    只见大公鸡忽然目光一亮,瞅准蜈蚣精不经意露出的一个破绽,挟着一股凌厉的气势猛然朝蜈蚣精兜头啄去。

    蜈蚣精只觉眼前一花,那大公鸡在它眼前便不见了身影,可不待它做出任何反应,它就感觉到头上光线忽然一暗,如同一朵乌云盖顶。

    “不好!”

    大蜈蚣忽然口吐人言大叫一声,接着奋力扭动着身躯,然后开始急退后。

    可它快,它头顶上的大公鸡更快。

    此时它就像一只草原之上扑食的恶鹰,双翅收拢急坠下,伸出那张闪着寒光的铁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准大蜈蚣的脑袋狠狠啄下。

    咚!

    随着一声宛如雷神之锤的巨响,牧长生狠狠的就啄在了蜈蚣精的头上,溅起一簇簇火花,而大蜈蚣则被牧长生啄的脑袋里七荤八素,仿佛忘记了疼痛,愣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不过想那牧长生一身神力何其惊人,更何况啄的还是大蜈蚣的头顶,要是再弱一点是妖物,估计在这一击下直接就命丧黄泉了。

    见到大蜈蚣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牧长生知道机不可失,立即摇身变成人飞至大蜈蚣身后,抓住它的尾部后奋力在天空抡动了好几圈,之后狠狠的向地面上的一座小山峰砸去。

    轰隆!

    在牧长生的甩动下,身形三四丈长的巨大蜈蚣就直直撞在了那座小山峰之上,将那座山峰撞得粉碎,碎石横飞。

    而轰隆的巨响之声也不绝于耳,犹如山崩地裂一般,而大蜈蚣也被深深埋入了碎石之中。

    “老妖怪,受死吧!”

    趁他病要他命,半空中的牧长生望着地面高高扬起,还未尘埃落定的尘土,目中厉光一闪,随手招来仙剑飘在他的身边,一身法力如滔滔江水般涌入其中。

    铮!

    得到牧长生的法力后,仙剑开始轻轻晃动,最后一变二,二变四,顷刻间就有千千万万把光的仙剑如同众星拱月般围着牧长生。

    “杀!”

    牧长生的眼中露出疯狂之色,接着双臂奋力一指大蜈蚣所在的地面。

    锵——

    牧长生身边的万剑齐鸣,接着化作一道道夜空中璀璨的流光,如同一阵绚烂的流星雨,准确无误的向地面那团飞扬的尘土中射去,随之响起的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

    好半晌后才尘埃落定,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呼——”

    牧长生立在天空胸膛起伏不定,一脸疲累的喘着粗气,刚才这一招法力消耗太大,就是现在的他也有些吃不消。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一招的杀伤力也非常大。

    “终于——结束了么?”

    他神情有些紧张的望着地面上的一个大坑,坑里面的碎石堆上还冒着一丝丝轻烟。

    “师傅,牧大哥他赢了,他真的杀掉那只妖怪了!”

    叶凌霜回头高兴的对水寒真人说道,此时蜀山众人也是一脸的喜悦与兴奋,水寒真人也则笑着点了点头。

    “小辈——”

    就在地上众人兴奋,半空中的牧长生也长长出了口气的时候,只听地面上的那个大坑里忽然传出一声凄厉的怒喝之声。

    牧长生闻声瞳孔骤然一缩,地面上欢欣鼓舞的蜀山众人的笑也全都僵硬在了脸上。

    轰——

    大坑中的碎石轰然炸开,一道黑光冲天而起,来到了牧长生的对面,露出了其中变为人形的蜈蚣老祖。

    不过此时的蜈蚣老祖已经极为凄惨,全身衣物破破烂烂,露出了全身上下上百个穿体而过,前后通透的小孔洞,甚至在心脏部位与额头部位牧长生也见到了数个孔洞。

    这些孔洞正是他最后那一招万道剑气齐所造成的伤害。

    “什么,这都不死?”

    看着蜈蚣老祖怨毒的目光盯着自己,牧长生也不禁感到头皮一阵麻,这妖怪的生命力也太特么顽强了点吧?

    自己的法力经过最后那一招的消耗后,现在也所剩无几,这要是再动手,那自己估计不用五行玲珑塔是不行了吧?

    如果不到关键时刻,牧长生其实是不太想用这件法宝的,倒不是他傻到无可救药或者他脑子被驴踢了不会使用法宝,而是他有一颗变强的心。

    除了法宝的力量,他也想让自己本身的实力也变得更强,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而不是一个只会依靠法宝的弱者。

    若他只会依靠法宝的力量,那他日后要是失去了法宝,那他岂不是毫无反抗之力?

    “牧小子,别急,这妖怪已经不行了……”忽然钟灵的声音传来。

    牧长生一怔:“什么?”

    钟灵叹了口气,道:“这妖怪的元神与心脏都被你刚才的剑气绞碎,就算是大罗金仙过来也救不回他的命了。”

    “那就好!”

    闻言牧长生又长长出了口气,可他立马又问道:“那他为什么现在还没死?”

    钟灵沉吟道:“或许他用什么法宝挡下了一部分剑气,所以让他有了苟延残喘的时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