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原来的配方
    “咳,算你牧小子命大,不用我钟大老爷出手便有人来救你……”

    钟灵看着此刻通体尽是漆黑之色,已经横躺在他身前陷入昏迷的牧长生元神摇了摇头。1中Δw*.┡1w.

    那蜈蚣老祖的妖毒本是他天生自带之毒,后他修炼有成后便将其祭炼的毒性更加厉害,而且还是侵袭元神的毒。

    莫说是灵仙,就是天仙真仙吃了这一招暗算也扛不住,绝对得当场昏迷过去,而牧长生因为体内有造化之泉的力量,所以他才没有当场就晕过去,可惜最后依旧没有扛住。

    元神掌控肉身,这牧长生元神被妖毒侵袭,他的肉身自然也就无人掌控,直接一头就往地上栽了下去。

    钟灵虽然平时喜欢跟牧长生抬抬杠,逗逗这个他带来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有趣年轻人,但牧长生遇难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所以他已经准备好,由他自己先暂时掌控一下牧长生的肉身,等将其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后他再进行施救。

    可是就在他准备控制牧长生肉身的时候,他突然感到天上出现了一种同类的气息,那是属于先天法宝的气息。

    而且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件法宝的主人就是冲牧长生来的,于是他立即停下,静观其变,接着就看到了那盏青色的碧玉神灯出现。

    “宝莲灯,怎么是它来了?”

    同为先天法宝之列,钟灵自然认识出现在他眼前的这盏青色神灯,此灯名曰宝莲灯,乃是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时所诞生的一件威力无穷的先天法宝,后被大地之母女娲娘娘所得。

    钟灵皱起了眉头:“难不成……女娲也来了?”

    接着他摇身化作一道金光,之后没入了身后的东皇钟之内,而原本静静停驻在牧长生识海中多时的东皇钟此刻竟然开始变小,瞬间就变得细小如尘埃,仿佛凭空消失在了牧长生的识海中。

    倘若牧长生此时清醒的话,他立刻就会知道这时来的不是女娲娘娘,而是宝莲灯的新主人,三圣母杨婵了。

    当然,这事儿钟灵也很快就知道了。

    当牧长生昏迷的身体飞上云端之后,只见一位蓝衣丽人高立云端之上,之后招来一朵白云托着牧长生跟在其身后,带其向远处飞去。

    “原来是牧小子占了便宜的女娃娃啊,嘿,吓了我一跳……”

    牧长生的识海中除了全身漆黑,已经昏迷的牧长生元神之外别无一物,此刻竟凭空响起了钟灵恍然大悟的声音:“不过她怎么来了,嗯……难不成她看上我家牧小子了,嘻嘻,这事儿倒变得有趣了……”

    不提钟灵脑子里的胡乱猜测,杨婵带着昏迷的牧长生很快便来到了一座不知名的大山之中,在山中还有一片碧波轻荡的小湖。

    杨婵按落云头来到小湖之上,接着挥动衣袖轻轻向上一拂,立即一套湖边小筑拔地而起,倚岸而建,出现在了那湖水上。

    接着杨婵纵身轻轻落在房屋外,之后开门走了进去,而她身后的白云也托着牧长生进了房屋,落于一张长榻之上。

    此时牧长生双目紧闭,面容也扭曲,失去了平日的俊秀,嘴里还时不时出一声闷哼,身体也在不住的抽搐,表明他此刻很不好受。

    杨婵看着牧长生摇了摇头,接着低头从腰间取出了一粒还隐隐放着淡淡丹晕的仙丹,之后上前掰开牧长生的嘴,将仙丹喂了进去。

    接着杨婵旋身后退,右手往上一抬,立即掌心青光一闪,宝莲灯便被出现在她掌中被她托起。

    杨婵心中默念控制宝莲灯的神咒,接着将宝莲灯轻轻一抛,立即宝莲灯从她手中脱手而出,绽放青色神光向前飞去,最后稳稳落于牧长生的身体上方。

    杨婵见此面无表情,只是右边纤纤素手一抬,立即一道青光从她指尖迸,射入宝莲灯中。

    宝莲灯接受此光立即光芒大盛,向下再度包住牧长生,之后宝莲灯便开始在牧长生上方开始滴溜溜的转动。

    就这样持续了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后,牧长生扭曲的面孔竟慢慢舒展了开来,身体的抽搐也慢慢停止,而他识海中原本已经黑透了的元神此刻也恢复了正常,不过就是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哒!

    忽然昏迷的牧长生手指突然一动。

    杨婵看见后不禁轻轻出了口气,接着右手蓦然一抬,立即宝莲灯绽放的炽盛光华全部内敛,接着飞回进了杨婵的的袖中,之后杨婵便面无表情的站在榻前面无表情的盯着牧长生。

    “唔,疼死我了……”

    又过了片刻,牧长生突然双眼蓦然睁开,接着猛的从榻上坐起来,口中出一声痛呼道。

    坐起来之后,牧长生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身边站了人,于是扭头看去,可这不看不知道,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只见那张令他心中又爱又恨,美得让他呼吸都快停滞的容颜竟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要不是她的话,两世都没有谈过恋爱,都在打光棍的牧长生永远都不知道喜欢一个人的心动究竟是怎样一种美好的感觉。

    可同样要不是她的话,他牧长生也不会落到如今这幅田地,被打五百金锤不说,还丢了五品天降的官儿,被贬下凡除妖,遭受磨难,所以牧长生对她是又爱又恨。

    牧长生看着杨婵的脸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接着双眼一闭,砰的一声又睡倒在榻上,扯过一旁的被子蒙在了头上,口中还骂骂咧咧道:“妈的,我中了那老妖怪的毒也就罢了,怎么今天眼神还不好使了呢,都出现幻视了……”

    “咳——”

    听到牧长生的话,原本绷着脸,装作面无表情的杨婵心中是又气又好笑,最终摇摇头,轻轻咳了一声。

    “嗯……?”

    听到杨婵的咳嗽声,牧长生顿时一把就掀开了被子,忽的就从榻上坐起,面对面的盯着眼前的杨婵,就这么看了半晌,牧长生忽然伸出手就像向杨婵的脸上摸去。

    “啪!”

    杨婵一巴掌拍在牧长生的手背上,脸上露出怒容,娇哼道:“你干什么?”

    牧长生看了看手背上被杨婵打出的那只清晰可见的红手印后嘿嘿一笑,惊喜道:“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手劲儿还是那么大,三圣母,真的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