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三年之后
    西方灵山圣境之上有一层淡金色的佛光将其照笼罩包围,远远望去,神圣而又祥和。1网w.%1w.

    灵山之上有一座宝刹,神圣庄严,雄伟且巨大,此时内有无数身穿僧袍与袈裟的诸天佛陀、罗汉菩萨跏趺而坐,宛如一个巨大的佛国世界。

    在这些菩萨佛陀的最前方,则有一个高约丈六且身绽无量佛光的巨大身影正端坐于九品宝莲台之上,双眼微闭口诵真言,为他们讲经。

    而当那股震动传来之后,那讲经的身影便停下了讲经,接着睁开双眸,轻轻抬起头看往东胜神洲的方向,目光深邃,仿佛可以看穿一切虚妄。

    只是看了一眼后他便收回了目光,脸上不悲不喜,只是口中却轻声道:“时候,快到了……”

    说完他又轻轻阖上了双眸,继续为坐在他身前的诸天佛陀与罗汉菩萨讲经。

    ——

    而在南瞻部洲的天上,牧长生正催动法力涌入双目之中,顿时他的双眸开始出淡淡的光芒。

    接着他便转眼往东胜神洲正出两道金光的地方瞧去,想看看这金光到底是不是那只大名鼎鼎的猴子出的。

    但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像他两位兄长那样不凡的千里眼顺风耳神通,所以任凭他竭尽全力,可目光别说东胜神洲了,甚至就连南瞻部洲也无法看尽。

    苦笑着摇了摇头,此刻的他心中不禁对高明高觉的本事有些羡慕了。

    你想啊,一个能眼观千里之外,那不就想看哪就看哪,想看谁就看谁,每天那各种“眼福”能少得了么?

    另一个呢,能听八方之言,想听什么就能听什么,想听谁的秘密就听谁的秘密,试问这天地之间又有谁的秘密能逃过他的耳朵?

    看来自己这两个哥哥对他们的这两门神通开的力度还有些不够啊,牧长生脸上浮现坏笑,看来自己得提醒他们一下,别让他们把这一身本领给浪费了。

    片刻之后,那两道金光渐渐散去,没有看见那里的情形的牧长生于是也皱着眉头从天上回到了湖心小筑之中。

    “牧小子,你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很在意那两道金光?”钟灵忽然凭空出现,接着一屁股坐在牧长生的肩膀上问道。

    牧长生扭头看了一眼钟灵,现钟灵虽然坐在他的肩膀上,但似乎就像一团空气般根本没有一点儿重量。

    牧长生摇摇头不愿多说,而后他跏趺而坐于屋中的榻上,轻闭双目静心凝神,双手于胸前捏出两个玄奥的手印,继续修炼大五行神通。

    众所周知,五行乃是构成这个世界的屋中本源力量,之后风雨雷电等其它力量也是由它们演变而来,而大五行神通便是对于这五行之力的运用的神通。

    练成之后就可以使用风火雷电等各种法术,比如御风术、遁地术、掌心雷等各种法术,关键时刻更可以用来逃命。

    不得不说,钟灵这回给他的这大五行神通确实是一门很不凡的神通,最起码学会它之后,牧长生除了使用其来战斗以外,这逃命的本领可就大大增强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牧长生便趁这难得的时间静下心来努力修炼,要么修行大五行神通,要么练习武艺。

    俗话说山中无甲子,寒暑不知年,在修炼中牧长生就这样又在这山中呆了一年。

    期间高明高觉也来看过他几次,而且带来了一个消息,那就是那次天地震动乃是东胜神洲花果山之上的一颗仙石迸裂所致,而且从仙石中孕育出了一只石猴。

    听到这个消息后牧长生只有苦笑,这只孙猴子果然出世了,那也就说明,这佛门安排的西游也快开始了。

    不过那什么西游离现在还早的很,毕竟现在孙猴子才刚出世,他在生死簿上记载的寿数是在三百四十二岁善终,而他在花果山快活了三百年之后才外出找菩提祖师学艺。

    说实话,对于孙悟空这只猴子,牧长生心中其实是既希望他出世又不希望他出世的。

    因为他想由自己亲眼见证猴子战天斗地,勇斗诸天神佛的这段传奇,可同样,猴子日后的下场太过悲凉,这也是牧长生又不想他出世的原因。

    不过现在现在他既然已经出世,那么自己也就别自寻烦恼操那个心了,干脆顺其自然吧!

    至于这只传说中的齐天大圣美猴王,牧长生是无论如何都是要见上一见的,不然怎么对得起这次重生的机会?

    不过要见也绝对不是现在。

    虽然花果山乃是一座妖魔汇聚的妖山,山上妖魔鬼怪无数,更有七十二洞妖王存在,但现在他也有**玄功与大五行的神通,以及五行玲珑塔这件至宝护体,天下虽大却也尽可去得。

    可现在他的除妖也只踏出了第一步,距离完成还遥遥无期,所以牧长生还是决定先去解决剩下八十只妖魔,尽快回到天庭官复原职才对。

    所以孙悟空这只猴子牧长生便拜托高明高觉两个在天上替他看着点儿,等到孙悟空要出海学艺了再告诉他一声,他再去与孙悟空见个面也不迟。

    “三年了,也是时候离开了……”

    这一天牧长生从修炼中醒来,之后轻声道,说着目光环视了一周他生活了三年的这座小筑,目中露出不舍。

    接着他双眼一闭,再次睁开之时眼中的不舍之色尽皆消散,而后他蓦然起身走出了屋外。

    此时那根袁洪赠予他的那根万年玄镔铁打造的镔铁棍依旧静静的立在外面,它就这样静静的如同木桩一样,一动不动的立了三年。

    牧长生轻轻来到它的身边,望着前方碧波荡漾的湖水轻声一叹,道:“我们的三年之约已到,我要走了,离开这里……”

    接着牧长生身子一侧,看向跟他个头差不多的镔铁棍,问道:“你呢,你决定好跟我一起走了没有?”

    牧长生等了半晌,可镔铁棍依旧那样静静的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没有半点儿表示。

    看到这一幕,牧长生不由笑着摇摇头,接着伸出右手轻轻拍了拍镔铁棍道:“那我就祝你日后能找到一个令你满意的主人喽!”

    语气就像对着一个老朋友说一样,不过他跟镔铁棍也一起几年了,确实也算得上朋友。

    说完牧长生左手抓起镔铁棍,右手抬手一拂,立即杨婵变出的这座湖边小筑消失不见,牧长生脚下空无一物,踏在虚空中。

    不过牧长生变出的那座练功台还在,他轻轻一丢,镔铁棍便又定定的立在了练功台上。

    做完这一切后,牧长生认了个方向,接着飞身掠过湖面,而后头也不回的向前大步流星而去,不带一丝的不舍,无比洒脱。